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网 】,♂小÷说◎网 】,

第401章 长渊军

“宋意和既已带人往原义来,说明他们对咱们的行踪了若指掌,唐玉疏率军围困住了山中城,另有谢知远和谢睿叔侄从旁协助,你觉得你们还能带得走人?”

这四个人中的随便哪一个,要对付起来都得花费一番心思,更遑论如今四人齐心合力。

姜鸿道:“能不能带得走人,不试试怎么知道,就不用您费心了。”

唐玉疏手里握有几万人马不假,但他的人马都耗在了山中城那边,他需要山中城的子民作为筹码。

而他们所拥有的人马,比起唐玉疏只多不少。

唐玉疏一时半刻抽不出人手来。

他势必要唐玉疏,这一趟有来无回,鸡飞蛋打一场空。

谢誉默叹一声,附身在唐嫃耳边,悄悄说了一句。

唐嫃眼圈红红泪花闪动,还没从万念俱灰中恢复过来,极复杂的看了谢誉一眼。

谢誉对她笑笑。

姜鸿上前粗暴的抓住她的衣领子。

唐嫃拳打脚踢,“你个瘪犊子!你给我滚!我不跟你走!”

师兄快到原义城了,她想拖延一下时间。

况且先前这个坏人虐打过她,她心里仇恨着呢,又怎么可能乖乖配合跟他走。

至于谢誉说的话,她一个字都不信!

他们的第一次相遇,便是他别有用心设计好的,之后更是每走一步,他都处心积虑的引她入瓮。

她信他才有鬼!

谢誉心里说不出的酸涩。

姜鸿手背上被撕下一块皮,顿时恼怒不已,一个手刀重重的落了下去。

唐嫃眼前一黑,晕死了过去。

姜鸿毫不怜惜的扛着唐嫃,脚步匆匆的出了小院,直奔这座大宅前院的厨房。

两名属下当先开路,进了日常储存蔬菜的地窖,也不知他们是如何操作的,一道暗门倏然出现。

……

等唐嫃渐渐的有了知觉,勉强能睁开眼时,发现自己正像一件货物,被横搭在马背上。

顺着眼前的一条腿往上看,载着她的是那个叫姜鸿的。

姜鸿回头往看了一眼,冷沉沉的道:“醒了?那就老实点,不然就再打晕!”

唐嫃默默翻了个大白眼,没吭声,她后颈疼得要断了似的。

愤恨的低声诅咒了两句,她四下环顾一遭,所见不是山石便是树木。

看样子是又进山了!

想爆粗口!

唐嫃听着动静有些不对,扭头向后边望去,入目所见皆是铠甲骏马。

她伸直脖子看,兵马众多,军容整齐,一眼望不见尾。

这……

数目似乎异常庞大,这帮死变态,到底养了多少兵马?

干什么?要打仗了吗?不现实啊。

大豫国兵强马壮,国富民强,君主圣明,政权稳固,造反等同作死啊。

可荆王府与这帮人暗中勾结,还悄悄养了这么多兵马,摆明了是想做个乱臣贼子啊。

诛九族!必须诛九族!

啊,不对。

恭王叔叔和睿哥哥他们,也属于九族之内……

那就满门抄斩!

到时候她一定嗑着瓜子看他们人头落地!

山路不好走,唐嫃被顶住了胃,难受得想吐。

群仙山连绵不绝,一眼望不见边际,里头不但有一座与世隔绝的山中城,还藏了许多兵马,倒真是意想不到。

不知道姓姜的要带她去哪里?

怎么还出动这么多兵马?就算要造反,也要寻个好时机才对呀。

如今时局安稳,唯一有点动荡的就是北境,可就算大伯父真的出事了,北境还有恭王叔叔坐镇呀,显然时机未到。

这帮人肯定不至于现在就扯旗造反。

怕被发现,转移她的同时,顺便挪窝?

妈呀!

是要挪到哪里去啊?

这样广袤无垠的深山老林,可供藏身的地方多了去了。

好容易宋师兄找到了原义城,这下又转移到深山里,想找到她不是越发难上加难?

啊啊啊,就差那么一点点!师兄就找到她了!

关键时刻居然擦肩而过!

唐嫃恨得想吐血!

她太命苦了。

突然脑海中有什么一闪而过,昏昏欲睡的唐嫃猛然睁开眼。

不对不对不对,这些兵马又没被发现,需要挪什么窝!

“嘿?”

“闭嘴!”

姜鸿不想听见这小丫头片子说话,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她一开口他就忍不住的想揍死她。

“别不识好歹哈,我也是为了你们好,现在才带兵去山中城,是不是太晚了点,凭我爹爹的手腕,你们想包他的饺子,简直是痴人说梦,还是别费那个劲了。”

“这破路颠死了,我想吐,快放我下来……”

姜鸿听了顿时浑身肌肉一僵,差点没忍住一脚将她踹下去。

唐嫃瞧他的反应,知道自己猜对了。

他们是想联合山中城的族人,里应外合顺势做掉她老爹呀!

巫族人都会些诡秘的手段,再加上这浩浩荡荡的人马,老爹他们还真没多少胜算!

唐嫃焦虑不已。

“前面是狼首谷,派人前去探路。”

行进的速度慢了下来。

唐嫃嚷嚷,“放我下来,我要尿尿。”

姜鸿不耐烦吼道:“你给我闭嘴!尿裤子里!”

唐嫃难受的干呕了几下,“……我要吐了。”

姜鸿不理睬。

唐嫃猛地昂起头来,仰起脖子往前面吐。

酸臭的呕吐物全喷上了姜鸿的大腿,姜鸿恨不能将这个混账东西撕碎了!

“……让你不、不放我下来……可不能怪我……”

唐嫃奄奄一息,没力气折腾了。

派出去探路的一队人马回来禀报,前方并没有发现异常,队伍便顺着狭窄的小道继续前行。

群仙山的地势路形没人比他们更熟悉,从狼首谷绕道,便可神不知鬼不觉将唐玉疏一行包围。

但姜鸿和领军的江高岑几人,因为先前唐嫃的那几句话,现下心里却都多少有点不安。

唐玉疏虽是一介文官,可毕竟出身宁国侯府,他们又怎么能不忌惮。

庞大的队伍游龙一般入了狼首谷,只剩一截尾巴还在狭窄的小道里。

“嗖嗖嗖——”

就在这时,忽闻四面利箭破风之声,穿山裂石,掀起猎猎狂风呼啸射来。

“有埋伏!”

“啊!”

“怎么回事,不是探过路,没有异常,啊——”

狼首谷里顿时人仰马翻,顷刻间鲜血洒落一地。

一股强烈的窒息感扑面而来,唐嫃紧张得蜷缩成了一团,生怕一不小心就被射成筛子。

救兵来了吗?

是老爹?还是谁?

这出手也太刚猛了。

啊啊啊啊,我还在敌方阵营里呢,不要误杀。

“冲出去——”

轰隆隆的铁蹄声传来,整个山谷都似在颤动。

打头的队伍整顿阵型,准备一鼓作气冲出狼首谷,却被前方突然出现的人马,生生的给逼退了回来。

还在狭窄的小道上,没来得及进入狼首谷的那一截尾巴,被两岸山崖上扔下来的巨石滚木,砸成了一团团肉酱。

“是长渊军!”

不知谁撕心裂肺的惊叫了一声,本就阵型大乱的队伍越发不稳。

对方甚至都还没有逼近,那直入云霄绝无仅有的杀气,和一出现便令风雷涌动的声势,就迫得他们人心涣散。

“长渊军?长渊军……是、是恭王叔叔吗?”

唐嫃低声的喃喃,以为自己听错了,刀光剑影杀戮中,她奋力抬头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