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世子捂了嘴,哈哈大笑起来。

“元儿,不得无礼!”王妃喝斥道。

王妃看了看马朵朵,这姑娘的模样长得如花似玉。难怪杨余会强行抢亲。

“马庄主,柳儿她说的可是实话?”

马庄主恭敬的说道:“回王妃娘娘的话,柳公子的确是马某的乘龙快婿,昨日他们已经拜堂成亲了。”

“荒唐!柳儿,你做了错事还不知悔改吗?”

王妃娘娘一句话把柳儿给吓着了,原来早就认出她来了。

妞儿急忙上前下跪道:“柳儿知错了!请娘娘责罚。”

众人大惊。

秋婵她们露出笑容来。

世子走到柳儿跟前:“上次你在锦绣书院挨打的事儿,你还没长记性啊!”

王妃缓缓说道:“马庄主,今儿有本宫做主,将令千金马朵朵许配给崔世子殿下,你可有异议?”

马庄主有些不知所措。

“马朵朵你可愿意?”王妃征询马朵朵的意见。

马朵朵早就知道崔世子人长得玉树临风的,岂有不愿意之理?

她急忙下跪,不胜娇羞的说道:“但凭娘娘做。”

“朵朵你……,你置柳柳于何地呀?”庄主气得说不出话来了。

马朵朵不得不说柳柳是女儿之身的实情来。

马庄主听了,一下子高兴起来!没想到自己这次居然因祸得福,成了世子爷的岳父。

这辈子都没有想过的荣华富贵,居然一下子就降临了。

最重要的是柿子爷的人品都很好。这是他女儿前世修来的福分。他激动不已。

秋婵走下去要扶柳儿起来,被王妃制止了:“柳儿,你可知错哪了?”

“回王妃娘娘了,柳儿错得很离谱。”

“你不应该女扮男装,欺骗马庄主他们,更不应该擅自去接绣球。

即使是误接了绣球,就应该立刻坦白身份,而你却将错就错,一直在隐瞒着。

太子殿下来了,你应该遵守礼仪,给太子殿下磕头或者是行礼,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而你却罔顾礼仪!对太子的不敬,就是对大云国的不敬。

另外,你应该给跟他据理力挣,而不是大动干戈,伤了自己人,逞匹夫之勇。”

王妃说得字字珠玑,令柳儿不得不服。

“王妃娘娘说的极是!柳儿知错了,任凭责罚。”

“来人,将柳儿拉出去,重打六十大板,以儆效尤。”

太子急忙求情道:“姑姑,你就饶了柳儿吧。况且这一次,我也有错,是我错在先。”

王妃生气地说道:“你犯的错,回去自然有人找你算。今天谁说情都没用,必须打。”

有两个宫女过来,把柳儿拉了出去,抡起棍子啪啪地打了起来。

秋蝉说道:“主子,她那细皮嫩肉的身板,哪经得住打,我看你还是饶过她这一次吧,况且她已经知错了。”

马朵朵扑通跪了下去:“恳求王妃娘娘饶过柳儿,她犯错也是因为我,要打你就打我吧。”

她看见王妃没有说话,急忙跑了出去。一下子扑到柳儿背上:“要打就连我一起打吧,这错因我而起。”l0n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