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鹊突然来了兴致,对柳儿说道:“我们来比试几个回合,你可以及时的指出我的不足来。”

柳儿欣然答应了。于是喜鹊拔出剑来,与柳儿打斗了起来。

柳儿一边让着喜鹊,一边嘴里说着招式。

喜鹊听了精神百倍。

温先生看到了他们三人勤奋练功,心里觉得安慰。

春花有些支持不住了。她嘴里嚷嚷着:“姑娘,您打算让我站到什么时候啊?”

“站到晌午时分。”

“啊!我现在就快倒下去!”

“只要死不了,你都给我站到晌午。”柳儿严肃的说。

春花不吭声了。

柳儿与喜鹊停了下来。喜鹊有些兴奋:“我每次练功都找不到突破口!经你这么一指点,我觉得我的武艺好像有进步了。”

“若是喜鹊姑姑愿意的话,鸟儿愿意每天陪着姑姑练练功!”

喜鹊当然求之不得。

温先生咳嗽了一下。柳儿赶紧走上前去对先生行礼。

温先生说道:“我用半天的时间来教你识字!下午,我去私塾,其余的时间你自己安排。”

喜鹊补充道:“下午,小主就跟着我学一些其他的东西。”

“好,听喜鹊姑姑的!”柳儿欣然同意了。

就这样,柳儿跟着温先生学习。转眼间,一年的时间到了。

温先生几乎把所有的能教的都交给了柳儿!

温先生把柳儿叫到跟前:“炊烟,俗话说的好,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

这一年来,老夫把该教的都教给你了,剩下的就有你自己去悟了!”

柳儿一愣:“先生是想撵我走了吗?”

“非也!公主,老夫的确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再教您的了。您待在这里也是白白浪费光阴啊!”

“先生,一日为师,终生为父。我还是希望你能对我直呼其名的好,不论何时何地我都是您的学生。”

温先生笑了:“好,好,好。但老夫想提醒您一点,凡事要懂得韬光养晦,避其锋芒。”

柳儿眨了眨眼睛:“知道啦,谢谢先生的提醒。”

春花与喜鹊已经将东西收拾停当,等着柳儿出发呢。

柳儿给温先生跪下,磕了三个响头:“先生今日一别,不知何日才能相见!炊烟告辞了,请先生务必多多保重。”

“好。天下无不散之筵席,您该启程了!”

柳儿看了看庭院,瓦砾上已经长出了青草。她心中涌起难以割舍的情意。

春花掀开了帘子,等着柳儿上马车。

柳儿回头看了看,温先生依然站在原处,冲她挥着手。

柳儿狠下心来不去看他,匆匆地钻进了马车里。

马车奔跑起来。所有熟悉的一切都在眼前一闪而过。

喜鹊知道柳儿心里有些难受。于是安慰她:“若是你念想先生了,随时回来探望他!”

柳儿笑了起来:“喜鹊姑姑说得极是,我光顾着伤心去了,这怎么就没想到这一点呢?”

春花也随声附和道:“对呀,姑娘!王府离这里的路程不是很远,可以随时来探望先生的!”l0n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