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0章 关上房门随便

第470章 关上房门随便

“祖母。”

“妧儿给祖母请安。”

“一个个怎么都这么早,刚才还跟单妈妈说,你们昨晚睡得迟,今早怕是起不来,让厨房把早餐备好了,送到你们各自的院子去。”

唐妧跑到祖母面前转了一个圈,晃晃脑袋,“祖母你看,我今天好看吗?”

唐妧的个头比去年又拔高了一些,宛如刚露出水面的娇荷一般亭亭玉立,头上戴了一对太夫人让人新做的首饰,中间点缀着一颗毛茸茸的小球球,整个人看起来愈发柔软可爱得过分,肆无忌惮的散发这个年纪独有的活力。

太夫人笑得非常满意,“好看好看,我们小妧儿最好看,像朵花儿似的。”

太夫人怎么能不喜欢打扮她的小孙女们,一个个青春靓丽的小姑娘看着就养眼得很,不用出屋子她就能瞧见一道道各有特色风景,她这样的好福气旁人都羡慕都羡慕不来。

“祖母偏心,祖母偏心,祖母最偏心,我家祖母最最最偏心。”

不是唐颂小心眼儿要发牢骚,实在是每次他要不多说几句话,祖母都不一定能瞧得见他。

他理解祖母的爱美之心,他虽然没有生成女孩儿,可怎么说也算仪表堂堂,就不值得祖母多看一眼?

太夫人眼风瞄向他,“你要是肯戴,我也让人给你做两对。”

男孩子的魅力从来都不在于外物,而在于本身的涵养学识和能力,她要是每天也这么给小颂打扮,那京城还不得多出一个纨绔子弟。

唐颂:“……”他就是找点存在感,顺便也吃吃醋。

突然想到了什么,太夫人高兴的道:“给我未来的孙媳妇儿做两对也行。”

“祖母说得是,祖母钱都攒好了,就等大哥哥点头,娶个嫂子回家呢。”

“我们跟祖母一起,亲手设计花样,给未来大嫂做首饰。”

“祖母多疼未来大嫂一些我们也不会吃醋的。”

唐颂:“……”他为什么要找存在感!为什么要呷这口醋!

太夫人见孙子孙女们都在身边,唯独不见那个一向最闹腾的身影,便看着唐妤道:“小嫃儿还没起?”

从唐颂身上收回目光,唐妤面上带着笑道:“起了。”

太夫人忙道:“那怎么没一起过来?可有哪里不舒服吗?”

唐妤道:“她是自觉没脸见人,我从梳梨园过来的时候,她正把自己蒙被子里,估计今天是不会出门了。”

原来是知道自己作的孽了,听说昨夜皇长孙殿下被惊得落荒而逃,也不知道这会儿缓过来了没有。

太夫人昨晚睡得比平时迟一些,也是因为听说了这件事,笑得她那点困倦劲儿都跑没了。

“这有什么有脸没脸的,一家人谁还会笑话她不成。”

说完太夫人就没能忍住的笑出了声,要不是唐妤扶着,她这么个笑法必定头晕眼花站不稳。

单妈妈和一屋子的婢女也都压着声音笑。

这种事情当然不会外传,但她们都是主子们身边侍候的,自然知道发生了什么。

太夫人想起昨夜,最后是唐颂送谢睿出去的,“殿下的伤要不要紧?”

唐颂想象了一下伤在自己脚上,顿时觉得牙根有点发凉,“殿下这几日行走怕是有些不便。”

若府里的下人没有清扫,只怕这会儿皇长孙殿下走过的那一路上,还能看见沾了血的脚印。

太夫人沉默。

唐妧道:“长孙殿下会不会生气?”三姐姐下嘴这么狠吗?

“你三姐姐也不是成心的,要不是从旁人口中听来,她都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长孙殿下不至于就这点气量。”

太夫人嘴边的笑容有点玩味,“不过少年人之间的事情也说不好,殿下生一回你三姐姐的气也应该。”

年轻人嘛,这个生一生气,那个哄一哄,感情不就是这么来的?

唐绾看看唐妤,祖母这态度,咱们再继续看戏,怕是会出事哦。

唐妤当然不会真的完全置身事外,但什么时候提醒也由不得她不是?

“一会儿咱们再去看看三妹妹。”

“她做下了恶事还要人哄。”

祖孙五人来到日常用饭的暖阁里,朱氏已经领着婢女们备好了早餐。

太夫人温和的对儿媳道:“让绿珠她们做就行了,府里的事还不够你忙的,别事事都亲力亲为。”

不是母女这些年的相处下来也跟亲母女差不了多少,太夫人自己也是从年轻媳妇年复一年的熬成的老太婆,当然希望儿媳妇尽了宗妇的义务之余也能过得舒舒服服。

雁凡这些年做得怎么样她都是看在眼里的,尤其这几个月更是不容易,夫妻两个之间不管是不是真的没了感情,彼此之间总还是最亲的人,玉博生不见人死不见尸雁凡又怎么会不煎熬。

可就是这样雁凡作为宁国侯府的当家主母,还是挺直了脊背里里外外打理得一丝不乱。

她的儿媳妇是好的,孙子孙女们也是好的,她缠缠绵绵病了那么些日子,一个个轮流侍奉床前,想尽法子宽她的心,没有一点儿敷衍交差的意思。

所以她怎么能不真心疼爱他们,旁人都说她凶悍霸道护短,她当然拼了老命也得护着他们。

“知道母亲心疼我,我敢不心疼我自己吗,何况一直还有婠儿帮我,如今妧儿也大了,也能帮我分担不少,更别说妤儿也那么能干,跟别的府里比起来,我算是最轻松的,不知道多少人羡慕我好命,再说咱们家一共才几个人,我就是想要多操点心,都没人给我操去。”

朱氏不觉得做这些累,也不是非要表现些什么,刚嫁过来时是想刷刷好感,可这么多年相处下来,她是个什么样的人,太夫人是什么样的人,双方都是再了解不过的。

都是平时做惯了的事,也并不觉得琐碎,而且忙一点没什么不好,省得总是心里发慌。

唐绾打趣道:“大哥听到没有,咱家该添丁进口啦。”

唐颂叹道:“我太难了。”

太夫人坐下,“等你把我孙媳妇儿娶进门来,你就爱做什么做什么去,我们保证连半句也不多说你。”

唐颂学着唐嫃平时鼓着小肉脸的样子卖了个萌。

太夫人吸了一口凉气,“还让不让人吃早饭了!”

唐颂道:“万一您孙媳妇儿就喜欢我这样呢。”

太夫人道:“那你们关上房门随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