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片震耳的掌声中,金科董事长杨林从舞台后面走了出来。

“各位各界的朋友,大家晚上好,哈哈,刚才往下边一看,得,这不是慕容天后吗?”杨林拿着话筒笑着说道:“我前几天刚从米国回来,那边慕容天后的势头简直如日中天,我看啊,慕容天后成为国际巨星的日子不远了。”

杨林说完,下面顿时有人迎合:

“对,慕容天后肯定会成为国际巨星的,现在慕容天后才30岁,发展的时间长着呢。”

“杨林董事长是去米国谈大生意了吗?我听说您被米国总统接见了?”

“哈哈,我听说是米国总统想问杨林董事长关于经济理财的事,好像杨林董事长都快成米国总统的经济顾问了。”

...

慕容赛儿也是轻轻一笑,点了点头,算是回应。今天杨林的到来她也是事先并不知情,看来长城娱乐的保密工作做的是真的很好。

不过,最后一件拍品又跟杨林什么关系?难道是杨林收藏的什么东西?慕容赛儿也是略微有些好奇。

杨林压了压手,现场顿时静了下来,“话不多说,今天这个最后一件拍品确实和我有关。”

看了看下方,杨林继续道:“三月份的时候,我和我妻子前往贝加尔湖度假,那个地方很漂亮,我和我妻子都非常喜欢,所以今天在这里希望有人能帮忙做一首贝加尔湖的纪念歌曲,这个作品如果能让我满意,我愿意出价5000万买下来。”

哗...

“5000万?我特么没听错吧?杨林这是要5000万买一首歌?就算天王的歌也不值这个价吧。”

“草,原来是这样,大佬就是大佬,5000万拿出来买首歌。”

“你懂什么?到了杨林这个地位,还差钱吗?钱算什么?一堆数字而已。”

“啧啧,这次出风头的都是谁呢?”

“那还用说,肯定是陈清河啦,他可是当下咱们华国最著名的音乐才子了,论写歌,谁能比得上他?”

“那不一定,我看顾独也不错,他写的《东风破》、《山外小楼夜听雨》都是非常好听的华国风音乐。”

“这能一样吗?你没听杨林刚才说啊?这是用贝加尔湖做曲子,贝加尔湖是哪里?在北边的俄罗斯呢,你让顾独去写个鸡毛的华国风啊。”

“对啊对啊,我也觉得顾独的华国风音乐很好听,但是贝加尔湖可不是咱华国的,论综合实力,绝对是陈清河强得多啊。”

...

“贝加尔湖?”顾独挑了挑眉,这个湖他可是了解不少,前世的时候还去过呢,并且从原主得来的记忆中知道,贝加尔湖和前世的那个贝加尔湖并没有什么变化。

不过更让顾独有些惊讶的还是杨林的大手笔,5000万,就算前世的他的一首歌也远远卖不到这个价,现在的顾独把手头上所有的资金凑一凑不知道能不能凑出来5000万。

不过杨林说的是贝加尔湖,关于这个贝加尔湖的音乐,顾独前世的记忆中也并不多,但是不多并不意味没有,在顾独的记忆中,还真有一首贝加尔湖的歌曲很出名,那就是李健的那首《贝加尔湖畔》,这首歌是由李健作词作曲并亲自演唱的一首歌,在前世受到很多人都喜欢。

周深和李维更是凭借这首音乐获得中国好声音年度金曲奖。

顾独在这边想着歌的事情,

另一边,

座位最前排,陈清河转头笑着向慕容赛儿问道:“赛儿,你觉得怎么样?”

慕容赛儿道:“杨董事长愿意拿出5000万出来,我自然很佩服。”

陈清河呵呵笑了笑,道:“不是,我的意思是说,赛儿你想要这笔钱吗?”

慕容赛儿皱眉,看向陈清河道:“一,我没兴趣。二,这笔钱杨林是要捐给慈善组织的,并不是要给哪个人。”

陈清河听了一怔,干笑两声:“是,是,我也是这么想的。”

不过,陈清河听到慕容赛儿没兴趣,顿时松了一口气,在场来的音乐人虽然有不少,但是真正让陈清河拿不下的也就慕容赛儿一人了,要是慕容赛儿对这件事不插手,论写歌,这些人哪能和他比?

台上,

有工作人员给杨林搬了一把椅子,杨林直接坐在了台上等着是不是有能让他满意的音乐。

实际上,杨林并没有抱什么希望,来这里也无非是给长城公司面子,他虽然不是专业的搞音乐的,但是对音乐写歌还是了解的。

半小时写一首歌行吗?行。

但是写的好的,除了那些个天赋异禀的王级艺人,杨林还真想不到还有什么人能这么快的写出好歌。

不过,也无非不可能,因为台下可是还有一个近些年风光的很的慕容天后,这个最年轻的王级艺人,如果她想的话,做出一首优秀程度的贝加尔湖相关音乐也不是不可能。

“杨董事长,写歌的时间要多久?”台下有人问道。

杨林靠在椅子上笑了笑,拿起话筒说道:“半个小时吧,半个小时能写出让我满意的歌,5000万你拿走。”

“哗...”

场下顿时一阵哗然,半个小时?还得让杨林这个见过大风大浪的人满意?这得是什么样的人才行啊?

顿时,所有人都看向坐在最前面的慕容赛儿,如果说,这时候真有一个能有这份本事的人,绝对就是她了,天后,王级艺人。

虽然慕容赛儿是最年轻的天后,但是在场的人却不会傻到以为慕容赛儿比其他王级艺人差,相反,慕容赛儿能年纪轻轻就骤登王级艺人的位子,绝对是她潜力无穷的表现。

但是,让众人失望的是,有消息传出来:慕容赛儿并不打算参与这场音乐的拍卖。

慕容天后不参与?那还有谁有这个能耐?

顿时众人的目光看向在场的其他名气不小的音乐人。

陈清河?

梁海?

顾独?

陈清河和梁海都是顶级艺人,陈清河是众所公认的音乐才子论才华,绝对是王级艺人之下数得着的人物。梁海背靠长城娱乐,近水楼台先得月,凭借着和长城娱乐的关系,没人不怀疑长城娱乐会不会是早就有所准备,这次的拍卖只是在给梁海造势。

至于顾独,大多数人立马就排除了,因为相比前两位,顾独实在没什么优点。

论写歌作曲的天赋,他能比得过陈清河?

论关系,他能比得上本身就是隐隐成为长城娱乐一哥的梁海?

论咖位,顾独更是差得远了,一线艺人和顶级艺人虽然只有一级之差,但是却不亚于有着一个鸿沟存在,差的实在有些远啊。

有人好笑的说着:

“刚才还以为顾独是卯足了劲要在最后一个拍卖品上翻个身呢,哈哈,这下是真的完蛋了。”

“可能顾独也蒙逼了吧,之前特意避过陈清河,这下又碰上了。”

“也该着这小子倒霉,其实他也没做错什么,但谁叫他之前和慕容天后这个大佬结婚?这可是华国几十年来最有潜力的艺人,和她在一起还不得被华国亿万男同胞给恨死?”

“希望他心理强大些吧,我看啊,明天的报纸肯定有不少对今天的报道。”

“哎?你们看那是什么?”

突然,后台出来几个人,手里扛着摄影机,把机器放在了台下个台上之间的位置,也就是慕容赛儿这第一排座位前面。

“大家静一静,我是今晚慈善晚会的负责人,我叫孙强,本来这场慈善晚会是私下进行的,但是有人提醒了我,为什么我们捐款捐物却默默无闻?”

“是啊,大家都付出了自己的心血,我们不能抹杀大家的这位爱心,所以公司决定,对今晚的慈善晚会进行为时半个小时的现场直播。”

孙强的话刚说完,下面顿时一阵喧哗,

“什么?现场直播?我们都要上电视了?”

“这个方法好啊,我们都是来献爱心的,凭什么让我们隐身到幕后。”

“是啊,长城娱乐想的倒真是周到,这样我们是舍了利,得了名。”

“呵呵,我可不是这么看的,我看啊,八成是梁海那边得了题了,早就做好准备了,要不然长城娱乐为什么不早点直播?偏偏现在直播?”

“是啊,我也这么觉得,你说要是早点直播,调动在常人的积极性,岂不是更好?拍出的价钱肯定更高啊。”

“哈哈,今晚肯定是梁海的天下了,这家伙的名气又得增长不少。”

“那可不一定,陈清河可是音乐才子啊,梁海就算提前做了准备,陈清河也不一定比他差,现场写歌陈清河又不是没有做过,写的还挺好呢。”

“我...我挺顾独大大,我觉得顾独大大也很有才华,刚才顾独大大的诗也是现场就写的啊。”

“呵呵,有人敢跟我对赌吗?压顾独买一赔十,压梁海买一赔一,陈清河买一赔零点五,有敢的吗?”

“哈哈,老赵,你这个赔法可真是稀奇啊。”

...

台下虽然讨论的挺多,但是对直播的事情大多是持赞同意见的,毕竟这也算是上电视了,让更多人知道自己的善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