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3章 你们这一世,注定是错过了

可当时,她沉浸在自己的喜悦之中,未曾细想,现在想起来。

那份不对劲,是因为那个莫桑手腕上,少了一样东西,就是刚才从和尚手腕上散落的金刚菩提手串。

她记得,那是诲明禅师所赠的宝物,和尚从不离身,可当时她并没有从那个莫桑手腕上摸到。

现在想来,不是他不戴,而是他根本就没有,可她当时,竟浑然不觉。

难怪,之后一直有个黑衣人跟着她,不顾性命,无条件的保护她,守护着她。

难怪,他一直以来给她的感觉都如此熟悉。

原来,他就是真正的和尚。

那样一个不顾性命保护她的人,怎么会为了得到她的心头血做出伤害她的事?

她真是蠢,竟相信了容景煜的话。

想到曾经的种种,以及刚才的一切,洛泱悔不当初。

“噗!”

她深情款款地望着怀里的莫桑,悔恨不已,“原来,你从不曾伤害我,而我却恨你至今。”

鲜血自她唇畔坠落,滴答,滴答,落在莫桑脸上。

若是换做从前,他要是看到自己流血,一定会心疼的护着她,安慰她。

可现在,他再也没有掀开眼帘,看她一眼。

思极此,洛泱再也抑制不住浪潮翻涌般的痛苦,仰头痛嚎,“和尚……”

那呼唤声哀绝凄怆,惊天动地,可她怀里的人,终究没有任何反应。

看着痛不欲生的洛泱,小云心中畅快,积压在心里这么久的怨气和恨意,终于在这一刻,得到了宣泄。

小云凑近她耳畔,冷笑低喃,“小姐,痛么?”

洛泱没有答,只冷冷的注视着她。

小云笑的越发猖狂,几近变态,继续道,“更痛的,还在后头,因为……从此你就要跟你心爱的和尚天人永隔。你们这一世,注定是错过了!”

她话说的很轻,很柔,可握剑的手,却无比用力,“去死吧,洛泱!黄泉之路,你不配有人相陪,更不配让这么好的男人跟你殉葬。”

血,顺着她胸口蔓延,染红了她白色的衣襟,如同黑夜里绽放的红莲,异常夺目。

“啊!”

洛泱仰天痛叫,霎时,狂风大作,卷起一地落叶,小云几乎被风吹的站不稳。

可她还是握紧了手里的剑,拼命往洛泱身上刺,今天,她非杀了她不可。

洛泱与她一样,死死握住剑刃,剑刃早就割破了她的手指,大量鲜血溢了出来。

二人四目相对,眼里的恨意像是火花一样,随时都要喷涌而出。

于此同时,大量的脚步声传来,小云扭头一看,竟是洛川的军队。

不好,她心中不由一寒。

洛川本意是要留着洛泱的性命牵制慕离,如果让他看到自己杀了洛泱,毁了他必胜的王牌。以洛川的性格,在盛怒之下,必然会杀了她的。

思及此,小云猛的抽回剑,正要再刺时,那些军队已经越来越近。

不行,没有时间了!

情急之下,小云猛的推开洛泱,揪起莫桑的胳膊,就要走。

“你干什么?”洛泱死死护着莫桑,不让小云得逞。

“你活不了了,难道还想带着他跟你陪葬?”说话间,小云已经一脚踹开她,并从他怀里夺过莫桑。

洛泱被踹翻在地,哽咽的喊着,“和尚……”

她爬起来追了几步,却被身上那股剜心噬骨的剧痛逼的摔倒在地,她疼的五官扭曲,爬不起来。

只能眼睁睁看着小云将他扶上马车,然后一点点远离她的视线,直至消失不见。

“和尚!”

洛泱撕心裂肺的喊着,染血的手努力的朝她们离开的方向伸,五指无意识的晃着,好想抓住他,但她抓到的只是一团虚无的空气。

“和尚,和尚……”

洛泱低唤,泪水混着血水一同坠落,意识开始涣散,她无力的垂下了头。

洛川赶到斩荒台时,只看到了满地的狼藉,还有已经断开的铁链和斑驳的血迹。

石台上空空如也,根本没有洛泱的身影,而镇守洛泱的四大暗卫,也不知所踪。

他心下一凛,这情况,只有两种可能。

一种,是洛泱被人救走了,四大暗卫有可能去追了。

另一种,就是洛泱自己挣脱了束缚,逃了!可是五无论哪一种,对他来说,都是坏消息。

洛泱可是他用来对付慕离的王牌,若是此刻逃了,那他的胜算可就大打折扣了。

魏舒更是大惊失色,结巴道,“怎……怎么回事?人呢?”

明明看守洛泱的,可是顶级高手,怎么会出现这样的事?

“还不快去给本王找。”洛川吼。

若是不出所料,慕离他们很快就会追过来,没了洛泱,那他的底气就弱了。

在这关键时刻,魏舒哪敢怠慢,急忙大喊,“快……快找。”

在魏舒的命令下,士兵们开始四处搜索斩荒台……

洛泱意识模糊间,听见细微的脚步声,而后,那脚步声由远而近,越来越重。

她缓缓抬头,看见大量士兵涌上来,将她包围其中。

紧接着,她听见士兵喊,“大王,人找到了,在这!”

洛泱意识骤然回还,漆黑的眸子里忽而变得阴戾。

终于,来了!

洛川得到消息,果然以最快速度赶了过来,掰开士兵,看到洛泱那一刻,悬着的心这才松了下来。

两名士兵拽起洛泱,就往洛川面前拖去,洛川看着面无血色,虚弱无比的洛泱,唇畔勾起一抹弧度。

“妹妹,差点就让你逃了?”

洛泱抬眸,无神的目光在他面前一一扫过,当看到他身侧的千亦雪时,方才有了一丝情绪波动,但也只是一瞬。

她抬手,抹去唇畔的血迹,“王兄,要杀便杀,玩那么多花样做什么?小心玩火自焚。”

说这话时,她惨白的脸上漾起一抹森然的笑,明明是在跟洛川说话,可她的目光,却一直停留在他身侧的千亦雪身上。

而千亦雪,虽然也在看她,但脸上是她一贯清冷的表情,毫无半点情绪波动。

洛川抿唇浅笑,“妹妹,你玩的花样可比王兄多多了,可惜……还是棋差一招。”

“哼!”洛泱不屑一顾的冷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