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鹊正色道:“春花,以后少说这些话,尤其是在外人面前,不要让人误会你有其它的想法,这样,会很不好!知道吗?还有,你们姑娘,少不更事,别老在她面前提什么人喜欢她的话!明白没有?”

春花点点头:“姑姑,您教训得是!春花以后会懂得分寸的!”

柳儿睡醒了一觉,走到院子里来,没有看到喜鹊与春花。只看到温先生在井口那里打水,她走了过去。

柳儿接过水桶:“先生,这些粗活,为何不让下人做,而凡事要亲力亲为呢?”

“炊烟,你可知道,流水不腐,户枢不蠹的道理?”温先生看着她。

柳儿一脸的茫然:“请先生明示!”

“意指常流的水不发臭,常转的门轴不遭虫蛀。它的喻意是,人要经常运动,生命力才能持久,才有旺盛的活力。而我们看待一个人时,不能用一成不变地眼光去看,而要用变化的眼光来看待!炊烟,你明白了吗?”

柳儿将一桶水,从井里拉了起来,放在地上。

她高兴地说道:“听懂了,先生,我现在才发觉,原来跟着您学知识,并不是那样枯燥无味,而是非常地有趣!”

“有趣?哈哈哈!”温先生大笑了起来。

他还是头一次听到有人这样评价他的。他以前教的那些门生,没有一个不说他呆板,严厉,没有趣味的。

“先生,您的门生是不是很多?”

柳儿好奇地问道。

“不多,寥寥无几!“温先生摇摇头说道。

“那是不是他们都惧怕您呀?”柳儿追根究底道。

“那倒不是,是老夫的原因!老夫收学生相当挑剔,所以,好多人想进来,进不来!讲缘分,讲天赋,讲人缘。”温先生说道。

柳儿摇头:“先生,那您收我为学生是为何啊?难道仅仅是因为姑姑?”

“王妃是老夫生平最敬重的人,当然八成是这个原因了!另外,你的确与老夫是有一些缘分存在的!你今日的任务是把院落里的那几个空缸装满水。”

温先生说完,径自走了。

柳儿看了看那几个大的空缸。她提起了水桶,认真地打起水来。她费了好半天功夫,才把水打满了。

她咧嘴笑了。擦了l0n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