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都,林铭别墅。

“哈哈,美人儿,你太看得起那小子了。”

“嗯,你等着看吧,要不了多久,我要他在娱乐圈中颜面尽失。”

和圈里一个比较暧昧的顶级女艺人说完话,林铭便看向放在茶几上的电脑,电脑中正在直播。

盯着直播中的顾独,林铭冷哼一声,眼中却满是冰冷。

林铭是歌坛天王级别的歌手,自然能听得出顾独那首《红尘来去一场梦》并不在自己的那首原创歌曲《安静的夜》之下,相反,甚至在一些所蕴含的感情方面,那首《红尘来去一场梦》还要在自己所演唱的歌曲之上。

但是,即使承认《红尘来去一场梦》是一首优秀级别的好歌,但林铭依然不认为顾独能够凭借一首《红尘来去一场梦》就胜过自己。

在很多时候,比赛的最后结果,并不常常是由歌曲的质量高低所决定,还有歌手背后的粉丝力量。

当歌手双方粉丝以及人气相差不大的时候,歌曲的质量自然重要,但是当两个歌手粉丝基数差别很大,就算弱的一方拿出一首好歌,也很难胜过粉丝基数大的歌手一方。

而作为歌坛天王的林铭,比一线歌手顾独的粉丝不知要多出多少。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林铭对顾独竟然击败自己成为复活赛的第一名,心里既有嫉恨,更有恼火。

他恼火顾独肯定是在比赛中作弊,甚至是联合魔都电视台一起作弊搞黑幕,不然顾独怎么可能超过他?

“呵呵,一个小小的一线歌手,这么不知道天高地厚,飞得多高摔得就有多惨!”看着被自己粉丝围堵起来的顾独,林铭脸上涌现出一抹得意。

没错,这确实应该值得得意,顾独不是领先自己将近两百万票吗?这是不是就说明顾独粉丝要比自己多?

但现在接过呢?这个所谓的“复活赛”第一名,却被他林铭的粉丝堵在酒店不能脱身。

然而,林铭显然有些忘记了,顾独不仅仅是一线歌手,他还是一名演技出众的演员,他所主演的《琅琊榜》、《武林外传》等电视剧,无一不是收视率打破华国多年来的记录。而《延禧攻略》,现在更是已经将版权运作到了国外二十多个国家,而且数量还在增加中。

在许多人还没有意识到的时候,顾独的名声,已经随着他在影视方面的成就,扩张到了国外许多国家,论影响力,顾独现在已经勉强能和一些末流的王级艺人相比了。

而且,在华国,相比于歌手,电视受众的数量无疑要更加庞大得多。

论起粉丝总量,顾独却并不一定比林铭差。这两年林铭在国外发展,国内事业有些处于低谷,而顾独恰好相反,影视歌三栖发展,每一条路走的都是极为出色,甚至堪称辉煌。

......

岭西饭庄,

顾独站起身,环视周围众人,此刻饭庄中人数已经远比刚开始的时候要更多了。

顾独大致估摸了一下,大堂中已经不少于三百人了,之所以是三百人,是因为大堂只有挤下三百多人的空间。

而靠近街道的饭庄玻璃外,也是站满了人。

一个个好奇的向饭庄内瞅着,有拍照的,有拍视频的,有招手的,看得出来,这些人都很激动。

从饭庄大堂中,能隐隐的听到外面有人在喊“梅长苏”、“白展堂”“《延禧攻略》第二部”等等。

显然,许多人都是顾独的电视剧粉丝。

顾独看向大堂中众人,朗声说道:“今天到这里来的,有我的粉丝,也有来找我要一个解释的朋友。”

“刚才听到有一些人说《红尘来去一场梦》很普通,没有什么值得称道的地方。”

“今天在这里,我不做任何关于《红尘来去一场梦》的辩驳,但是我想说一句,在参加《我是音乐家》复活赛之前,我曾经犹豫了很久。”

顾独说话声音不大,但是却清楚地传进了每一个人的耳中。

毕竟是公认演技出色的演员,台词功底还是相当深厚的,在数百人面前侃侃而谈,丝毫没有被紧紧包围的紧张之感。

“犹豫什么?是犹豫要不要作弊吗?”肌肉男昊哥嘿笑一声,言语中很是不屑。

顾独没有接话,而是继续说道:“我犹豫的,是该选哪一首歌去参加这档综艺节目。”

顾独说完,现场有人疑惑,选哪首歌去参加比赛?

当然是选最好的歌了,只有最好的歌才能有最大的把握晋级,这还用选择吗?

大堂中间,顾独看着众人的神态,笑了笑,道:“看了《我是音乐家》的朋友应该都知道,我选择的是《红尘来去一场梦》。”

“现在,我把另一首我准备的歌曲给大家展示一下。”

“这,也是我今晚给出的解释。”

顾独说完,又重新坐回了钢琴前的位置。

距离顾独并不远的钱老板看到顾独又重新坐了回去,暗道一声果然如此,刚才顾独对他说,那段很好听的钢琴协奏曲是他用来练手的,钱老板就一直心里砰砰跳。

既有紧张,也有期待。

紧张的是顾独有些太大胆了,原以为他走出来面对这么多林铭的粉丝,肯定是很有把握,但是现在竟然就拿一首歌来给这群人一个解释。

这些人会满意吗?钱老板摇了摇头,显然并不乐观。

而期待的是,顾独刚才随便拿来练手的一首钢琴曲,都那么精妙,这正式演奏的,又该有多么出彩?

钱老板很纠结,但是其他人就直接多了。

有顾独的粉丝,

“顾独大大,你这是要弹琴还是要唱歌啊?嘻嘻,竟然能听到顾独大大的现场,真是开心。”

“顾神,我爱你,你好帅啊,弹琴的样子像极了我上辈子的老公。”

“加油,顾独大大,我支持你,让那些该死的喷子见鬼去吧。”

也有林铭的粉丝,看到顾独竟然又坐了回去,一个个怒火中烧。

“顾独,你不是要给我们一个说法吗?你的说法呢?你给林铭天王道的歉呢?”

“嚯,那首《红尘来去一场梦》难听死了,这首岂不是要更难听?”

“还好意思弹琴唱歌?就你这两把刷子,给林铭大大提鞋都不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