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元被柳儿气得说不出话来。

他用手指了指柳儿“好,下次,你就别指望着我,替你求情了。”

他说完生气地走了。

“姑娘,您这是何苦惹王爷生气呀?”

“我才没惹他生气呢?是他自己撞上来的。花儿,你该做什么,就去做。别在这里守着,小心姑姑看见了,又要拿你是问。”

春花跟着喜鹊进去了。

王妃在书房里写着字。他抬头看了看外面的天色“现在是什么时辰了?”

秋蝉回答道“快到子夜时分呢,主子,您还不歇息吗?”

“睡不着。”王妃继续奋笔疾书。

“既然心疼,那就叫她起来呀!”秋婵说道。

“不准!若是这次轻易饶了她,说不定下次还会错得更离谱呢?”

“那您不是跟自己过不去吗?”

“把喜鹊叫进来。”王妃吩咐道。

喜鹊走了进来,见到王妃要下跪“免了吧。这一年,让你跟着那丫头,也着实的让你吃了不少的苦头吧?”

“主子言重了!其实小主子她,挺善解人意的。跟着她,奴婢倒是学了不少。”

“哦,说来听听!”王菲饶有兴趣。

春花跑到柳儿身旁,低声说道。“姑娘,估计王妃娘娘很快就会让你起来了,她把喜鹊姑姑叫进去问话了。”

“我了解姑姑,她不会轻易的改变主意的。”

春花正要说话,听到王妃的声音传来“本宫倒是要听听看,你有多了解本宫?”

王妃走了过来。

柳儿的眼睛眨了眨“姑姑,这么晚了,您还没歇息呀,更深露重,小心着凉!”

“你也知道更深露重?为何不好好的面壁思过?还在这里意图揣测本宫?”

柳儿没有再说话了。

“本宫问你,你可知道你今日犯了什么错?”

“柳儿没有及时回家,让姑姑您担心了!”

“就这些吗?”王妃不悦的问道。

“柳儿实在不知,请姑姑明示。”

“好一个实在不知!你这是在敷衍本宫。好,本宫就告诉你。”

王妃看了看“你今天去逛庙会,除了春花那丫头外,还有谁跟你在一起,你们都做了些什么?一一给本宫从实道来。”

柳儿猛然一惊,她惊出一身冷汗来,是呀!她怎么把这一茬给忘了?

难怪姑姑会这么生气。因为她跟那个冰块两个人在一起打闹嬉笑,肯定是被姑姑或者姑姑身边的人撞到了。

这下可是有理都说不清了。

“怎么不说话啦?这一年,喜鹊都教你些什么规矩了?难道她没有教你三从四德吗?

难道她没有给你说,一个女人的名节是最重要的吗?为什么会有那么多贞洁牌坊?

难道她没有跟你说,不要跟陌生男人一起,嬉笑打闹甚至牵手吗?

这些,如果不小心让人传出去,有损你的名节,会令人贻笑大方的,有谁还敢娶你?”

王妃越说越激动,越说越生气。

柳儿自知理亏“姑姑,柳儿知道错了,再也不敢了,请您别生气了,小心气坏身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