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爱冰,助我一把!”罗毅对着许爱冰大喊。

许爱冰体内灵气急转,双掌往水泥路面一拍,一根火线如同箭矢蔓延到罗毅脚下。“轰轰轰”几声爆响,火线在罗毅脚下暴涨开来,罗毅如同火箭一般送上空中,直冲那轰鸣的直升飞机起落架抓去。

“嘿!”罗毅断喝一声,双臂肌肉坟起,青筋虬结,双掌也变大了一圈。罗毅抓住起落架,飞机在空中一颤。

“他追上来了!”直升机上一人惊叫。

“干掉他!”

“突突突”一阵机枪隔着底板朝下射去。罗毅双手抓在起落架上摆动身体,如同高空单杠一般,一个团身,跃上机窗,右手拳头如锤,“砰”敲碎玻璃,抓住临窗之人,那人一声惊叫,手中机枪昂起,“突突”两声,射向顶部。

罗毅又是一拳,将窗户玻璃敲碎,一闪身冲了进去。

地上,许爱冰看得一阵胆战心惊,天空上的直升飞机开始摇摆不停,枪声响起,“咿呀”一声,一叶螺旋桨被击断,许爱冰心跳到喉咙。

就在那时,一道人影手中提着一个黑色皮箱,跳出了直升机,直升机在空中盘旋几秒钟,“轰隆”一声爆响,掉在一片麦田中,然后燃起巨大的火苗。

许爱冰连忙朝罗毅落地的地方跑去,罗毅将麦田砸了一个人型大坑,哼哼唧唧直叫唤。许爱冰伸出手将他拉了起来。

罗毅抖抖浑身的渣土,举了举手中的黑皮箱,露齿一笑:“成了!”

青羊宫附近的一处民宅在重新翻修的时候,地下挖出了一支铁匣,内盛一桃木剑。罗毅与许爱冰前去将桃木剑取回,结果发现那处民宅建筑民工昏迷不醒,桃木剑不翼而飞。罗毅与许爱冰一路追踪,终于查找到这在事发时刚离开的直升飞机,这才找回了桃木剑。

两人跳上路边的吉普,趁警察来之前赶紧离开。

“是赵家的?”许爱冰问道。罗毅点点头,猛踩了一把油门,轰鸣着将夕阳抛在身后。

许爱冰修炼许家的《赤炎灵脉经》已经两个多月有余,体内灵气突飞猛涨,六识已经开了其四,她也正式加入了现代修士联盟。许家对她的选择非常不支持,不过蒋悍找上门和许灵舟、许灵山嘀咕了两个时辰,他们也不再反对了。

许爱冰的搭档就是罗毅,拥有狂暴血脉,激发血脉之时,全身暴涨,力大无穷,身坚似石。这是许爱冰第三次与罗毅外出办任务了。许爱冰之所以选择加入修士联盟,她还没有真正搞清李越事故中起关键作用的女子是谁,赵家在其中的作用,蒋悍作为赵家的女婿,又和赵家有什么关系,许爱冰觉得,她搞清了这一切,她就弄明白了李越车祸之事背后的鬼魅魍魉。而这些,选择隐居避世的许家无法提供太多帮助,加入现代修士联盟才真正能帮她找到答案。

“马上圣诞了,我要请一周假期。”许爱冰说道。

“要我赔你去吗?”罗毅闷声问道。他知道许爱冰隔一段时间要出一趟远门,去看望出了车祸,躺在床上成了植物人的男友。联盟内大家都知道,只不过心照不宣,不提及、不议论。许爱冰每次回来,情绪也不好,不过大家只能在心里叹息可怜她了。

“没有你的圣诞节,我没法过,李越!我要来看你!我有好多好多要告诉你!”许爱冰心里暗自言语。

...

就是这个圣诞节,许爱冰在李越车祸后第一次踏入了他的家门,抚摸着他消瘦的脸,怀念一起用玻璃瓶给李越做的项链,然后絮絮叨叨陪他讲了一下午的悄悄话,讲到事故,讲到蒋天一,讲到修士联盟,讲到许家赤炎血,讲到赵家...

就是这个圣诞节,李海默默看着阳光下许爱冰在床前拉着李越的手,像一对久违的情侣窃窃私语,不知不觉,泪水满腮。

******

李越将铁链上的妖兽头抛下,惊起一片呼声。

六十五只逐风狼头,三十四只四角牛头,十二只蛇鹰头,五只绿蜥头,总共一百一十六只妖兽头,其中包括凶馋难猎的蛇鹰。这张妖兽直到最近这几日才到,鹰身蛇首,口吐毒雾,善飞,极为难缠,没想到李越猎到十二只蛇鹰。

采玉笑眯眯迎上去,笑到:“还是照旧?”

李越道:“这次计数三十八,其它的尽换为清灵丸和元阳丹吧。”

“真没趣,我知道你就差三十八兽首了...“采玉板着脸,转头离开。她心头难过,李越几次言语中暗示过,借用完黄粱石后,就会返回门派,到底是那一门派,他也不说。这些日子,等李越清灵丸用完,她就会和他一起去丹房炼丹,虽然言语不多,但是相处却十分愉快。想到李越可能不久就要离去,心里莫名失落。

“你个结巴小子,我不嫌弃你,你还巴不得要离开我!”采玉想着想着,不禁脸旁尽是泪水。

李越即使有两世男子经验,很多时候还是难以琢磨女子心思,见采玉脸色转换,刚见到他时欢喜到现在板脸不再理睬他,李越一时也不知道为何惹她不高兴了。他只好抓抓头,等霜晴清点的时候让她帮自己传言给紫月真人,借用黄粱石一用。

霜晴抿嘴笑着答应了,谁都知道李越这个名人,是凝霜宫宫主独女的玩伴,更是得到宫主特许一千兽首换一个时辰时间使用黄粱石。更令人震惊的是此子修为不高,却有通天本事,每次独自一人猎兽,都能满载而归,多少暗自打他主意的修士担心他与凝霜宫宫主的关系,也不敢轻易动他。

凝霜宫月华殿,紫月真人正和坐下七大长老议论黄粱石之事。众位真人议论纷纷,褒贬不一,一时难有决策。凝碧真人见掌门紫月心神飘忽,似有所思,便开口说道:“大家暂停口舌之争,当日掌门许下诺言,必有其思虑。”这话不免有拍马屁嫌疑,但众人又不免想,不如听听掌门之言,毕竟紫月真人元婴修为,是凝霜宫修为最高之人,说不得有什么高瞻远瞩众人忽略。

紫月真人点点头道:“昨日巡逻一队救回一百二十五名修士,两位元婴,十八位金丹,其他尽是引气修士,大家应该听说他们是来自南方瑞木宫与离火宗的聚集地。但是大家可能没有听说,当初他们逃离聚集地时是两千多人,逃离方向是东方五行剑派,为何最终到了我们凝霜宫?算算路上根本不够时间去了五行剑派,再折转回来,他们明显是一路直奔凝霜宫而来。这意味着什么?“

紫月真人一连几个问题,七位长老脸色阴晴不定。众人人情练达,皆是人精,如何不懂这意味着什么。这一百二十五名修士明显是核心精英,其他两千多人是逃往五行剑派了,如此大批人马逃亡,当然是吸引妖兽注意,好让这些精英顺利逃脱。而这些精英选择的方向是凝霜宫,也就是说他们预料到五行剑派将是下一个灭亡之所,那么接下来...一想到这个,众人一身冷汗。

紫月真人接着说道:“想必大家也明白了,如果那一天到来,这黄粱石又有何用?不如开放凝霜宫的修炼胜地、宝物、密法,能者居之,能者用之,借李越之事向天下表明凝霜宫有容乃大,言出必信之风,或许能够培养一些英才,吸引更多隐士奇才,多苟延残喘一段时日。”

大家一阵默然。大家心里都明白,凝霜宫并不比五行剑派、瑞木宫、离火宗强,唯一优点是处在寒洲北端,远离妖兽出现源头无尽森林,让凝霜宫多了一些准备。

李越被带到凝霜宫黄粱石之前,还是迷糊状态,他还以为见到黄粱石前,需要历经更多曲折,没想到,他托霜晴带话,第二日就见到了黄粱石。

黄粱石高约十尺,宽约七尺,厚约两尺,凸凹不平,极为平凡,远看似稍微高大一些的石头屏风;近看,李越才发现其不同凡响,石中光晕流转,如同无数人影晃动,生老病死,吃喝拉撒,演绎梦幻人生百态,看得久了,李越一阵头晕眼花,跌倒在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