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五章 以后还是得叫师公

青峰门,海三德与李燕菱这对师徒处在了一起。

“师父,今日可见过掌门师伯了?”

“空同不见我。”

李燕菱不知该如何说好。

“你嫁到陆家,固然是轻而易举的从陆青手里拿到了金丹,但也得罪了空同啊……”

“愿听师父详解。”

“陈年往事了。”海三德说道,“空同是寒门出身,他的亲族当中,只有一个侄儿有修行的天赋,五十岁出头就筑基。当年,他侄儿与陆青一同参与了一次白鬼南行,被分到了一个团队中。恶战中,团队溃败,除了确定死亡的,就只有他们两个是失踪。而后,陆青活着回来了,还带着一头龙魂,但他的侄儿却死了。”

“是陆老祖下的手?”

“到现在都无人可知,当年也不会因为这种事情就下问神符,不过,从此之后,空同对他就没什么好脾气了。后来,陆青金丹后,他还亲自邀请过陆青加入青峰门,成为青峰门的客卿太上长老,但还是被婉拒。宗门的势力范围里,出了这么一个人,呵呵,空同这小心眼,可受不了。”

李燕菱了然的点了点头:“我明白了,掌门人的心思人人皆知,难怪我嫁入陆家,他这么不满,为了阻止我成金丹,就差撕破脸皮了。”

“不提这个了,你外丹炼化得如何?”

“进度很不佳。”

“你要加快些速度,待到你炼化成了,那便就不用再担心这番事情了。”

“我已被寻至戒律殿六次,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一次,轮番打断之下,很难快起来。”

“唉……”海三德叹了口气,又问道,“陆家那边回信了吗?”

“陆君说他即日就到。”

“哼,算他们陆家骗走我宝贝徒弟之后还有点良心。”

……

陆朝熙在跟父亲的交流之中,表明要到宗门来的态度之后,没有做什么拖延,当即就出发,然后很快就到了。

只是,进入青峰门,碰上了一些麻烦。

他在北门坊市,被拦住了。

两个筑基修士,在他还在坊市里、都还尚未接近宗门的大门时,就挡在了他前面,并且明确告知,青峰门暂不接受访客,让他请回。

青峰门的占地面积是非常大的,而且常年被护山大阵所遮蔽,正常开放的,就只有东南西北四个门,而在这四个大门之外,就各自有一个坊市,作为青峰门修士与外界交流沟通的口子,同时,外部的修士也可以在此活动做生意。

实际上,在这些坊市中,外部的修士,甚至一点也不比宗门修士少。

大家要在这里赚钱的嘛。

也正是因为如此,陆朝熙进到北门坊市的时候,还真没想到,自己会这么快的被认出来。

陆家现在很有名,但是大部分的名气,还是集中在家族老祖陆青的身上,他陆朝熙虽然是陆家的族长,但自身修为毕竟就这样,也没做出来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稍微有点算是出名的事情,也就只有几年前白鬼南行中有还算亮眼的表现,但是给人的记忆点也不算深刻——至少没有他成了李燕菱的丈夫这个更让人记忆深刻。

考虑到这一点,陆朝熙知道,自己被人认出来,怕不是什么意外。

这分明是有人就在盯着自己呢。

估计,海氏一脉也有人在等自己,只不过他先一步让这群掌门一脉的人给找到了而已。

心念至此,陆朝熙也没什么好担忧的。他高声道:“不接访客?我陆朝熙自玉烟而来时,可没听过这个说法。”

他的声音很大,而且很特意的用灵力,将自己的声音更进一步的扩大了出去。

见到这一幕,两个青峰门的筑基修士霎时之间脸色就变得有些难看。

当街,不少人的目光朝着这里望了过来,发现是一个外来修士跟两个宗门修士对峙了起来,纷纷觉得这个外来修士很大胆,不知是何方神圣。

虽然陆朝熙实力稍强,但这里可是青峰门下!

“你莫要喧哗!”一个筑基修士难扼心中怒气,招出了法器。

陆朝熙当即就唤出一条雷蛇遁地缠上了那筑基修士的双腿,说道:“是谁给你的胆子,当着一个启明修士的面亮法器的?”

他下手很有分寸,这当然不至死,甚至不会伤,可浑身通电的麻痹感一点也不会少,这种滋味并不会好受。

被电的筑基修士旁边的那个同伴,有些惊骇。这倒不是对这一幕有什么惊诧的,筑基修士被启明修士吊打有什么好说的?

但……敢动手这件事情,本身就挺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的。

这是在青峰门山下啊!

那人退了两步,强行镇定的说道:“陆朝熙!你们陆家是要与我青峰门为敌吗?”

“少给我扣大帽子。”陆朝熙嗤笑一声说道,“我来找我老婆,你们挡什么?”

“你……”那人话还未说完,一个踩着飞剑的修士就凌空而来。

那人直接落在了陆朝熙的身边,对另外那二人说道:“陆前辈乃是我师李燕菱李长老邀请而来,你们也敢挡之?”

“海师兄……”剩下那人不再敢托大,只能行礼。

听到这个姓,陆朝熙心下了然。

刚刚他放声高喝,为的就是这一幕。

既然掌门一脉派人来拦他了,那海氏一脉不会没动静,肯定也会有来接他的人。

他自己不可能硬闯进山门的,哪怕刚刚微微动了手,最终还是得有靠谱的人带他进去。

既然接他的人比较废物,没有先找到他,那就闹出点动静来就好了。

而且,看现在这样子,这个所谓的‘海师兄’,虽然也是筑基,但是地位上,似乎比刚刚那两个拦路的要高上一筹。实力上也是,陆朝熙观之,应当也是有了筑基九层的实力。

青峰门里启明期的也就二十个出头,筑基九层,肯定能算是宗门内比较重要的修士了。

在将那两个掌门一脉的人轰走之后,这位‘海师兄’,就带着陆青,过了北门,进了青峰门广袤的土地,向南而行。

路上,两人聊天之下,陆青也大概了解他的身份。

他名叫海长凌,出身东海海氏,是海三德的后辈。他的师父,正是李燕菱,算下来,陆朝熙还算得上是他的……师公?

只不过,海长凌有点不太乐意提这个事情,陆朝熙也没强人所难。

“回头结婚了不还是得叫?”l0n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