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二章 开机

西元历2月23日,京城西郊,千山影视城。

华国有三大影视基地,浙江东阳有横店影视城,魔都有湖西影视城,而位于京城的便是千山影视城。

千山影视城是华国可持续发展实验区、国家影视产业实验区、京城高新技术实验区,占地近千公顷,每天在此地活跃的人足有十多万,对于京城西郊的发展做出了不可小觑的贡献。

王展、顾独等一行人此刻正在千山影视基地一座大宅院前,宅院占地极大,门前有一副古字对联,

“金门玉户神仙府,桂殿兰宫朱门家。”

若是对古字不了解还真不会轻易注意到这两联不怎么显眼的棕木色门联,更不会认出这是什么字。大门朝前大约五步的地方,是一左一右两座大石狮子,威武雄壮,不可一世,顾盼之间,神采飞扬。

而两座石狮之间是一张长方形的案桌,案桌上被一层红绸缎布铺盖着,再往上,便是供品,占地最大的是烤乳猪,四散的盘子中摆着的是各色水果,有冬天很少见的樱桃,有鲜枣、香蕉、苹果等。

案桌北边四、五米便是王展、顾独、赵佳人等一众《琅琊榜》剧组人员了,众人身前是一架人高的摄像机,相机上同样盖着鲜红的绸缎布料。

站在这里朝左右微微打量,便能将沿街视线收入眼中,看完之后不由让人暗感惊讶,这宅子可真不小,竟将大半个街占了去,隔着围墙一望,里面厅殿楼阁,都一一峥嵘轩峻。隐隐能看见花园子里面树木山石的顶端,也还都有蓊蔚洇润之气,可想当初建这宅子耗了多大一番功夫。

最外围的便是一众闻讯赶来的记者和很多闲来无事的常年在影视基地演个路人甲、炮灰乙的龙套演员了。记者们争相将话筒朝前递,但剧组中人却是都没有说话,只是都脸色严整的看着案桌。

开机仪式原本大陆没有,最早是从香江那边传来的,拜的大多是一千多年前的一位武将——关老爷。

据说,这个程序最早来自于对“划片”的恐惧。所谓“划片”,是指早年胶片时代时,摄影机里的胶片在拍摄时被里面的零件意外划伤。如果发生“划片”,将给剧组造成不可估量的损失,但是机器划片又不可预计也难以预防——唯一能做的就是用红布盖住摄影机“镇邪”。

这种做法也和早期香江社团风气浓厚有关,娱乐圈作为香江的支柱性产业之一,自然和社团的关系很是纠缠的厉害。

“开始吧,拜关老爷。”

王展点了点头道,率先朝前走去。点香,插香,鞠躬行礼,转身离开。

然后,顾独、赵佳人两人作为男女主角紧跟着王展走了上去,点香,插香,鞠躬行礼,转身离开。

周英、王珂,陈虎,王小美等人依次走上去,同样的动作。其实这东西传到大陆以后,大陆无神论的氛围最终使得拜神仪式徒有虚名,基本什么神都不拜,你心里想谁就是谁,从孙悟空到卢米埃尔都可以。但是还不能废除,因为毕竟是一个仪式,有一种安定人心的作用。

四周镁光灯不断闪烁,虽然开机仪式的重要性要远远低于三天前的发布会,但是此刻的记者却是来的并不少,只不过不同的是演员和记者之间的互动少了。

“这《琅琊榜》终于开始了,从年前就不断有消息传出来,现在才终于开拍。”

“是啊是啊,先不论这部剧究竟是好是坏,单他这一波三折的势头可真是头疼。”

“现在似乎这《琅琊榜》还是有些真材实料的,王展、赵佳人、周英也都是圈内名气不低的演员了。”

“哈哈,你说的都不重要,顾独才是主角,你看过他之前的那几部电视剧吗?就那演技,全程靠瞪眼撑下来,别说王展了,就算十大名导来了,也只能干瞪眼。”

......

相比于一旁的记者们小声的议论,一众围观的常年龙套的声音就要大上很多了,现在是过年期间,过年都还不走的人留在这里不就是希望能多挣一些钱吗?能多一个剧组开机,他们这些龙套也能多拿一些外快,毕竟没有哪个剧组能少得了他们。

”这个就是《琅琊榜》啊,我可是听说很长时间了,没想到第一幕戏就在千山取景。“

“啧啧,这戏里虽然没什么大腕,但赵佳人和周英也都是演艺圈很有知名度的艺人了,一线艺人中能比这两人咖位还高的,也没几个了。”

“不知道这个剧组给开多少价?一天一百?低的话我可不接。”

“嘿,你不接有的是人接,万一被导演看上,说不定以后就从这走出去了。”

“呵呵,做你的白日梦吧,你看看偌大一个娱乐圈,真正的草根出身的艺人有几个?那些好资源基本都被那些科班出身的艺人抢的差不多了,咱就好好干咱的吧,别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了。”

众人听了神色不一,但大多心下也都不以为然,真正走这条路的,哪个不是心里揣着点梦想的呢?毕竟那谁不是说过吗?梦想还是要有的,万一实现了呢?

你看看和顾独、赵佳人站一块的陈虎,不就也是龙套出身,走运被导演看中演了几个配角,现在都进三巨头投拍的电视剧了,还演了分量不小的角色,他凭什么?他行我为什么不行?

哼,不过是走了狗屎运罢了。

......

顾独站在王展的旁边,在王展的执意要求下,将手和王展一起伸向那块盖在摄像机上的红布,只有掀了这块红布,开机仪式才算正式走完。

看着顾独和王展站在一起,揭下摄像机上的红布,赵佳人、周英脸色微有些惊讶,王珂、陈虎等人和围观的记者龙套们却都微微抽了口凉气。

给摄像机揭红布只有导演才能做,这象征着导演在片场至高无上的权利,当然也有例外,那就是剧组中有王级艺人时,导演一般会邀请影帝影后来共同揭布。

不过,顾独在王展心中的地位竟然这般高?

想到这里,记者们纷纷醒悟,匆忙的举起相机。

“咔咔咔...”

闪光灯伴随着声音响起,继而是嘈杂的议论声。

听着越来越响的声音,顾独苦笑的和旁边的兴高采烈的王展对视一眼。

“唉,就知道会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