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敌雨淡淡道:“所以说恩将仇报是对的,要是报恩什时候是头,既然报恩这么麻烦,不如把恩人解决算了,你们说对不对?另外,忘了告诉你们我乌敌家从来只报仇不报恩!我哥哥虽然不是死在你手里,但你也难辞其咎!”

梁风长这么大都没见过如此无耻之人,如此无耻的言论,竟然无言以对。

圆月公主在一旁听得真切,怒斥道:“厚颜无耻!你们这群败类人人得而诛之!”

“哼!事实上我还活着不是吗?也只能怪你们自己有眼无珠不知我厉害,滚蛋吧!”乌敌雨雄赳赳气昂昂的回骂道。

巫红拂也气的不行,随手甩出蛊虫想种在这坏种身上,但蛊虫同样被伏星阵挡住,根本进不去。

圆月公主厉声喝道:“月蚀归零!”她在盛怒之下发出最强攻击,只见死亡阴影突然出现,缓缓向乌敌雨扫去,所过之处生灵俱灭,乌敌雨有点怕了,他也不知伏星阵能不能挡住圆月公主的攻击,悄悄向后退了几步,万一挡不住撒腿就跑。

然而,月蚀归零的阴影撞到伏星阵上,只是闪烁几下,就象落在火炉上的雪花一般消失无踪,一点痕迹都没留下。

“哈哈哈!”乌敌雨见状狂笑起来,讥讽道:“还以为你多厉害,就这点本事也出来丢人现眼,自不量力!”

圆月公主不服气,连攻两次依然无果,星源力却已经不济,虽然气的要死却也无可奈何。

梁风冷眼旁观已经估摸出结果,劝圆月公主道:“伏星阵不是以一己之力能抗衡的,必须用威力更大的法宝才能破掉,你且歇会,我来!”说完,梁风一言不发上前走了几步。

乌敌雨最忌惮的就是梁风,见他靠近赶忙吩咐手下放箭阻止,却被梁风手中的批天笔轻易扫落,即使不用批天笔拨打,单凭星链形成的盾牌也足够挡住这些箭矢。

“乌敌雨,本上仙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放弃抵抗,开门,给你留个全尸。”梁风目光冷冷的盯着乌敌雨的双眼,语气不带一丝情绪,仿佛在说一件天经地义的事。

哈哈哈!乌敌雨一愣,又放声狂笑:”你以为自己是谁?现在中天府已经易主,王牌在我手里懂吗?梁风,你是不是气糊涂了,还在这吹什么大气,本大人也给你最后一次机会,给我磕三十个响头,求本大人放你进来,如何?“

其他差役见乌敌雨根本不拿梁风当回事,也都起了轻视之心,凑趣的跟着嘻嘻哈哈嘲笑起来。

梁风点点头,不再多说,一抬手打开通往隆恩宝境的盘星阵,身影消失在白雾中,片刻后,他手里拿着番天印再次出现,一言不发祭出番天印,猛击伏星阵。

喀啦啦!凭空响起一声霹雳,番天印在隆恩宝境中已经补充前面损失的星源力,再次放出全部威力,第一击就砸的伏星阵电光闪烁开始显形。

乌敌雨笑不出来了,他没想到梁风手里居然还有能克制伏星阵的法宝,这玩意一击就能让伏星阵显形,再来三四下恐怕伏星阵就得散架,心里起了逃跑之意,嘴上兀自强硬道:”别怕,那玩意就是吓人的,没什么用,放箭顶住!“

有见过伏星阵崩溃的差役知道情况不好,小心提醒道:”乌,乌大人,那东西就是先前破坏伏星阵的法宝,只有甄有后知道怎么稳定伏星阵。。。啊!“话音未落,他的脑袋已经落在地上,瞪着眼不明白乌敌雨为什么要杀自己。

乌敌雨怒吼道:”给我顶住,谁再敢胡言乱语惑乱军心就是这个下场!“甄有后兄弟俩已经被他杀害,现在无人知道如何去枢密院操作伏星阵。

众差役畏惧乌敌雨手段凶狠,只得不停放箭,想逼退梁风,可是他们的箭对梁风来说不过是些讨厌的蚊虫,根本伤不到他分毫。

”找死!“梁风再次催发番天印,这次调动了番天印的全部,每次催动番天印消耗的星源力十分惊人,上百万星源球顷刻消耗殆尽,这也是之前南疆天王百工竹为何最后才用它的原因:太贵了!

隆隆!百万星源球的威力非同小可,伏星阵在这股巨力压制下开始瓦解,隘口失去伏星阵的保护,暴露在天阳成等人的攻击范围中。

月蚀归零!

吃我一锤!

。。。。。。

隘口上的众差役一声未吭就被化为乌有,乌敌雨早有准备,看到伏星阵瓦解时已经窜出百丈开外,幸运躲过天阳成圆月公主等人攻击,再也不敢停留撒腿狂奔,还不忘脱掉身上穿的中天府官服。

巫红拂看到乌敌雨逃跑,喝道:”别让他跑了!“

梁风的注意力早已锁定乌敌雨,当然不会放过他,冷冷道:”他跑不了!既然他喜欢玩,就陪他玩玩!“

斗转星移!

乌敌雨夺命狂奔,几乎脚不沾地向前跑,只是越跑越脚不着地,不知怎么搞的,居然跑错方向回到梁风等人面前。

梁风跟天阳成冷冷看着还在原地奔跑,动弹不得的乌敌雨,他身处的空间已被斗转星移锁定,不管他如何奔逃其实就在原地。

“梁大人!”乌敌雨双膝一软跪倒在地号哭道:“小的只是帮你老人家找出伏星阵的漏洞,真没想造反,求您大人不记小人过。。。”

一直站在圆月等人身后观战的麟儿被恶心的快吐出来,叫道:“爹,他是个坏人,好不要脸,千万别信他!”

乌敌雨只是磕头求饶,全当没听见麟儿的斥责。

梁风随手撤去斗转星移,乌敌雨重重落在地上,脑袋颗出一个大包,可他浑然不觉依然磕头不止,满满的求生欲。

“行了,你就算磕出我也不会饶你,去死吧!”梁风一笔点出,就要射穿乌敌雨的天眼星门。

没想到他的眉心天眼星门出突然冒出一股黑气,猛的扑向远处的麟儿,梁风挥笔点杀却无法阻止,心里暗叫:不好。

乌敌雨桀桀怪笑道:“梁风,你可以杀老子,老子拉你儿子垫背也值了!”

那股无形黑气直奔麟儿,眼看就落在麟儿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