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世子看了于心不忍:“额娘你就饶过她们吧。”

柳儿咬咬牙:“朵朵你让开,跟你没关系。”

马朵朵死活不让。

王妃忍不住了发话:“好啦,就到这里吧。”

马朵朵高兴不已。她含泪扶起了柳儿,问道:“柳儿你真傻,很疼吧?”

两人进大厅来。柳儿痛得龇牙咧嘴,走的一瘸一拐的。

马朵朵向王妃,叩谢饶恕之恩。

“世子,马姑娘,你们相互交换信物吧?”

世子摘下腰间的玉佩,恭敬地递给了马朵朵。他对马朵朵也是十分的满意。

马朵朵将自己绣的鸳鸯手帕,含羞的给到了世子。

王妃对庄主说道:“本宫回头找人挑个黄道吉日,让他们择日完婚!另外,为了马姑娘的安全着想,你们就准备跟随我们搬迁吧。”

庄主大喜:“多谢娘娘。”他吩咐了下人去准备。

王妃看了看柳儿:“你跟本宫回去吧。”

谁知柳儿摇了摇头:“娘娘,恕柳儿难以从命。”

“小主!娘娘这次特意来接你的。”秋婵忍不住说道。

“你不跟本宫回去,你想做什么?”王妃难得温柔的露出了笑颜。

“我要去找我师祖。”柳儿态度坚决的说道。

“还以为是什么大事儿呢?不就是找个人吗?这好办呐,本宫,立刻派人去帮你找,好不好?”

柳儿迟疑了一下:“不用那么麻烦,我要回自己去找,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你们就不用管我啦。”

世子调侃说:“想必刚才那一顿板子还没挨过,又想抗旨不遵,是吧?”

柳儿狠狠地瞪了世子一眼:“你怎么那么讨厌?”

世子呵呵一笑:“讨厌就好,反正我又没打算让你喜欢我。”

太子脸上展露出笑容来:“原来你就是柳儿啊!闻名不如见面啦!”

柳儿一番白眼:“我们认识吗?我跟你很熟吗?”

“虽然以前不熟,现在不熟,但是从今以后我们就熟了。”太子难得一副好脾气的说道。

马朵朵担心柳儿得罪太子,急忙扯了扯她的衣袖。

“没有以后,像你这种助纣为虐的人,我才不跟你来往啊。”

“我那是不知情。”

太子微笑道,他接着补充了一句:“反正你又没吃亏。倒是他们几个,被你打的鼻青脸肿的呢?”

柳儿不满,嘟嘟着:“反正板子没打你身上,你自然会说风凉话。”

太子温和地说道:“如果可以,我情愿打在我身上!”

“谁相信你的鬼话!”柳儿亳不客气顶撞他。

“那我发誓总行吧。”太子一本正经的说道。

“发誓?如果发誓管用的话,你那个杨什么余来着,他也不会出出尔反尔的卷土重来了。”

柳儿嗤之以鼻。

“有这等事?杨余,柳儿说的可是真的?”

杨余狼狈的跑了过来,面色难堪柳儿姑娘说的是真的!属下该死!”

“柳儿也是你叫的?你确实该死。柳儿,你说本太子该如何处置他呀?”

柳儿想了想,说道:“这种品行有问题的人怎么能担重任?革他的职,重打三十大板!”l0n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