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蝉从包袱里拿出仅有一点桂花糕给到了王妃。

王妃掰开一半,给了秋蝉。秋蝉接了过来,走到了船头上。

秋蝉看着一望无边的滚滚江水,深深叹惜着。想着什么时候才能过一个安稳的日子?

她将最后一半桂花糕放进了包袱里,她提醒着自己,得给王妃留下。

宁愿自己饿死,也绝不能让王妃饿着。

她闻到了从船飘出来的香味。

秋蝉朝船舱里望去,看到了一个富家公子,坐在一张桌前。

面前摆满了美酒佳肴。身旁站着几个侍女,腰上都悬挂着佩剑。

秋蝉心里想,这人也太奢侈了吧?一个人吃这么多个菜。

那个富家公子拿起筷子,吃了一口,觉得不合口味,让人端下去倒了。

两个侍女急忙将饭菜给端了出去。

秋蝉跟了过去,叫住了两个侍女,请求地说:“两位姑娘,这上好的饭菜倒了有些可惜,能不能给我?”

两个侍女看了看她,将饭菜给了秋蝉。秋蝉道过谢,将饭菜给王妃端去了。

王妃很是诧意:“这是从何而来啊?”

秋蝉说了向别人要过来的,王妃叹气:“蝉儿,难为你了!你还是送回去吧!”

“主子!奴婢就是想让你能吃饱一餐!如今小主子尚在嗷嗷待哺,你这样一餐饱饭都没吃到,哪来的奶水喂小主子啊?”

王妃摇了摇头,仍然坚持要秋蝉送回去。

秋蝉没有办法,只能听主子的话,将饭菜原样送回。

两个侍女很是惊讶,也没有说什么了。

突然船只停了下来,只听得有人在喊叫着:“我们是特意在此缉拿钦犯的!尔等快快闪开!“

于是船上的人惊慌失措地闪到了两旁。

有龙衣卫的人上船来了。到处搜查着。王妃与秋蝉都同时按住了剑柄,准备随时动手。

龙衣卫们朝王妃走了过来,问:“你是做什么的?”

王妃一怔,随即想到这些人并不认识她。再加上她们一路逃命,弄得灰头土脸的,就像一个叫花子一样,兴许根本没有人认出她的庐山真面目来。

于是,她轻声说:“奴家是一个小寡妇,刚新婚就死了丈夫,如今带着娃儿,举步维艰,过着食不裹腹的日子!求官爷行行好,赏奴家一口饭吃。”

那几个人嫌弃地看了她一眼,走了过去。

王妃舒了一口气,收回了放在剑旁的手。

那几个人在船上巡查了一遍,没有看到可疑的人物,准备下船去。

有一个人觉得王妃似曾在哪里见过,一时之间想不起来了。

他朝前走了一步,猛一回头,指了王妃:“对,就是她了!她就是柳王妃!”

他曾在皇帝的一次寿辰上见过王妃,王妃是那种令人一见难忘的美人,印象颇为深刻。

王妃大惊,想跑已经来不及了。

几个人将她团团地围了起来。有个龙衣卫冷笑着说:“王妃,你可真行!差一点就把我们蒙过去了!”

秋暗与王妃同时出手了。举起剑,朝他们刺了过去。

船上的人群顿时惊恐起来。有的人抱头逃窜;有的人掉了江水里;还有的人哭喊着,一片混乱。

秋蝉哪是那些龙衣卫的对手,身上中了几剑。王妃还能勉强维持一下。

怀里的小公主突然哇哇大哭起来。

王妃心里焦急万分,看了看身后的江面。

如果是她一个人,她会毫不犹豫地选择投江。可怀里的小公主尚小,该如何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