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二章 见面

敕勒川,阴山下,天似穹庐,笼盖四野。

蒙省在华国也算是面积极为靠前的省份了,但是省内大部分土地基本都是戈壁和草原,显得地广人稀,所以经济相对其它东部省份要落后一些。

蒙省,巴市。

即使在蒙省,巴市也只是一个显得有些普通的城市。

巴市郊区,一个很普通的小镇子。

“妈,我去同学家玩了。”张颖对屋里收拾家务的妈妈说了一声,便飞也似的窜了出去。

“哎,记得早点回来,这几天天气不好,这死丫头。”妈妈追出门大声喊道,只是不知道自家女儿听没听清楚。

张颖今年高一,学习压力不重。本来还要再上一段时间的课,但是因为今年暴风雪来的早了些,学校便给她们这些高一的新生提前放了假。

至于对那些可怜的学长们,张颖只能报以深深地同情。

没有去镇上的同学家,而是来到小镇中心的公路上,等了片刻,一辆有些破旧的公交车便从西北方向驶来,那边是郊区另一座小镇。

上了车,张颖便连忙掏出手机,手指飞快的在屏幕上闪动,脸上带着开心的笑容。

张颖在巴市边缘靠近郊区的地方下了车,两旁是颇具有草原风格特色的建筑,虽然和市中心还不能相比,但是和一路经过的村镇比还是要装饰的更加精美。

绕过数条小路,穿过一座座特色建筑,张颖终于在一家饭店前停下,饭店大门上方挂着一个黑底镏金的大招牌——杨家饭馆,带有浓浓的汉族气息。

饭店不大,但也有两层,一楼大堂,二楼单间。张颖径直进门,从楼梯上了二楼。沿途和在店里转悠的杨老板道了声好。

蒙省民族杂居,同为汉族,张颖也是常来这家饭店,时间长了,和店里的老板、伙计也算是相熟了。

虽然是饭点,但是来吃饭的人却是不多。

张颖熟门熟路的走到一间即使在门外也能听得到里面喧哗声的房间,推开门,房间里此刻已经有不少人二三成群的在一起聊着天。

“张颖,来了。”

“小颖,这次怎么来的这么晚了?”

“小颖,快,还差你这一份了...”

......

张颖点了点头,快步走了过去,在中间的桌子上平铺着一张白底黑字的大纸,上面密密麻麻的写满了一些名字,有的张颖认识,有的不认识。

找了一个空隙,

刷刷

张颖大笔一挥,将自己的名字在纸上签下来。

......

......

这种场景,并不是只在蒙省巴市发生,蒙省的其他地方,华国的其他地方,甚至其他国家华人区聚居的地方,都在上演着。

等到第二天,这些签了字的纸张便会伴随着各地粉丝的小礼物被寄往京城兄弟娱乐经济公司。

这都是粉丝自发的举动,为了顾独晋升一线庆贺。

远超新晋一线的气势,顿时吸引了各大媒体的目光,借着百花奖的余威,顾独又小火了一把。

......

......

遍地苍茫玉屑飞,户户空巢燕不回。

北方的冬天,格外苍凉。

京城,天已黑,因为冬天的冷,行人也比白天少了一些,但有些地方,却是人气不减,比如,灯红酒绿的中心区。

对这里来说,夜生活才刚刚开始。

一辆白色辉腾从拐角处驶来,缓缓停在了龙门大酒店大门前,站在大门前的保安快步走了上去,拉开辉腾车的后门。

在一众豪车之间,辉腾并不显眼,但是做在车里的人,却是显眼至极。

顾独戴好口罩、墨镜下了车后,示意老刘可以先回去了,然后转身走进了龙门大酒店。虽然口罩、墨镜将面貌遮的严严实实,但挺拔的身躯,昂扬的精气神却是难以掩盖,一路上吸引了无数好奇的目光。

京城五星级饭店有很多,单单中心区便不下十指之数,但是真正做出自己特色的却是不多,龙门大酒店便是其中之一。顾独隔三差五便带着钱德治、谢芷依来一次,对这里也是非常熟悉了。

同样,龙门大酒店对于打扮奇怪的顾独也是熟悉了,酒店有规定,不得泄露顾客资料,所以即使这些人明知道顾独身份,但也不能找上来。

但事后顾独却还是一一给这些人合照、签名,时间不长,酒店大部分员工竟然都被顾独实力圈粉,让多次跟着来的谢芷依瞠目结舌,原来吃饭还有这么个骚操作。

看到顾独的酒店工作人员都了然的笑着点了点头,在顾独的眼神示意下,没有人围上来招呼。顾独便径直坐电梯前往四楼。

一般顾独几人来,都是在二三楼,四楼基本都是大宴客厅,经常会有剧组杀青宴在这种地方举行。

走出电梯,向着牡丹厅走去,沿途经过几个大厅,门口站着服务员,应该里面正在觥筹交错,甚至有一个大厅没有关门,顾独微微扫了一眼,还看到一个公司旗下的三线艺人。

“顾先生,”

牡丹厅前站着的两个工作人员看到顾独,顿时双眼放光,如果不是有店规约束着,顾独想全身而退,还真的不容易。

“嗯,是你们啊。”顾独点头应道,因为记忆力着实有些强,顾独虽然没有刻意去记这些人的名字,但来的多了,一些人还是有些印象的。

“顾神稍等...”眼睛有些大的女服务员对顾独调皮的眨了眨眼道,然后推开门,向里面说道,“先生,您等的客人到了。”

“啊?到了?”一个有些爽朗的声音紧接着响起,然后发出椅子挪动的声音,脚步声由远而近,

噔噔噔

听脚步声就能听出来人的性格定然也是雷厉风行。

牡丹厅大门被彻底拉开,一个肤色略黑的壮实中年从里面走了出来,看了看顾独,虽然隔着墨镜,但顾独也能感受到一股犀利的目光向他扫来,不过转瞬便消散去。

“顾先生啊,来来来,快请进,快请进。”壮实中年左手伸出,示意了一个请。

“嗯,贺局请。”顾独摘下口罩、墨镜,笑着对壮实中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