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走累了,找到有水源的地方,尽情的喝个痛快。

春花惊喜的说道:“姑娘这水有一丝甘甜呃!”

柳儿说道:“是啊!恨不得让人一次喝个够。”

柳儿左右看了看,这四周都是山,也估计没有什么人经过。

“若是在这山泉中泡个温泉泡个澡该有多好啊!”柳儿说道。

“姑娘千万不行啊!这样太违背常理了。您上次换衣服,被人偷窥了。你还没有去找姑爷啦!这次若是被人看到,那可是真的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姑爷,姑爷是什么东西啊?”柳儿看着春花。

一句话把春花给问懵了。

她小心翼翼的问道:“姑娘您真的不知道姑爷是什么吗?”

“当然不知道。这不是在问你吗?”

柳儿觉得很奇怪。

“好吧,好吧,那我就给你解释一下,姑爷呢,就是以后你一定要嫁的那个人。”

“不嫁会怎么样?”柳儿反问。

“姑娘,您这说的是什么傻话呀?像姑娘这般容颜的,喜欢的人肯定是趋之若鹜了。”

柳儿笑着问:“那你呢?你会嫁人吗?”

“我当然不会啦,我要一生一世都要照顾姑娘您呐。”春花信誓旦旦的说。

“你识字吗?”柳儿问。

“识得一些字!以前经常在私塾外面,偷偷的看先生教他的那些公子哥们读书。”

“姑娘,你问这个干嘛呢?”

柳儿摇摇头:“我却不识得几个字。如果以后我有不认识的就问你好了。”

“好,我把我认识的全部都跟姑娘您写一遍,以后您就认识了。”

“好啊,那真是太好了!”柳儿高兴得几乎要跳起来了。

柳儿听见前面有咚咚的敲鼓声。她拉着春花跑上前去,看见黑压压的一片人全部围在一座绣楼前。

“他们这是在干嘛呀?”柳儿非常好奇。

春花左右看了看,全是红色的花。

她说道:“好像是比武招亲,又像是抛绣球!”

两个人站在人群中,抬头向前看着。

绣花楼上出现了一个姑娘,她手里拿着一个红色的绣球,朝外面看了看。

“姑娘这是在抛绣球了。”春花说道。

“抛绣球?她手里那个就是绣球吗?挺好看的!”

这是人群声嘈杂:“姑娘朝我这里扔!姑娘,我在这儿呢?姑娘,您快扔呐。我们都等不及啦!”

柳儿扬了扬双手,高声叫喊道:“呃,姐姐,朝我这儿扔!”

春花急忙上前拉住她的双手:“姑娘,您不可以呀!”

“为什么呀?那么多人都可以接,我为什么不可以接呀?”

“她抛绣球的对象就是男人。”春花解释着。

“你越说越让我糊涂。不是谁抢的就是谁的嘛?为什么非要是男人?”

柳儿正兴高采烈的说着呢。那红色的绣球一下子朝柳儿抛了过来,正好掉到了柳儿的怀里。

春花着急的说着:“快,快扔出去呀!等下有麻烦了。”

柳儿恋恋不舍的看了又看:“要不我们把它抱着跑吧?”

春花催促道:“快扔出去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