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本站域名:"juyit小说"的简写谐音juyit.com,很好记哦!www.juyit.com好看的小说强烈推荐: 囝仔探头到窗口,道:“药老头,翠霞没来,来的是我一个朋友!”

“哦?你子刚来药神谷几,就认识大人朋友了?”哗啦啦一阵铁链声响,似乎有人拖着镣铐走了过来。

果然如囝仔所,一个满头白发,眉毛垂下几乎遮住眼睛的老头从洞口向外望,看到梁风微微一愣,还特意用手拨拉开眉毛上下打量梁风一阵,啧啧称奇道:“世俗人,囝仔你长本事了,居然跟世俗缺朋友。”

梁风咳嗽声道:“前辈,在下梁风,请问前辈怎么称呼?”

“怎么称呼?子你知道你在哪吗?”

“药神谷!”

“那你已经知道老朽的名字了。”梁风惊道:“你真是药神?”

“难道还有假药神?”老头似乎是个老顽童的性子,话并不端着架子。

梁风问道:“如果您是药神,为何会被锁在这样一处。。。洞里?”

药神嫌嘴上的胡子碍事,用力分到两边,结果胡子还落下来,他只得用嘴吹开,看的梁风只皱眉头,这么个老顽童居然是药神谷的守护者,怎么看怎么不象。

“子,我这故事来话长,讲完了怎么也得一一夜,不如你去弄点吃的喝的,我们坐在这里慢慢聊?”药神这话的时候直咽口水。

囝仔对梁风道:“他嘴巴好馋的,我跟翠霞带好吃的给他,他就愿意教我们本事,要是不给他就生气不理我们。”药神没好气道:“你们做事不要好处?那是傻瓜!”

梁风可没心情听药神讲一个一一夜才能完的超长故事,道:”药神谷出了大乱子,已经危在旦夕。“

药神一愣,问道:”什么乱子?有别星斗士来抢地盘?“

”不是,药神殿下面的药神谷里窜出很多黑皮魔人,现在正在跟药神谷的人厮杀,它们数量太多,药神谷快撑不住了。“梁风简明扼要了药神谷的现状。

“意。。。”药神喃喃道:“想不到已经过去那么久了。”

“什么意?你知道药神谷要被魔人占据?”梁风问道。

药神叹道:“这又不是第一次了,上次也是同样的情况,想不到已经过去这么久时间,我以为只有几。”

梁风问道:”上次魔人杀出来的时候,谁把它们挡住的?“药神自豪的吹吹胡须,拍拍自己胸膛道:“当然是我啦!”手腕拖着的镣铐丁零当啷一阵乱响。

囝仔看的好笑,嘲讽道:”白胡老头,你就爱吹牛,要是你那么厉害怎么会被人关在这里,还戴着镣铐,你想要吃的就明,别老跟我们吹牛皮。“药神哼了一声道:”当年药神谷底的魔门被谷内叛徒打开,冲出足有十万黑皮魔人,老朽带领众人鏖战七七夜才止住,可惜那时候老子已经脱力,而且受伤很重,但还是堵住那对叛徒的去路,眼看就能拿住他们,谁想到东方晓那狗贼偷袭,把老子打昏过去,等醒来的时候就在这里了。“”他为什么不敢杀你?“梁风不理解东方晓的做法,只要药神活着者,就总有脱困的可能,到时候倒霉的还是他自己。

药神笑道:”杀了我,岂不是惹到建立药神谷的大能,我猜东方晓知道这点,所以把我关在这里,过很长一段时间才给我点吃的。幸亏遇到这俩娃娃,不然真把老子闷死了。”

梁风相信了药神的话,一旦界主发现自己选的掌柜被杀,有可能会追查凶手,在界主面前就算是星者境巅峰的修士也只是蝼蚁。

”药神,要是我把你救出来,你能不能再杀退黑皮魔人?“梁风问道。

”我吃饱了就行,黑皮魔人只是数量多,其实很不经打,只要有法保持体力就能扫清它们。“药神晃了晃手上的镣铐,发出哗啦哗啦的声音,”这玩意很邪门,不大容易开。“

囝仔叫道:”要是我爷爷在就好了,他准能帮你打开镣铐。“

药神哼了一声道:”要是你爷爷知道你跑来见我,搞不好打断你的腿,药神谷现在的这些人没有不怕东方晓的。他把我关在这里,已经成了药神谷实际的当家人对吧?猎猷族那些人就没找他麻烦?“

”猎猷长老已经死了。“梁风声音低沉道:”他是被黑皮魔人杀的。“药神有点颓然的坐到地上,抱怨道:”以前我就跟猎老头过,让他不要只练如何读人心事,不管怎样要练点自保的本事,可他就是固执己见,什么不战而屈人之兵,黑皮魔人这些家伙根本没脑子,你能读出什么来。他还想用神识控制别人,那玩意控制个普通修士也许好用,但对没脑子的货,根本没用。”

梁风黯然道:“确实。”

药神突然打断梁风话,嘘!低声道:“别出声!”

梁风跟囝仔同时闭嘴不再话,不知药神想干什么。

个朗朗一阵闷响,洞内透出一丝亮光,即使如此微弱的亮光也刺的药神睁不开眼,好在他的眉毛够长帮他挡住光线,他勉强可以看到头顶的洞口有人在向下看。

“药命!”

梁风认得这声音,正是捕快头东方晓。

药神哼了一声道:“叫你爷爷何事?”

东方晓声音里带着怒意,道:“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再敢对我无礼,给你断粮一个月!”

药神不话了,他对挨饿的滋味很了解,也没法指望两个不靠谱的孩经常过来支援自己。

“药命,下面那些魔崽子又出来闹事了,我手下压不住,你要是答应出手相助,事后我可以给你一只烧鸡如何?”

药神淡淡道:“可以,你先把我身上的镣铐去除,我自然帮你。”“你当我傻的,给你去除玄石锁,你第一杀的是我吧?”东方晓笑着又丢下一条锁链,道:“这是特意为你准备的,蛛丝缠魂锁,把这玩意戴上不会影响你行动,但你要是敢跟我搞什么三心二意,保管你魂飞外。

囝仔瞪大眼睛悄悄对梁风道:”那,是我爷爷的,你从哪弄来的?“

梁风有种不妙的感觉,但凡工匠替别人做了什么厉害的东西,都有可能被灭口,难道胡不归已经完蛋了?166小说阅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