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先生正要说出那几个字来。柳儿琢磨道:“先生,我知道是什么字了!”

“说说看!”温先生满脸期待的看着柳儿!

“您写的就是刚才跟我讲解的那几个字啊,什么流水不腐,户枢不蠧,满招损,谦受益,是不是啊?”

温先生很惊异的看着她:“你不是不认识的吗?怎么全都说出来了?”

“先生,我只不过是投机取巧罢了,我看了看字数,刚好是这么多个字,所以我才揣测的呢。”

温先生呵呵一笑:“不错,是这几个字,一字不差,看来你确实是很有悟性啊。老夫相信,加以时日,你一定会学有所成的。”

柳儿听了温先生的一番话,心里喜滋滋的。

温先生让柳儿写几个字来看看。柳儿一把抓过笔来,在纸上快速的画着。

“炊烟,握笔不是你这样的姿势,非也,非也!”

柳儿急忙问道:“什么东西飞了?”

温先生诧异的看着她,柳儿学着他的声调:“先生不是说,飞也,飞也吗!”

温先生这才明白过来。他耐心的解释道:“非也。意思就是说不是这样的。”

“哦,先生,我明白了。就是错了的意思。”柳儿说道。

“孺子可教也。”先生刚说完,看到柳儿望着他。

他急忙摆手说道:“不急,不急,慢慢来。”

喜鹊与春花去厨房看了一下,此时还未到晌午时分。厨房里自然没有人。

喜鹊对春花说道:“现在你是公主的人,除了对公主尽心尽责的照顾外,随时要放机灵点。

有人在跟主子说话的时候,你最好离的远远的。还有有些话听到了,只能烂在肚子里,不能对外宣扬。这就是你做奴婢的本分。”

春花点点头:“喜鹊姑姑,我明白了。原来你是想把我支开呀!”

喜鹊笑了笑:“嗯,你意识到了就好。平时看你大大咧咧的,但是你却粗中有细,这一点是非常的难得。也不十旺公主她心疼你一场。”

春花笑着说:“这就叫缘分。喜鹊姑姑,我与姑娘相识,前后不过两次。

我笫一次看到姑娘,是她还很小的时候,只有五六岁,她有一副菩萨心肠。

我们去客栈里乞讨的时候,所有的客人都对我们大声吆喝,撵我们出去。

她眨着两只灵动的大眼睛,把一盘子的包子都端给了我们,这让我们父女俩接下来的几天都免受饥饿之苦。

而她自己一个都没得吃。这让我非常感动。

于是我在心里暗暗的发誓:如果再遇到姑娘的话,我一定会为她做牛做马,服侍她一辈子。老天待我不薄。

第二次遇到姑娘,就是我让爹爹去王府送信的那一次。

姑娘当时给了我父女俩十几两银子,让我们去做一点什么?

可说什么我也不想离开她了!连我这名字也是姑娘给我取的啦。”

春花说着眼里泛着泪花。

喜鹊也有一些感动:“好,难得你有这番心意!若是你们姑娘知道了肯定很开心。”l0n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