小÷说◎网 】,♂小÷说◎网 】,

第332章 向往和期待

唐嫃怕怕的说,“宋师兄太腹黑了,万一将来他要欺负我了,我连骨头渣都不剩。”

太夫人疑惑,“腹黑?”

唐嫃道:“就是特别功于心计,手腕毒辣的意思。”

太夫人忍俊不禁,现学现用的道:“身在官场,没点手腕怎么能行,你爹也腹黑,难道他不值得嫁吗?”

莫名其妙挨了两刀唐相大人:“……”

朱氏笑道:“你倒是想得长远,还没嫁呢,就怕他将来欺负你,有咱们在,谁有那个胆子敢。”

唐嫃可怜道:“我怕的是我被欺负了还不自知。”智商有限拼不起啊。

唐绾微微垂着眼帘,低声在唐妤耳边说,“三妹妹怕这个怕那个的,顾虑重重,不过是不喜欢人家罢了。”

唐妤心情复杂。

唐嫃列举了一大堆的条条框框,最后苦兮兮道:“总之我跟宋师兄一点也不般配。”

太夫人叹道:“我们只是互相通通气,也没把事情定下来,你先跟宋小四处处,要是实在不行就算了。”

唐嫃松了口气,“嗯嗯嗯。”

朱氏真心实意的道:“宋太夫人和宋大夫人都喜欢你,宋小四也对你呵护有加,说真的你若是嫁到宋家,这日子一定会过得顺遂美满的。”

唐玉疏赞同的道:“你大伯母说得没错,你再好好考虑一下。”

宋意和是他一手带出来的,信得过。

唐嫃想了想,十分认真的道:“我明天就去蔷薇院摘花去,可如果我实在对宋师兄动不了心思,你们千万不能逼我嫁过去。”

唐玉疏温和的道:“你放心吧,不会有人逼你,我们只是觉得,宋小四人不错,值得托付。”

从春晖堂出来,唐嫃指着两个姐姐,愁眉蹙额的道:“你们都不帮我说话。”

唐绾故意道:“我们都觉得,宋四少不错啊。”

不错什么不错啊,站着说话不腰疼,真要论起来,她更喜欢古远征那款。

唐嫃灵机一动,“既然大姐姐觉得宋师兄不错,不如考虑一下嫁给宋师兄啊,宋太夫人和宋伯母一定愿意。”

大姐姐是在祖母膝下长大的,又有大伯母手把手的教,如今独自当家理事不在话下,可比她适合当宋家主母。

唐绾横了她一眼,“我一心等着做江夏候世子夫人,然后抬张雅静进门为妾,叫她给我晨昏定省端茶递水呢。”

唐嫃表情扭曲,“不是真的吧。”

唐绾点点头,表示她是很认真的,随即问唐妤,“二妹妹可知有什么灵丹妙药,能早日让江世子的腿好起来?”

唐妤道:“你要做什么?”

唐绾笑如春水梨花,“让他恢复健康,抓紧时间和张雅静幽会,最好赶在我们成婚以前,弄条人命出来。”

唐嫃直接往地上一蹲,“姐,我给你跪了姐!这么卖力给自己未婚夫扒拉小妾的,我还真没见过。”

唐妤不禁一笑,“吕神医那儿应该有。”

唐绾眸光流荡,“看在咱们三妹妹的份上,吕神医应该会帮我的吧?”

说着俯下身,对唐嫃悄声道:“母亲当年也这么做过,我姨娘,还有小妧儿的姨娘,都是母亲弄进府的。”

唐嫃和唐妤瞠目结舌。

唐妤小声问,“是不是大伯父,做了什么?”

唐绾用团扇遮着嘴,悄悄道:“据说当时父亲和母亲闹得很厉害。”

唐嫃嘀咕道:“大伯母人这么好,肯定是大伯父的错。”

毕竟是长辈的事,她们没有多聊。

唐嫃不死心的建议道:“大姐姐的心性,与宋师兄太般配了,真不考虑一下?”

唐绾幽幽道:“宋四少又不会为了我,让人排几个时辰的队,只为给我买一罐醉虾。”

“等大姐姐跟宋四成亲了,别说醉虾了,就是醉龙醉疯,宋师兄也能给你搜罗来,考虑一下哇?”

“我对江世子情深似海,情比金坚,这辈子非君不嫁。”

“可张雅静不会善罢甘休,大姐姐和江世子成不了。”

“那就等成不了再说吧,我不着急。”

“可我着急……”啊!

唐嫃声音戛然而止,她又有什么可着急的,家里人又不会逼她。

可心里很狂躁啊为什么?

……

夜幕降临,热浪渐退。

宋意和忙了一天昏头涨脑,刚从都察院衙门出来,一柄寒刀晃过来,他宛如泰山一般不动不避,等着刀架上他的脖子。

嫌弃的睨着对方,“哪根筋不对,自己切了。”

来人一袭夜行衣,头脸裹得严严实实的,只露出半只眼睛,闻言不得不撕下头罩,“你怎么认出来的?”

宋意和曲指一弹,寒刀飞得老远,“你化成灰我也认识。”

谢知远道:“你才化成灰!”

宋意和到了潞王府后,熟门熟路的洗了澡,换上了谢知远的衣裳,反客为主的坐下问,“找我什么事?”

谢知远也不介意,懒散的坐在下首,目露寒光盯着他,“你是不是对唐家小丫头动了歪心思?”

宋意和有些意外的挑眉,“什么叫动歪心思,我行得正站得直。”

谢知远道:“你果然!”

宋意和坦然道:“没错,家里有意为我求娶小师妹。”

说着,表情都柔软了几分,嘴角挂着一抹笑。

刚开始得知家里的意思,他惊诧万分,他把小师妹当亲妹妹呀!

后来祖母和母亲劝了他两次,他细细思忖了一番,不由得便动了心思,为什么不娶可爱的小师妹呢。

想想若是娶了古灵精怪的小师妹,婚后的生活该多有乐趣,本来对婚事无所谓的他,现在突然觉得充满了期待和向往。

谢知远如临大敌,坐直了道:“唐家小丫头不是你能肖想的,趁着火还没烧起来赶紧掐了。”

宋意和脸上带着笑意,“我跟小师妹门当户对,再没有更登对的了,怎么到你这成了肖想?”

打量了谢知远一番,觉得这货今天似乎有点不对,猛地心头一动,生出了一个不可思议的想法,惊得站了起来,惊愕的指着谢知远,“你该不会看上我小师妹了吧?”

谢知远道:“我就没打算娶妻,不是我。”

顿了顿,接着道:“是我十四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