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婵笑笑:“主子,您多虑了吧?小主子如此天真无邪,善良。由此可以推断,她师傅一定是正派中人。”

一语惊醒梦中人,秋蝉的一席话点醒了王妃,王妃这才放下心来。

要想了解一个人,闻其言,见其行,自然就知道她的品性如何?

柳儿一路飞奔着,所到之处一片狼藉,路上几乎没有一个行人,家家户户都紧闭着门,就像劫匪来临了一样。

有几个御林军东倒西歪的走着,手里攥着酒壶,一路骂骂咧咧的。

他们听到了马蹄声,猛地一抬头看见对面来了一匹马。

那几个人吆喝道:“干什么的?给老子站住。”

柳儿一勒缰绳,马儿从他们头顶上跃了过去。柳儿回头看了看,这几个御林军吓得魂飞魄散,差点就被马踩了。

柳儿跑到了正南门。她翻身下马来,将马儿扔在一边,径自往里面走去。

看见里里外外都是御林军在把守的。

“站住,干什么的?”有御林军拉住了柳儿。

“我找柳何,他在哪儿?”柳儿直截了当的问着。

那几个御林军上下打量着她,然后在一旁嘀咕着。

“他到底在哪儿啊?”柳儿再次问的。

“直走,他在正殿!”那几个御林军以为柳儿是刚选来的美人!所以没有多问,直接就放她进去了。

待柳儿走远了,那几个御林军议论纷纷:“这是从哪里找来的绝色小美人啊?”

有个御林军说道:“简直就像小仙女一样。”

另外一个说:“呃,你们不觉得她像柳王妃吗?”

其他御林军见了柳儿也没有多问。由她任意在宫中行走。

柳儿突然听到有一阵嘤嘤的哭泣声。

有宫女惊恐叫道:“皇后上吊了,来人啊!快来人啊!”

柳儿跑了过去,推开门,看见有几个宫女在那里手足无措,柳夫人在梁上悬着。

柳儿飞了过去,将柳夫人救了下来。

幸亏来得及时,柳夫人还有一口气在。

“夫人你醒醒啊!”柳儿急切的叫道。

柳夫人缓过神来。一下子看到柳儿,她忘记了自己还在丧夫的悲恸中。

“你,你是?”柳夫人虚弱地问。

“夫人,我是柳儿啊!”柳儿说着。

“我知道!难道,难道你也被那个畜生抓来了?”柳夫人颤抖着身子。

柳儿将她扶了起来:“我没有被他抓来,是我要来抓他。”

“傻丫头!你哪是他的对手啊?你快走吧,走的越远越好,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柳夫人猛地推了柳儿一下,催促着她赶紧走。

“夫人,别怕,有我在,他不敢把你怎么样。姑姑与太子哥哥很快就到了,我先来看看。”

柳夫人这才回过缓过神来:“你,你是一个人进来的?”

柳儿点点头。“妹妹怎么也糊涂了!她怎么能由着你一个人进宫来?你这不是送羊入虎口是什么?”

柳夫人心疼的说。

“夫人,您带我去大殿吧,我要找柳何。只有活擒了他,所有的人才会免此劫难,才能避免血流成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