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天霸并不生气,却是不依为然道:“王大虎,你这样来说,还真是抬举老夫了,想我翁天霸本来就非正人君子,如今这用上一点点的小手段,那又算些甚么呀?”

王大虎觉的心中大乱,正不知如何是好,却见骆云慢慢抬头起来,奄奄一息道:“王大虎,你快点救我。”

翁天霸似乎为了让王大虎快点应允,忽是抬起右手,喝声道:“王大虎,你若是在不应的,那就别怪老夫不会手下留情了。”

骆云更怕丢的小命,又道:“王大虎,你……你快点救我,我不想死。”声音虽然低沉,不过语气中的恳求,却是让人听的明明白白。

王大虎不禁想道:“骆云虽然行为不端,可他好歹也会是骆文笙骆大侠的独子,自己决计不能看他出事。

况且自己现在应了翁天霸,也可如段灵泉所言,大可用上“丹青剑法”,在给他“天霸无极”喂招时做上手脚。”

王大虎左右好一番思索下,说道:“翁天霸,我可以应你,不过你快点将骆云放了。”

翁天霸听的大喜下,还不忘将信将疑道:“王大虎,你此话当真?”

王大虎叹上一气,说道:“翁天霸,若不是为了骆云安危,我肯定不会依你。”翁天霸叫好道:“好,既然你已应的老夫,那我这就放了骆云。”

王大虎行上前去,一把扶住骆云,急道:“你怎样了?”骆云摇了摇头,说道:“我……我没事,不过还是感谢你的救命之恩。”

王大虎苦笑一声:“骆云,你说这是什么话呀?”又向翁天霸道:“你将他伤成这样,还不快点叫人给他处理伤口。”

翁天霸一笑而过:“你莫着急,他不过是受上皮肉之苦,这一时半会,还是不会吃上苦头,不过……不过……”

王大虎听他说到后话时,竟然有些欲言又止,没好气道:“不过怎样?”

翁天霸道:“不过你要是敢对老夫耍上什么花样,那可就别怪我对他不会客气。”说着已是手指骆云。

王大虎心中虽然不满,可他还是忍了下来,说道:“你就放心好了,我既然答应了你,那就不会反悔的。”

翁天霸点了点头:“那就是在好不过了。”又向手下道:“来人,将骆云这小子带下去看伤。”

王大虎刚刚松上口气,翁天霸却是哼道:“小子,老夫已是不在为难骆云,你现在应孩知道怎么做了吧?”

王大虎忍了忍:“翁天霸,现在天色已晚,我明日在来习出“丹青剑法”给你如何?”

翁天霸大袖一甩,拒绝道:“不行,为了夜长梦多,你现在就快打“丹青剑法”。

王大虎道:“翁天霸,你就算着急,也不会差这一夜吧?”翁天霸道:“你现在身上的“乏身散”未得解药,若是老夫不趁早而为,那可是大为不妥。”

王大虎拗不过他,心道:“老匹夫,你既然不知死活,那小爷我依你而行,这也没什么了。”说道:“也好,那我应你便可,不过此处地段太小,我还无法习招耍剑。”

翁天霸似乎早有准备,笑道:“这个容易,你这就随老夫去的密室。”

王大虎不禁一征,隔了良久之后,问道:“翁天霸,为何要去密室?”翁天霸道:“老夫的“天霸无极”在习修时,那可是容不得任何打扰,而密室又是静幽之处,正好为我习功来用。”

王大虎冷笑一声:“翁天霸,你难道怕别人偷学你的“天霸无极”,这才想着要去密室。”

翁天霸拉下脸色,喝斥道:“小子,你莫在多言,老夫让你怎样,你就最好怎样,否则骆云那小子……”

王大虎听他威胁自己,也是不想多辩,说道:“罢了,罢了,你说怎样就怎样好了。”

翁天霸得意一笑:“这还差不多了。”说着已是迈步而出,二人行了片刻,来到一处四面徒壁,尽是用巨块青石堆彻的密室内。

此密室因为密不透风,只有一盏微弱残烛而点,光线也是昏暗不已,王大虎道:“翁天霸,这里不太明光,我怕习剑之时,肯定看不明白。”

翁天霸笑道:“小子,那你可要瞧好了。”他这话出口,忽然从袖中拿出一根火摺,就在大手一甩之下,几乎就在瞬间功夫,那根火摺似乎长了眼睛。

就在一圈游飞之下,密室内分藏各处青蜡,纷纷被点燃而照,本来多有昏暗的室内,顿时犹如白昼一般通明无比,而那火摺子就在自点各烛时,又是顺回翁天霸的手中。

王大虎看的不禁惊凛,寻思道:“看他翁天霸这招,全是来用内力而驱,若非自己亲目看瞧,怕还真是有些信不得。”

王大虎正在想着,却听翁天霸已是催道:“小子,现在密室光线,总是够明了吧?”话中多多少少,还是有些卖弄之意。

王大虎不冷不热道:“还行吧。”翁天霸道:“既然如此,那你还不快点习剑给老夫瞧瞧?”王大虎不好拒的,只得懒音道:“翁天霸,那你瞧好了。”

王大虎手持“碧玉剑”刚想出招,心中却是划过一个念头:“之前自己给翁玄翕用左手打了一招,那“丹青剑法”的后招“丹青收笔”。

翁天霸可是知道,若是这会不照此而行,肯定会让他心起凝虑。”

小心叹了口气,又想:“反正这“丹青剑法”,也是能用左手从后向前打来,而翁天霸又非泛泛之辈,若是真要给他使招,这也真是便宜他了,不行,得快想一个法子,在剑招上使些手脚才是。”

翁天霸已是等之不及,见王大虎愣着不动,不免来了怒气,喝声道:“小子,你还不快点出剑?”

王大虎冲他一笑,说道:“你急什么?”

翁天霸道:“老夫毕生之念,就是想将“天霸无极”修到高层,现在好不容易有上机会,岂有不急之理。”

王大虎道:“翁天霸,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现在身上的“乏身散”,还未得到段灵泉的解药,身上多觉困乏不已,这在出招之前,先来自运内息之气,难道有什么错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