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知道白长老的功力深厚,自己又产后不久,身体尚未完全恢复,自然不敢硬碰硬,只得巧妙躲了过去。

白长老一招未击中,随即来了一招泰山压顶,速度之快,用力之猛,王妃的头顶上砸了下来。

王妃身子一斜,窜了出去。

白长老的铁环砸了个空,一下子砸到了地面,听到一声巨响,地面被砸出了一个坑来。

秋蝉见罢,不由得替王妃捏了一把汗来。王妃自己也着实惊出一身冷汗来。

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冲白长老就是一剑。这一剑挑中了白长老的手臂,血汩汩地流了出来。

白老长气得哇呀呀地叫着:“王妃休得猖狂,老夫今天就劈了你!

”说罢,他卯足了劲儿,一只铁环朝着王妃掷了过去。

王妃来不及躲闪,急忙用剑护住了自己。只听得噹啷一声,铁环与剑相碰击,冒出火花来。

王妃的身体被震了出去,趴在地上,嘴吐着鲜血,一张脸煞白。

秋蝉大惊,跑了过去。她想去扶王妃。王妃一摆手,慢慢地从地上爬了起来。

她对秋蝉笑着:“没事,不要担忧!”

白长老一声:“王妃,老夫这就送你去黄泉路了!”说罢,双铁环砸了过来。

王妃心里想着,这下可真的完了!

有人从头顶上跃了过来,截住了白老老的双环,喝道:“老匹夫,休得对王妃无礼!”

秋蝉与王妃大喜,原来是大内第一高手王总管到了。

王总管对王妃叫着:“王妃,快走!”

秋蝉扶起了王妃,上了马,急驰而去。

白长老心里大惊,想要去追,无奈脱不了身。

他知道王总管也非泛泛之辈。

两个高手过招,自然是打得难分难解。

王妃下了马来,坐在地上,自己运功疗伤。秋蝉一脸担忧之色。

王妃运完了功,站了起来。步伐有些凌乱,看来伤得不轻。

秋蝉说:“主子,我给你输一些功力给你吧!”

王妃一摆手:“无妨,不碍事!蝉儿,你要保存实力,来保护好炊烟!只要炊烟平平安安的,就是让本王妃去死,也值了!”

“主子,你不能有事!小公主这么小,就已经没有了父王,可不能没有你啊!”秋蝉有些哭泣地说。

“唉,蝉儿!生死由命,富贵在天!岂能是由你我能够随随便便决定的?”王妃叹气说。

“主子,你说,王总管会不会是龙衣卫长老的对手?”秋蝉问王妃。

王妃一愣:“王总管武功是厉害,可白启也不是个简单的人物。两个高手过招,必有一伤,我们尽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王妃为了躲避更多的追兵,决定走水路,一路南下,去找温先生。

于是,主仆二人带着小公主,昼夜兼程,来到了江边。

坐船的人很多,都争先恐后地挤上船去。王妃与秋蝉随着人群,挤上了船。

庆幸地是,直刮船只开了,没有官兵追过来。秋蝉与王妃同时松了一口气。

小公主很是安静,两只眼睛圆溜溜地乱转着,对一切感到那么的好奇与新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