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蝉听了王妃的这番话,不是很苟同:“主子,你的想法是没有错!想小公主一生能过上平平安安,平平凡凡的生活!

但你有没有想过,小公主她根本就不是一个平凡的人,迟早会万丈光芒的!你的这个心愿,恐怕会落空!”

王妃想想小公主出世的那一刻情景,记忆犹新,一生都难以忘记。

秋蝉说的话也不无道理。

她想起怀着小公主去寺庙。时,一个师太说过的话:“夫人,您怀的可是金贵之身啊!不过,会经历血光之灾!”

王妃当时吓了一跳,祈求师太给她一个化解法。

师太说了一声“阿弥陀佛!”

她劝说着王妃:“一个人的命格从一出世就已经决定了,不会以某人的意愿为改变的。夫人,一切随缘吧!”

王妃回去后,把这话跟王爷说了,王爷听了哈哈大笑:“师太说得没错,我儿就是金贵之身,不过,血光之灾,有点危言耸听了!王妃不必放在心上!”

王妃为了这事,还惴惴不安了好久。

现在细想来,那位师太真是个高人,居然预言成了现实。

秋蝉叫了几声王妃,王妃没有应她。直到小公主突然哇哇地叫了起来,王妃才回过神来。

她从脖颈上取下了自己从小佩带在身上的一块玉佩,戴在小公主的身上。

“蝉儿,你还记得有一次,你与喜鹊陪我去山上寺庙烧香的那次吗?”王妃问着秋蝉。

秋蝉仔细地回想了起来,她猛地点了头:“是的,主子!当时有个师太在跟你说着你肚子里的孩子的事情!”

“那位师太可是一位高人啊!早就窥破了天机!只是我一直不相信而已!若是有机会,一定要找到这位师太!”王妃懊悔地说。

“主子,事情都已经过去了!不要再伤感了!”

秋蝉握着王妃的手,恳求着。

突然听到一阵仰天大笑:“柳王妃,老夫找了你好久了!”

王妃与秋蝉听到了这个声音,不由得身子一颤。这个人是龙衣卫的长老白启。

白启从远处飞了过来,离王妃有一丈多远的地方,停了下来。

白启是个五十来岁的老头子。身材高大,宽脸庞,声音犹如洪钟,手里拿着有齿的双铁环。

别看这小小的铁环,威力无穷。有多少人命丧在他的铁环下!

秋蝉拔出剑来,护住了王妃。

王妃知道这个人武艺出神入化的,而且心狠毒辣,如果想从他手里逃生,几乎是渺茫的了。

王妃视死如归,将小公主塞到她的怀里,催促道:“蝉儿,你快走!麟儿就拜托你了!”

白启哈哈大笑着:“王妃,看在过世王爷的面上,老夫只捉拿你,别的,我可以当没有看到!”

“好,白长老!本王妃敬重你,同时也谢过你对麟儿的不杀之恩!我的命就在这里,你有本事,就过来取!”

王妃拔出剑来,寒光闪闪。

白长老知道眼前这个看似柔弱的女人,是个不易对付的主。他可不敢大意。

王妃手中的剑直指白长老。

白长老身形一晃,躲过了王妃的剑。他手中的铁环呼呼有声地朝着王妃的面门砸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