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话间,温先生走了出来。他看了看那几大缸水,不太满意:“这就是你在敷衍老夫了!”

柳儿一惊:“先生,您让我把它们都装满,我已经按您的意思,照做了呀!可您还有哪里觉得不满意的?”

温先生指了指溢出来的水:“那为何流到了地上?”

柳儿一愣:“水满了,自然就溢出来了!先生可有所指?”

温先生捋了一下胡须:“这做人就像这水缸一样,不能太满了!即使你有超凡的本领,过人的头脑,满腹的才华,仍然不能自大,自满,招人忌恨。切忌满招损,谦受益的道理!”

温先生谆谆教诲道。

柳儿沉思了一下:“先生,柳儿明白了!但请先生说得更加仔细一些,可以吗?”

温先生看了看喜鹊与春花。

喜鹊会意,叫了春花:“我们去厨房看看,她们今天打算做什么好吃的?”

春花欢喜地跟着喜鹊走了。柳儿有些不知所措,为何先生要等到她们俩走了后才说呢?

温先生沉吟了一下:“就拿这次,你救太子于水火之中的事情来说吧?即使全天下的人都知道是你拯救了整个柳国,但你想过没有,他们到底是感激你多,还是忌妒你的人多?”

柳儿一张小脸绷得紧紧地,不禁问道:“先生,请您明示,“

“暂时是感激的人多吧。但这阵日子过去,更多的人会忌妒你甚至是忌惮你。

因为你有绝世的武功,聪慧的头脑。那些位高权重之人,一辈子都想高高在上,容不得有人觊觎他们的宝座。

即使你的一丁点坏心思都没有。但是,别人不会那么想,就会日夜提防着你,甚至会动了想要除掉你的念头。老夫这样说,你该明白了吧?”

“先生,您说的我都明白了,可是太子哥哥与世子哥哥,他们不会是那样的人。”

“炊烟,老夫没有说他们是那样的人。还有,我不是跟你说过吧,不能用一成不变的眼光来看待任何一个人。

有的人经过一定的时间与环境,会变得越来越优秀,有的人会变得越来越被利俗熏心!

比如,二殿下柳何,不就是鲜明的一个例子吗?当初谁又知道,他居然包藏祸心呢?”

柳儿连连点头:“先生言之有理。看来,这做人,做事,可真的是一门永无止境的学问呢。难怪姑姑经常在我面前,提起先生时,露出一副钦佩的神情来。”

温先生听了哈哈大笑。“

炊烟,你识能几个字?”

柳炊烟有些腼腆地说道:“不多,就一些而已。”

温先生进入了大厅,提起笔来,写了几行大字,让柳儿认。

柳儿看了半天,摇了摇头,温先生觉得有些可惜,如此一个冰雪聪明的丫头,居然大字不识几个!

看来,他得下一番苦功夫教她了,不然,恐怕他的一世英明要毁于一旦了。

柳儿看到温先生的眉头皱起来,知道自己可能让他失望了。

她嗫嚅着说:“先生放心,我一定会刻苦练习的,绝不让您失望。”l0n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