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7章 手拉手一起上路

“”柳三岁无语地看着地上的赵二说道“你是被打傻了还是怎么的,你要是让舆论反转了,你那老妈多半就没了。”

说得对啊救人要紧赵二闻言大喜,连忙肯头道谢“谢谢谢谢”

“别谢谢了,赶紧收拾好自己出去找人。”

“好”

下午两点,江城某家咖啡厅。

靠窗的位置上坐着穿着十分奢华,一脸不耐烦的女生,她随意的搅拌了几下眼前的咖啡说道“我不是说了吗,没事别来找我吗”

“朱小姐,我想和我妈见一面。”

赵二一字一顿地说道。

朱碧罗皱了皱眉头,说道“不是说好了吗。

等事情做完了就让你们团聚,这个时候还跟我闹什么情绪”

一个小时前,赵二突然联系她,要求见一面,态度十分强硬。

朱碧罗自认为手上有着赵二母亲作为人质,不用担心赵二闹出什么幺蛾子,也没派人盯着赵二,自然不知道赵二早就屈打成招,反水投靠秦风那边的事情。

朱碧罗一开始不同意,后来实在是没有办法了。

这个时候见面也没什么,也不能激怒赵二,万一来了釜底抽薪,双方同归于尽那就完了。

思考到这里人流量很大,说什么做什么都不会引起注意,于是朱碧罗就指定就约在江城一个繁华地带的咖啡厅。

对面不远处一个卡座上坐着柳三岁,他正一脸悠闲地喝着饮料,一边看着赵二那边的动静,一边拿着手机,耳朵里塞了耳机装作在听音乐。

柳三岁在赵二身上撞了窃听器和定位,以及一根录音笔。

他来这里是来监视他们两个的,以免赵二又突然反水。

柳三岁耳机里传来那边两人激烈的争吵声“我怎么知道你说话算不算话”

赵二红着眼拍了一下桌子说道“朱碧罗你不声不响地把人带走,天天就只有你和我通电话,我怎么知道我妈是不是还活着”

“我警告你,计划还没完成,你最好别是太过分了”

赵二通红着双眼,一副急疯了的样子。

朱碧罗倒是没有什么怀疑。

算算也过去了将近两周了,这赵二会有这种想法也是正常的。

现在网上的舆论都差不多了,赵二也没有了什么利用的价值了。

“好,我可以带泥去看。”

朱碧罗丝毫不在意地说道“说好了,只是看一面。

要是敢给我闹什么花样,否则”“好,你放心。”

赵二阴沉着脸,站起身,“要是让我发现我妈少了一根汗毛,你和你家里就等着被全网批判吧”

看着赵二的背影远去,一个贼眉鼠眼模样的男人从旁边走了过来“小姐,我看了一下,赵二没人跟踪。”

“行,注意点。

待会儿知道该怎么做吧”

朱碧罗露出一副诡异的微笑,喝了一口手中的咖啡。

那个男人嘿嘿一笑“我赵四办事儿,你尽管放心到了地方,保证让他们母子团聚,手拉手一起上路”

下午四点,赵二吃了一些药物,被蒙上双眼扔进了一辆火车的后备箱里,在朱碧罗派来的保镖乔装打扮的陪同下,赵四亲自开车上路。

朱碧罗也是十分不放心赵四的办事,所以这才会派了几个人过去监视赵四的举动。

毕竟赵四和赵二是同父异母的兄弟,就怕他们到最后团结一心一起反水。

他们的目的是在城乡交界处一个地方,那个地方情况最为复杂。

遇到拦路收过路费的小混混,故意碰瓷的一些老年人,都是常有的事情。

毕竟他们都是有些小手段的,让赵二蒙上眼睛睡过去,就是以防万一赵二提前联系上什么人。

朱碧罗倒是很满意赵四的谨慎上道,表示只要把这件事搞定了,就在自家公司里给他安排个轻松钱多的位置。

赵四自然是感激涕零,办事更加谨慎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赵二被人叫醒的时候,外面的天色已经彻底黑了下来。

赵四的蒙眼布还没有拿下来,鼻间充斥着和大城市里不同的清新空气,他觉得这个地方肯定不在市区,而是在什么远离城乡结合处的地方。

因为四周很是安静,没有狗吠声也没有骑摩托来回的声音。

朱碧罗这个小家伙,竟然把他妈关到这么偏僻的地方赵二抿着嘴,一言不发地站着,内心里早就充斥着一股无名火,这么多天来,他冒着被朱碧罗发现的危险悄悄调查关着自己母亲所在地,没有查到的时候也想象过这些可能想到的地方。

比如被借用着精神病的理由关在医院。

比如被关在朱碧罗名下的房子里。

比如在哪个小房子里和之前一样平静地生活着可是怎么是没有想到,竟然是在这种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赵二站了半天,双手被反绑着,也没人给他拿下蒙眼布,就那么安静的站着。

再等一会儿,就可以把母亲救出来,让这些混蛋自食恶果赵二深呼吸了几口气,努力压制着内心的雀跃心境。

赵四那边正在和朱碧罗的保镖争执了起来,完全失去了耐心,掏出手机干脆就打通了朱碧罗的手机号码“行了那么啰嗦打个电话让你们大小姐跟你们说去”

赵四是后来跟的朱碧罗,专门干这些大小姐不屑干的脏事儿,这些拿着正经工资的保镖,当然也不可能听这个不知道来路的混混的话,也就只有朱碧罗能使唤得动。

很快,保镖们都接到了朱碧罗的指示,就先听赵四的命令。

赵二在边上听着他们的对话一阵冷笑。

就这个愚蠢的赵四,居然还能相信等这个事情干完之后能得到朱碧罗的重视重用。

连他自己这个这么正经八百的金钱交易的合伙人都要用这种肮脏手段,抓了人质才能放心,就这样的人,能对这个来路不明的混混付以重用

也不知道该说赵四这个同父异母的弟弟是真的愚蠢到无药可救,还是天真到无药可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