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蝉怔怔地看着柳王昂首阔步地走了。

好一会儿,她才缓过神来,看了看手上的那封书信,急忙将它藏好了。

秋蝉回到了王妃的藏身之处,她事先吹了一下口哨。王妃走了出来。

秋蝉高兴地说:“主子,我遇到了大少爷了!”

王妃惊喜万分:“那他怎么说?”

秋蝉将柳王的原话叙说了一遍,随即从身上摸出那封书信,给到了王妃。

王妃接了过来:“大哥他说得对,如果他来见我,说不定还会带来追兵!”

她打开了书信,眼泪扑簌簌地掉了下来。

秋蝉担忧地叫着:“主子,你这是怎么了?”

王妃擦了擦眼泪:“没事!我这是高兴!大哥他说,母亲与父亲他们都还活着,让我先找个地方,避避风头!以后再慢慢地筹划!”

秋蝉也呵呵笑了起来,大少爷终算是没有让人失望。

“大哥说温先生带着世子离开了大云国,估计是回到了温先生的故乡了!温先生是个运筹帷幄的人,不如,我们去投靠温先生吧?”

“好!秋蝉听主子的!”

秋蝉打开了包袱,里面全是些婴儿的衣裳。还有好几百两银子与一些桂花糕,这些银子足够支撑她们好长一段时间了!

王妃拿起婴儿的衣裳,感动地说:“这一定是娘亲一针一线为麟儿缝制的!”

她给小公主穿了一件在身上,真好看!她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来。

两人一路急急忙忙地赶着路。一路上,为了安全起见,她们从来没有住过客栈,都是风餐露宿的。

两人这天在小道上赶着路。突然听到有人在哈哈大笑。

主仆二人停了下来,原来是一伙山贼堵住了她们的去路。

为首的那个山贼指了她们:“两个小娘子,你们这是要上哪儿呢?告诉大爷,大爷送你们去!”

秋蝉一下子拔出剑来,喝道:“光天化日下,居然为非作歹!”

那伙山贼哈哈大笑:“你拿这玩儿吓唬人吧?小心别伤了自己!”

那个人刚说完,秋蝉的剑快速地挥了过去。

那人的脖颈被刺了一道口子,他惊叫一声,倒了下去。其余几个人吓得连连后退。

秋蝉飞身一跃,跳上了一只马匹。她拽紧了僵绳。

王妃见状,抱着小公主跳上了马背。

秋蝉扬起马鞭,在马屁股上,狠狠抽了一鞭,马儿飞奔了起来。那些山贼都看呆了。

两人跳下马背来,秋蝉给马儿喂着水和粮草。

她找开包袱,从里面拿出来一些桂花糕来,分给王妃。

王妃接了过来,往小公主嘴里塞。

小公主吧嗒吧嗒地吃起来。王妃自己也吃了起来。

秋蝉说:“王妃,这么久了,小公主还没有取名字呢?你想好了名字吗?”

王妃随口吟着:“一点炊烟竹里村,人家深闭雨中门。数声好鸟不知处,千丈藤罗古木昏。”

秋蝉不禁反问:“主子,你的意思是给小公主取名叫炊烟?”

“嗯!我们一直在这大山林中奔波着,又累又饥饿,多么渴望能看到一户冒着炊烟的人家!

我希望炊烟长大后,能够过着平平凡凡的日子,不要嫁给什么王公贵胄,不要像我这样,落得个家破人亡,整天过着提心吊胆,颠沛流离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