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朵朵没有理会她,丫环,婆子们端水过来。

两人梳洗完,来到了大厅。

两人向马庄主夫妇磕完头,行完礼之后,她想向马庄主夫妇说明她是女儿身。

她突然听到外面有马蹄声,由远及近。

马夫人和蔼地问:“柳姑爷是哪里人啊?”

柳儿心里在默默地数着:“一,二,三……”

马朵朵用手肘碰了柳儿一下:“娘问你话呢?”

柳儿一怔,她答非所问:“大概来了五十个人,是来拜见你们的吗?”

马庄主噌地一声站起来,神色凝重:“贤婿,你快快带朵朵走吧!麻烦上门来了!”

他吩咐家丁们做好准备。

马夫人心急如焚地推了她们一把:“走啊!走得远远的,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马朵朵银牙一咬:“我不走!大不了与他们拼了!”

马庄主两眼一瞪,喝斥道:“糊涂!贤婿,你们快走啊!”

柳儿好奇地问:“来的什么人啊?让你们如此惧怕?难道是那个什么余妃?”

“贤婿,那倒不是!来人是大殿下跟前的红人,姓杨名余!仗着自己会领兵打仗,经常为非作歹。

有一次,他遇上朵朵,说要纳朵朵为妾!朵朵是我们的心头肉,怎么能让她受这种委屈?”

那个杨余三番两次地上门提亲,被我们拒绝了。于是,他恼羞成怒,扬言要踏平马家山庄。

我们为了躲避杨余,才以抛绣球为由,来决定终身。

柳儿点点头:“既然如此,那我们更不能走了!”

说话这会儿,果然听到马蹄声,山庄外一阵喧闹声。

有人慌慌张张地跑了进来:“庄主,大,大事不好了!那个杨余来了,他,他见人就杀!”

柳儿急忙跑了出去。她娇喝一声:“给我住手!”

杨余从马上跳了下来,将一对铁锤挂在马背上:“你是何人?居然吃了豹子胆,来管爷的闲事来了?”

这个杨余有三十来岁,微胖的体形,一双小眼睛冒出贼溜溜的光来。

“你不得滥杀无辜!让他们赶快住手!”

“你个臭小子,算什么东西?居然对小爷指手画脚!活的不耐烦了。今天爷就成全你。来人,把这小子拿下!”

杨余说完,立即有人催马上前,照着柳儿就是一鞭子挥来。

柳儿伸手抓住鞭子,轻轻一拽,将那人拉下马来。

那人一下子摘下马背上的刀来,朝柳儿劈头盖脸砍了过来。

柳儿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稍微一使劲,那个人立刻鬼哭狼嚎起来:“杨爷,救,救我!”

杨余一下子飞了过来,双掌朝柳儿挥了过来。

柳儿将那个人一带,杨余的掌正好打在了他的身上。

只听到一声惨叫,那个人的身子飞了出去,重重地跌在地上,半天不能动弹。

杨余大怒,喝通:“傻着干什么?还不快给爷拿下!”

他一声令下,有几个人催马上前,将柳儿团团围住!

“我劝你们赶紧收手吧?不要再执迷不悟了!”

柳儿苦口婆心地劝说道。l0n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