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市,路边摊。

程勇眉头紧皱,烟头一颗又一颗的被丢在地上,啤酒瓶子摆满了桌子。

放下酒杯,程勇四下打量了一下,在桌子上看到了一张派发的名片,眉头一挑,陷入了沉思。

将名片扔掉,陈勇拿起包开上面包车赶回‘神油店’。

因为没有钱交房租,神油店被房东给封了,大门处用锁链锁上,程勇从地上捡起一块转头,砸烂玻璃跳了进去。

一番翻箱倒柜之后,程勇终于在一个犄角旮旯里找到了要找的东西,吕受益留下的那张名片。

程勇也有自己的想法,他并不完全相信吕受益所说的话,第二天一早,他就跑去医院把印度仿制药【格列宁】的药效向医生询问。

“格列宁是治疗慢性白血病最有效的药物,需要终身服用。”

“医生,你听说过印度格列宁吗?”

“你听谁说的?”

“我...我听其他病人说的,药效怎么样?”

“你别问药效怎么样,这种药是违禁药,如果私自服用,很多医生会拒绝治疗。”

“为什么?”

“吃了违禁药出了问题,谁负责?”

“那有的病人买不起啊。”

“那就没办法了,只要进入急变期,就只有等死了,你把人带来再说。”

程勇和医生的对话,引起观众的一阵感慨——

“这些医生真现实。”

“是啊,医生很真实。”

“卧槽,这部片子跟现实也太像了吧,真实的纪录片啊。”

“这个医生说‘就只有等死了’是真的听着很难受。”

“现在都是明面抢钱啊!”

“牛啤,这个电影不错,给顾独点赞,批判性很强。”

“生命诚可贵,但价更高。”

“医生也没错,出了问题谁负责啊?”

“真心的良心剧啊。”

王强也参与了旁边王湛棋和卢晓这一对情侣的小讨论,然后若有所思的在自己的笔记本上记了几笔。

电影中,

一栋大楼前,上百名穿着病服的病人高举横幅,拥挤在大门口外。

横幅上写着——“抗议天价药格列宁”。

“他们出来了。”一位病人看到大门口处有人出来,大喊了一句。

然后许多吃着饭的病人扔下盒饭,大喊着抗议向大门口处跑去,但有一个人没有动,只是冷笑的看了一眼大门口处出来的几人,然后继续低头扒拉着盒饭,他正是之前和程勇商量去印度买药的吕受益。

“抗议,抗议。”

“抗议,抗议。”

“抗议,抗议。”

群情激奋,一触即发。

门口处的台阶上,站着五六人,中间为首的是格列宁公司的代表,梳着油光发亮的背头,淡淡的看着面前的众多病人。

代表旁边,则是他的助手,其他人都是安保人员。

助手脸色不善,看着喧嚣的众多病人,夺过安保人员手中的喇叭,大喊道:“大家安静。”

然后,众人并不鸟他,仍旧大喊着抗议。

“大家安静一下。”

“抗议,抗议。”

“你们想不想解决问题。”

病友中有组织者,让其他人先安静下来,然后指着助手道:“大家安静,看他怎么说。”

助手看众人安静下来,连忙将话筒递给旁边脸色淡然的代表。

“不用。”代表摆了摆手。

代表推了推鼻梁上架着的眼镜,看向众人,道:“谢谢你们啊,我知道,你们对我们公司生产的格列宁的药价,有非常大的意见,我们公司对你们的诉求也非常的表示理解。”

“但是,请你们清楚一点,那就是我们公司所生产的所有药的药价,完全是合理合法的,如果你们在这里继续无理取闹,影响我们正常工作的话,那对不起,我们只能选择报警。”

树底下,瘦削的吕受益一边扒拉着盒饭,一边鄙视的看着这边,当听到代表的讲话后,吕受益翻了一个白眼,用筷子将盒饭里的鸡骨头扔出来,嘟囔着骂了一句“沙雕。”

不只是吕受益,格列宁公司代表的话,对于在场刚刚安静下来的众多病友们来说,就犹如火上浇油,立刻炸了起来。

“命都没了我们还怕报警?”

“你们凭什么卖得这么贵!”

“凭什么。”

“凭什么、”

一时间,病人们将早已经准备好的臭鸡蛋、菜叶子拿出来,向台阶上站着的格列宁代表等人扔去。

这些秽物砸在格列宁代表和助手等人身上,一股难闻的臭气传出来。

格列宁代表大为光火,对安保人员吼道:“将他们全部给我轰走。”

安保人员轰人,病人们也反击,一时间,现场陷入了混乱。

树下,扒拉着盒饭的吕受益看着这一幕,呵呵笑了两声,然后手机铃声响起。

影厅中,

观众们有些触动,也有一些争论,

“唉,这些人得了白血病吧。”

“吕受益也在这里,看来他真的不是骗子。”

“这些人好可怜啊,药价也太高了吧,这不是让这些病人没有活路嘛。”

“但是换一个角度想想,人家做药的公司也花了很多钱啊,做出来的总要回本吧。”

“我靠,我有一个朋友就得了这种病,跟电影里演的太特么像了,我服了,我那朋友来看这个电影,肯定得看哭。”

“这太真实了,顾独真是鬼才啊。”

“这么说来,发财的是那些卖药的,和医生也没有太大的关联。”

“唉,垄断才是最可怕的。”

“这个格列宁代表情商堪忧啊,这么说不是找挨打吗。”

“其实研究这些药物,前期投入也是非常大的,说不上谁对谁错。”

卢晓举起小拳头,泪眼哗哗的锤着王湛棋的胳膊,“佩服顾独大大,不愧是我偶像,这个电影拍得太真实了,而且这些群演演的也很好啊,一点也不出戏。”

王湛棋赞同的点了点头,“确实是这样,看到现在我觉得这个电影具有很大的现实意义。”

王强用笔在笔记本上写道:“这部《我不是药神》格局非常大,落眼处也非常好,极具警醒意义。”

幕布上,电影在继续。

一间简陋的房屋中,程勇和吕受益两人盘腿坐在地上,一个蓬头垢面、胡子拉碴,一个面色蜡黄,瘦的像一根筷子。

“嗳,我把药带回来,你确定能帮我卖出去吗?”

“可以的,我们医院就有十几个病人,一定可以的。”

“我可以跑一趟,但是你要先给钱的。”

画面转换,

程勇独自一人前往印度进药。

“五百?不是两千吗?”

“那是药店零售价。”

“那我要买一些啊。”

“我们只对代理商发货,零售你可以去药店买。”

“你们有华国代理吗?”

“没有,你是来这儿的第一个华国人。”

“那我可以做华国代理啊。”

“我们的药在中国是禁售的,就算给了你,你也卖不了。”

“这个你不用管,你们只要把药给了我,我就能卖出去。”

“你要多少瓶?”

“我要一百瓶。”

起初,卖格列宁仿制药的药贩老板是不同意将药卖给程勇的,因为程勇要的量太小,对这个药贩子来说,没有利润可赚。

但经过程勇的一番口舌,终于打动了药贩,成功拿到了药。

拿到药之后,程勇又通过之前进“印度神油”的渠道,花了一笔钱,将仿制格列宁运回国内。

回国之后,

卖药的路是艰难的,和正版的格列宁相比,同样药效的仿制格列宁只卖两千,但没有病人相信程勇和吕受益,哪怕价格只有两千,这些仿制药也卖不出去。

无奈之下,在吕受益的建议下,程勇去寻找一个关键人物。

“她是谁啊?”

“病友群的群主,就是病友们做的QQ群。”

“啊?”

“所有医院都有,所有病人都在,她是六院的群主,魔都所有群主她都认识。”

迪厅中,

程勇终于见到了这个被吕受益赞叹不已的女人,一个很漂亮的女人,一个钢管舞跳的很棒的漂亮女人。

“就是她。”

“她这个样子哪是病人啊。”

“她不是,她女儿是。”

影厅中,

看着电影中的火辣片段,观众低呼声响起,尤其男性为主。

“我擦,这女的不是高贵妃吗?”

“对啊,我说看着这么眼熟呢,原来是《延禧攻略》里面的高贵妃啊。”

“靠,之前没发现啊,高贵妃的身材居然这么好。”

“她和主角一样,都不是病人,还是六院的群主,好像很厉害的样子,盲猜,她绝对是这个电影的女主。”

“不对吧,她不是有女儿吗?有女儿会没有老公?怎么可能会是女主。”

“哈哈,幸亏这个电影是现在拍的,如果放在十几年前,那时候电影的审批可是很严,这么火辣的场景,根本不会过审。”

“当然了,现在政府支持文娱改革,这算什么,当然能过审!”

“高贵妃身材太棒了,铁定是顾独给自己安排的艳遇,不是女主我直播吃翔!”

电影中,

在刘思慧的帮助下,程勇的仿制药生意开始有了转机,有了第一批买药的病人。

并且,在刘思慧的介绍下,刘牧师也加入了程勇卖药的队伍。

某一次,在卖药的时候,一个染着黄头发的尖嘴猴腮青年居然要抢药,这些药可都是程勇的命根子。加上手里有药,许多病人都整日里围在程勇周围,程勇俨然不再是之前的那个不得志中年男人,对于这种抢药的人,程勇就一个字——追。

程勇一直追到了黄毛住的地方,那是一个及其简陋的窝棚。

程勇既是动了恻隐之心,也有摊子越铺越大,需要招人手的念头,想了想,程勇邀请黄毛加入了自己卖药的队伍。

到现在,卖药的队伍,终于齐全了!

——————

PS:感谢【深蓝千寻】大大500起点币的打赏,谢谢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