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城,东城区。

祥瑞大厦,鼎盛工作室。

此刻鼎盛工作室有的拿着报纸,有的盯着电脑。

众人原本只知道自家老板是兄弟娱乐的艺人,后来和兄弟娱乐解约才成立的鼎盛工作室,但至于因为什么原因这些人却是并不知道。

只是,不知道谁从哪打听到消息,自家老板之前是因为在兄弟娱乐和实权董事吴正闹翻了,才不得不自己单飞,从而成为少见的不到顶级艺人咖位就建立自己的工作室的例子。

原本,还有人叹气,吴正啊,那可是圈内大佬啊,不知道多少艺人要仰他的鼻息,唉,老板这次真的可能认栽了。

兄弟娱乐这么大公司,就算老板成为顶级艺人,兄弟公司也不大可能为了一个顶级艺人处置自己的元老,除非老板成为王级艺人,哈哈,这个倒是有可能,就是这么多年,吴正说不定早死了,谁也没想过顾独能不能在几年之内成为王级艺人,几十年来,这种成就的人只有两个,一个是古月天王,一个是慕容天后,只是这两个哪个不是惊才绝艳的人?自家老板虽然也很优秀,但...

刚才不知道谁先发现,网上竟然有新闻报道兄弟娱乐吴正出车祸死了?

如果不是之前工作室有传言老板和吴正关系不好,可能他们就只是当看个惊奇事件,但现在怎么看吴正被撞死,怎么觉得别扭?难道自家这个老板体质不似凡人?谁招他谁倒霉?

办公室中,

顾独坐在办公桌后面,皱眉看着电脑上警察局的通报。

“兄弟娱乐前董事和犯罪嫌疑人余晖的调查:前兄弟娱乐吴正曾于2027年......”

通报主要说了余晖的作案动机,其实照这么说余晖还真是有点可怜,他的妹妹曾是兄弟娱乐一个练习生,后来被前董事吴正看到,强行发生关系,这余晖的妹妹也是个烈性子,直接吃安眠药自杀了。

“这个吴正真是死有余辜,唉,这个余晖也挺可怜的。”对面坐着的谢芷依恨恨说道。

顾独点了点头,“事情有这么巧吗?又是车祸?”

顾独抬头看了看一脸幸灾乐祸的谢芷依,应该也是刚刚才知道这消息。

咚咚咚

办公室门被敲响了,

“进来。”顾独道。

“顾总,芷依。”进来的孙颜看着屋里的两人,这两人怎么神秘兮兮的,走到办公桌前道:“顾总,长城娱乐周末要举办一场慈善晚会,这是邀请函,您要不要去?”

顾独听了挑了挑眉,暗想长城娱乐刚刚进军娱乐行业,也算是猛龙过江了,但虽然背后有长城公司做后盾,但也难免会受到一些针对,这次举办一场慈善晚会,倒是不错的手段。

“他们都请了谁?”顾独将邀请函接过来放下问道。

“长城娱乐那边没有透露太多的风声,不过应该没有王级艺人。”孙颜想了一下回道。

顾独点头,圈子里的王级艺人统共也就那么几个,谁来?谁来他背后的公司也不会放心,心里难免会想是不是长城娱乐要把自家顶梁柱挖过去?

“好了,我知道了。”顾独答应道“下周我会去的。”

顿了一下,顾独又接着问道:“任长玉做的怎么样?”

上次将任长玉招进来之后,顾独又见了他一面安排了一下,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孙颜好笑的道:“当初真是让他的简历骗了,简历上说他有曾参加过四次工作,经验丰富,呵,这家伙倒好,四次都是面试没过。”

“不过,他虽然没什么经验,但在计算机上的还是有些本事的,把咱的网站运行的挺好。”

顾独听了孙颜的话,也松了一口气,虽然孙颜抱怨的不少,但听口气总体上还是满意的。

“那就好,他还年轻,让他多练练。”

一听顾独说完,孙颜无奈的翻了个白眼,心道“说的跟您多大似的?”

一旁的谢芷依倒是捂嘴偷笑,她跟着顾独时间长了,顾独常常这种口气说话,她早就见怪不怪了。

“哎,顾总,我刚才来的时候听到个消息。”孙颜突然一拍脑门,对顾独说道。

顾独好笑的看着一惊一乍的孙颜,“什么消息?”

“咱大厦旁边的那个什么赛车俱乐部出车祸了,有几个同事从那过的时候,都被吓了一跳。”孙颜如同亲眼所见一样,给顾独讲着从同事那听来的事情,一脸心有余悸。

“哦?”

顾独惊讶的抬头道:“又有人车祸了?伤的怎么样?”

孙颜讶异道:“什么叫又?没伤,死了,那叫一个惨啊,古时候不是有个刑法叫五马分尸吗?这位玩赛车的倒好,那赛车都直接被那个大卡车压扁了,唉,真不清楚这交警怎么查的,竟然让这么一大车跑到这来了。”

孙颜摇头为那人叹息。

顾独摆了摆手,“好了,知道了,你先出去吧,看看白小姐来了吗?”

孙颜点了点头,道:“好,我去看看。”

等到孙颜出去,谢芷依惊讶道:“今天车祸可真多。”

顾独轻哼一声,“什么叫真多,华国这么大,交通事故每天多了去了,只是你赶巧在一天之内知道了两个罢了。”

说着,顾独指了指橱柜上充电的手机道:“你看看手机电量充满了吗?晚上要陪小怜去逛逛街,好久没陪她出去了。”

从拍摄《琅琊榜》开始,顾独就忙得脚不沾地,半年时间没好好陪一陪白小怜了,顾独暗暗觉得自己这个男朋友当的是不是不合格?

谢芷依听了撇了撇嘴,道:“哦。”

走到小橱柜前,拿起上门放着的手机看了看,“充上了。”

顾独点了点头“那就好,不是,我说的是充满了吗?”

谢芷依摇了摇头“充了百分之十。”

顾独一瞪眼,“可我充了两个小时啊。”

谢芷依诧异道:“充电两小时,电量百分之十,很正常嘛。”

顾独走过去拿过手机,“我看你不正常。”

“怎么会呢?按说该充满了的啊?”

“芷依,你是不是没插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