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花高兴的笑了:“喜鹊姑姑,真的吗?以后若是春花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您尽管指出来,我立马改正。”

喜鹊点了点头:“你是公主身边的人,自然应当比常人多知道一些礼义礼节。

闲的时候,我也教你一些规矩和礼仪,免得日后闹了笑话。

还有你要帮着我多劝说一下你们姑娘。她是很聪明的人,有些话我们不用说透,只需轻轻一点或是旁敲侧击即可,不必直接了当的说,省的惹着她不高兴了!”

喜鹊苦口婆心的交代着。

春花一口答应了。

深夜睡觉的时候,柳儿把头上的金钗取了下来。她仔细的看了看,想起奶奶交代她的话。

她小心翼翼地用手绢把它包起来放在了身上。

春花敲了敲门。

“进来!”柳儿叫道。

“姑娘夜已经深了,早些歇息吧,明儿还要早起呢?”

春花把一叠衣裳整整齐齐的放好:“这是姑娘你明天要穿的衣裳。”

柳儿急忙坐起来:“我正要找你说这事儿呢?”

“你让喜鹊姑姑另外给我准备几套衣裳,这些衣裳的收起来吧。”

春花听了有些奇怪:“为什么呀,姑娘?这衣裳不是好好的吗?”

“当初我答应换上这身衣裳,是不想惹姑姑不悦!

而如今,这是在先生这里,没有那么多规矩。

况且我还要做一些其他的杂活,穿着也不方便。

你照着我的意思,直接跟喜鹊姑姑说就好了,她一定会同意的。”

“好吧,姑娘,那我就试试吧。”春花答应了。

她看了看柳儿:“姑娘,您怎么还没有一点睡意呀?您是在想什么吗?”

“想我奶奶呢?”柳儿无可奈何地说着。

“姑娘,以您的资质,很快就会学有所成,那到时候,您就可以去找您奶奶了!”

“很快?那不可能。听姑姑与先生的口气,我恐怕是要在这里学个三五两载的。”

“哦,那姑娘您就心无旁骛的学嘛,这些就暂时抛在一边,好不好?”

“嗯。”柳儿答应了。

“你快躺下,天寒,小心着凉。”春花说着,拿过被子,为柳儿盖上。

柳儿格格的笑着:“你呀,难道是跟喜鹊姑姑学的?怎么越来越小心翼翼了?我哪是什么娇贵的人啦?”

春花一本正经的说道:“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嘛。小心一点总是没错。”

柳儿捂了嘴,仍然在那里笑个不停:“你不要在我面前装的一副一本正经的样子,让人看了,心里想笑。”

春花自己笑了起来。

柳儿悄悄的问着:“是不是喜鹊姑姑,在白天的时候给你说了些什么?让你一下子转变的这么快,真叫人疑惑呢?”

春花急忙说道:“没有啊,哪有啊,姑娘。”

“你胆子越来越大了啊!你是什么样的性格我还不知道?”柳儿两只眼睛瞪了春花。

春花嗫嚅着:“喜鹊姑姑只是教了我一些礼仪礼节。”

“你应该说是规矩吧?”柳儿反问道。

“是的,喜鹊姑姑他说的没错呀,其实也是为了我好啊!”l0n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