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陆四三章 麒麟界 雉鹿的发威

第陆四三章 麒麟界 雉鹿的发威

只见那个人头马,手向空中一挥,被雨墨震跑的大枪,再次飞回手中,这样与小黑战到一处。

这只人头马也是婴变后期水平,和小黑控制的傀儡水平差不太多,高也只高那么点点的,再说小黑控制还没有得心应用,就感觉两妖战在一处,是齐鼓相当。

小老鼠一回头,就见天地间成了雷电的世界,天雷狂牢,这是雨墨感悟的技能,也是雷灵常用的招数,完美的紫霄神雷,这雷一出大部分婴变修士都受不住,如果这雷对付化神差一些,对付婴变水平相当。

妖鼠小脑袋一动,身体化成一个光团,直接在光团中看着紫霄,这是它脖子上带的戒指所为,这是它在一处神墓中得到的宝贝,这个光幕能挡下无数的攻击,当它看到紫霄神雷时,就启动了光球。

雷球在光球外放着神雷,不管是雷,还是电怎么也碰不到老鼠,雷灵头一次在对敌时失去了信心。

现在雨墨的三个手下,都遇到了不同的难题,雨墨身体一动想要出手,就在这时一个白色的幻影出现在身前,“你要做什么?”

白色的雉鹿突然出现在眼前,挡住了雨墨动手的方向。

雨墨神识一动,玉清昆仑扇中的魂河直接飞出,直接化成一道黑光冲向魔头,黑光一到与魔头两合为一,魔头身体直接变大了几部,原本婴变后期的修为虽说没突破,但魔力就与刚才不同,二魔头和十多个妖灵的力量,再加上魂河中的力量,虽说不到化神也相差不多少了。

这样的力量一出,直接化成一个巨大的身影,只见空中黑雾一闪,直接化成了雨墨的样子,帝仙剑直接飞出,落到虚幻的雨墨手中。

帝仙剑中的小白龙直接飞出,盘旋在虚影雨墨的头顶,一剑劈下直到虎妖的头颅,虎妖身体急躲,刚刚躲避一剑,身体没稳第二剑就直接暂下!

只见北极宫西山的方向,真是狂风乱狂,飞雪飘扬,南方战斗的妖物好似都知道这面的战况,都停止了攻击,也让南方的几个守城之人长长的出了一口气。

当看到西方的四头妖物,从妖物的魔气上就能看得出,这可是四头婴变后期的妖物,这个雨墨能顶得住吗?

那个带头的让一个修士赶快去通报无心,说西山的具体情况,实际无意早就收到了通知,原本西山的十二个元婴修士,早就逃的远远的,看到这里有六头婴变妖物,这消息一报到无心处,无意也是一愁莫展。

无意的紧急法碟早就传出,这是向着几个小世界发出的最后求救信号,现在有几个世界中收到了她的信息,只是不知道会有谁能够来帮助自己!

指望自己以前的弟子吗?也许真的指望不上,指望自己的相好的,有谁是用真心?

无意的心中现在极度的孤独,没有一个人能真正的帮助自己,没有一个真正的朋友吗?

正在她救助无门时,自己的法碟盘响了,“师妹,怎么了?”

“师兄,你是无心师兄吗?”无意的眼泪流了出来,自己知道只有自己的师兄还那么关心自己,其它的人都没有一点回音,“师兄!”

“恩!快说怎么了?”

“无极宫出事了?妖物大军进攻?”

“不是明年吗?”

“恩,今年就来了,我人手不够,现在急急可危!”

“我带人手马上去,用不了多长时间,你坚持下!”

就在这时无意与无心的联系终断了,一拔进攻又上来了,无意带着众人守着北面的悬崖。

“去,把紧急信号发出去吧!”这是北极宫的紧急信号,只要在麒麟界的修士都能看到,只见一个修士一转身消失在北面的峭壁上,直接出现在一个密室中。

手轻轻的按到一个红色的按键上,只看到一座山上出现一道光柱,直接照在天空,在天空现了红色的云彩!

红云好似会感染一样,一朵接一朵的都成了红色,如果级别不够的修士不明白,这就是北极宫上古时流传上来的求救信号,这就叫“红云救仙宫!”

红云传染的速度十分快,天空中一下子就变成了红色,在红云不断扩散的同时,北极宫在外的弟子,一看到天上的红云都会向着北极宫前行,这就是帮会的力量。

“报宫主,西面的妖王出现了六个婴变期?”

“真的吗?哎,这不是要亡我北极仙宫吗?”

只见无意一脸的颓然,看了看身边的弟子,去集合地子,开启大阵吧!

“师父,你真要……。”

做完这些,无意想了想,启动护宫大阵,“去!”

“宫主,那你呢?”

“去,启动吧,五百年之内,你们是不用出来了!好好的修炼,别让为师的这份付出白费了。”这话一出明显带着几分暗然。

“报,宫主,西山的六个妖物被收拾了两只,现在只有两只婴变期妖物了!”

“等一下,让你师姐先别开启大阵,等一下也许会有转机。”

一个弟子跑去控制中心,那个大弟子正眼泪直流,如果开启大阵,她们只能在北极宫中终老一生,因为这一关就要五百年,如果修为不达到婴变期以上,就只能在这里等死了。

所以她的手没有直接按到大阵开启,“等等一下,师姐,师父……。”

“师父怎么了?”

大师姐一阵的后悔,不如进来就按了,是不是师父出什么事了?

“师父没事,师父说等一下再按,看看情况,你在这里等着,听着命令再按!”

“好!我先不按!难道事情有转机,那可是六头婴变修为的妖兽,别说一人,就是一山人也不够它们灭的啊!”

一听大师姐的话,小丫头直接说“师姐,现在西山那边只有四头婴变期的妖物了,那个雨墨很强,一个人弄死两头大妖了!”

“你说的是真的吗?”大师姐眼中透出一丝精光,如果能杀两只,那剩下的四只是不是有希望了?

一想到要终老死在这里,心里一阵的发紧,有谁喜欢像一只青蛙一样,从出生到死亡只在一口井中,谁不想看看外面美好的天地,世界那么大谁不想去走走。

“师姐,你在这等着,我还得回师父那去,你可先别按,听通知!”

“恩,我知道了,别没事往这跑!”

“是,师姐!”因为年岁大的弟子都出了北极宫,只有她这位大师姐始终跟着师父,多少年了师父也没要求她做什么,只有她到了二百多岁了,也没有达到元婴,也只有她没有被送到苦寒之地,始终在替师父管理着北极仙宫。

大师姐实际是北极仙宫的二号人物,一个结丹期是二号人物,就连那些元婴修士见到自己也要叫一声大师姐。

因为自己打小就跟着师父,从师父进到仙宫自己也就进了仙宫,师父是怎么一路走上宫主之位,自己是怎么被师父养大的,在这种情况下,过往的一幕幕全都浮现,真希望仙宫没事。

雨墨身体被雉鹿拦了下来,只见雉鹿的鹿角直接刺向雨墨,雨墨神体一动,直接向后躲去。

雨墨站在这只雉鹿的前面感觉自己无从下手,这只雉鹿给雨墨的感觉不只是压迫,还有一种窒息的感觉,这雉鹿难道快要化神了?或许它就是化神期?

这条鹿的每一步都不快,身体不急不许的直接走向雨墨,雨墨的心里开始敲鼓,神识一动,身外出现几层护盾,总感觉这些护盾对于这条鹿来说就是小儿科。

雨墨的每一步向后退,就看到这只鹿的前行的步子,每一步都仿佛踩在自己的心尖上,雉鹿每一步都让自己的心脏一跳。

这雉鹿有问题,如果不是化神期,那么就说它会一种特殊的功法,能够……。

雨墨的心神一下不受控制了,开始想着这只雉鹿的不同之处,慢慢的他好像摸到了什么线索。

这种感觉和那天外魔音是那么相似,这雉鹿每走一步带动的天地灵气,这每一步踩下正好带动着无尽的天外魔气,世间的天外魔气虽少,或异界的魔气不少,这一步一步的带动的魔气让雨墨的心神跟着它也在跳动,就像天外魔音一样,使自己不由自主的跟着对方的步子。

如果使用这种手段的妖物,修为再高些,根本不用动,只要看见它的呼吸,甚至看到它就能让他的心跳停止,就能让你的心直接跳碎,怪不得感觉这雉鹿的不同,有这样的强大的法力,与别的妖物可真是不同,怪不得那五头婴变妖物都叫它老大。

不对啊,妖物能直接学会这种功法,这种神之又神,玄之又玄的功法?难道它的气质不是装出来的,它原来也许真是化神修士,只是到了小世界,化神的修为被压制了,要不也说不通它为什么会天外魔音这样的能力,还有着化神期的压力。

雨墨手一挥,五行领域现,逆五行领域现,两种领域合并,出现了阴阳两仪的两个空间,直接把对方罩在其中,两个空间相互交叉,交叉点正是这只雉鹿的身体。

“小子,你的修为不错,能不能去那个世界,我可以收你为徒弟!”

“你是谁?你说的是哪里?”

“我是来选弟子的,来参加天地选拔的,如果选上将会有一场造化,我来自哪里,来自那个你们小世界向往的地方。”

“我怎么能去你说的那个地方?”

“虚无之北,无尽虚空!”

“我要不去呢?”

“那也无所谓,我来这里就是要得到一件宝贝,那件宝贝在北极宫的下面,如果你不见意的话,可以下我取走!”

“你的意思是不伤害这里的人?”

“是的,我不会伤害她们的,我只是来取我当年留下的一件法器。”

“你能让你的手下停下吗?”

只见雉鹿头一回,这几只妖兽直接回到它的身后。

“是什么东西?”

“法珠!”

“我帮你取回,只是你们让大军停下!”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