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 】,♂小÷说◎网 】,

第381章 龙虎

翌日醒来时,天色大亮,雨也已停歇。

唐嫃才伸个懒腰,就从树上掉了下去,摔得骨头都散了。

“啊哟……疼疼疼……”

唐嫃想揉揉背都不成,一身的伤痕,都没个下手的地儿,碰到哪里都疼。

衣衫倒是生生在身上捂干了,又是泥又是血的,散发出一股异常难闻的气味,唐嫃自己都嫌弃。

忍忍忍!

不然还能咋滴,总不能裸奔。

八月中秋的阳光还很烈,被高大繁盛的参天巨树层层过滤,照进林中的便非常稀薄。

“啊,有肉吃!”

唐嫃没走多远,就捡到了几只死掉的小动物,查看了一下肉都还没变质,好像没死多久,莫非是被昨夜的雷雨淋死的?

“哈哈哈,运气好好哦。”

唐嫃往荷包里一摸,瘪得不能再瘪,没有生火的工具呀!

要命了!

白白高兴了一回!

怎么办?钻木取火?

没点技巧就算钻上一整天,都不一定能钻出火星来。

而且她也没那闲工夫玩野外生存,那帮玩虫子的死变态,还不一定什么时候就会追上来呢。

万一她累死累活好容易取着火,那帮变态就好巧不巧的追上来……

那她还不得哭瞎。

可总不能……生、生吃吧?

唐嫃不死心的在荷包里掏,只掏出两条手绢,和几朵小巧珠花,剩下的就是一层糕点渣渣。

好绝望。

看着摆在眼前的生肉,唐嫃悲愤欲绝,恨不能一头撞死算了!

她饿!好饿!非常饿!快死了!生吃就生吃!她吃!

唐嫃一口牙咬得咯嘣作响,剥了皮毛把肉放在嘴边,几度欲豁出去又下不去嘴!

最后惨兮兮的抹着小眼泪,很不甘心,却又不得不死心的跑远了。

肉是没法吃了,同理,鱼也不用想了。

幸亏从前外祖父和姐姐他们去山里采药时,她没少赖在后头跟着,不然如今又哪里认得什么果子叶子能食用。

一路走一路采摘,能食用的直接吃掉,对外伤有用的草药,唐嫃也摘了一捧。

但是……

看着这两种长得差不多,但药性截然相反的草药,唐嫃举棋不定很是为难。

回想了半天,也没想起来它们谁是谁,只能赌一把。

唐嫃回到河边略微清洗了一番,用腿上的一处细小伤口做实验。

将一株药草砸碎敷上。

过了不到半刻钟,那处伤口便又疼又痒,明显的肿了起来。

唐嫃赶紧清洗。

倒霉!

二分之一的几率都蒙不对,知识储备到用时方恨少哇。

唐嫃痛得一边掉泪,一边为自己敷药,后背上够不着的,只能摸索着捂一捂。

而且她还没东西包扎,身上的衣衫破破烂烂,撕下来她就衣不蔽体。

泪水滚落到脸上的擦伤,火辣辣的疼,唐嫃便用衣袖捂着眼哭。

“呜呜……我好疼,好饿……呜呜呜……睿哥哥,救命啊……”

老爹在避暑之地距离此地太远,即便睿哥哥在第一时间发现她失踪,并同时派人快马加鞭将消息传回去,老爹也不可能这么快就能收到。

恭王叔叔远在北境战场上,就算得知她出事了,也不可能生出翅膀飞过来。

如今她唯一能指望的就是睿哥哥了。

前提还得是他没有遇到危险,或者说在他逢凶化吉之后,能够腾出手来想办法营救她。

不过这些期盼的念头,也只能放在内心深处想一想,算是给自己一点希望。

因为她能想到的,反派们也能想到。

睿哥哥的营救她的路说不定早就被他们堵死。

所以她一定要更加坚强一些,无论遇到何种情形,面对的是怎样的绝境,第一个考虑的都该是自救。

如此才有可能获救。

唐嫃擦干眼泪,重新站了起来。

她生命顽强着呢,她自己没放弃之前,谁也弄不死她。

她现在虽然被困在连绵不绝的山林里,至少还有人身自由,比起被抓等待她的不知道是什么,这样的处境已算不错了。

这便是她努力自救博来的结果。

夕阳西垂,又一天过去。

“啊……啊啊……”

唐嫃从一个斜坡跌下去,摔得三魂出窍,一兜的野果滚得到处是。

这可是她的晚餐,她就没吃饱过,唐嫃心疼得要死,顾不得身上疼痛,赶忙四下去捡野果,用裙摆兜着。

吃饱喝足正打盹的老虎被惊醒,不悦的发出一声咆哮,忙着捡晚餐的唐嫃猝不及防被吓一跳,慌慌张张抬头一看,才发现头顶巨石上蹲着一只老虎!

老虎!

她从前在动物园里才能看得见的老虎!

唐嫃吓傻了。

它们的距离如此近,它还居高临下,只要它往下一扑,她就得葬身虎口。

苍天啊大地啊!为什么要这么玩她!

她、她还没吃饱,就要变成老虎的食物了!

老虎瞧见了面前的人,慵懒的眼神顿时变了。

是那个小龙人!

它又没把她怎么的,这就找上来报仇了?

它只是凡间一只普通的虎,哪里敢跟上古的天龙杠上!

用个杠字还是它自己抬举自己。

多看一眼都是亵渎。

老虎腿脚发软。

于是一人一虎大眼瞪小眼谁都没敢动。

唐嫃一身汗,一阵风吹过,打了个激灵。

闻着空气中的血腥气,唐嫃心想难道它吃饱了,才看着她迟迟不动的?

“我、我告诉你哦……我不是一般人……我、我……我会飞……会飞的……你不要动,动也……追不上我……”

唐嫃小心翼翼的试探着往后退了一步,没想到老虎见状竟也跟着后退了一步。

莫非是个傻虎?

傻虎:“……”

小龙人几个意思?

不过不管她几个意思,都是它开溜的好机会!

唐嫃继续往后退,老虎也继续退,她退后几步,老虎便也退后几步。

唐嫃有些哭笑不得,确定她遇到了个傻缺,顿时没那么害怕了。

等到一人一虎拉开了距离,唐嫃忽然脑子一热,壮着胆子对傻虎喝了一声,“不许动!”

傻虎心惊胆寒,刚抬起来准备往后面迈开的后腿,愣是不敢放下。

唐嫃觉摸出一点意思来了,原来这傻老虎,比她想象中的还要傻得多,傻得要掉渣了,它一个老虎居然还害怕人!

丢不丢人……虎!

唐嫃指着它,试探般的道:“把腿放下。”

傻虎原本听不懂人话,但不知怎么的,竟然领会到她的意思,忐忑的放下腿。

唐嫃大喜,继续命令,“立正!”

傻虎瞬间虎躯一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