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看到柳儿低着头,半天都没反应,有些着急。

柳扬心里焦急万分,他忍不住说道:”炊烟,你刚才还在跟朕表忠心,这会儿怎么?哑巴了?还不快接旨,想脑袋搬家吗?”

柳儿急忙说道:“皇上,这恐有不妥!”

“闭嘴!朕知道你不怕砍头!如果你胆敢抗旨不遵,你信不信,朕砍了你身边所有人的头!”

柳扬威胁道,示意孙公公。孙公公赔笑道:“皇贵妃,接旨吧!”

柳儿这才接过圣旨,叩谢了皇上。

她站了起来,幽怨地看了柳扬一眼。

众人赶紧给柳儿贺喜,请安。柳儿强忍着不满地说道:“诸位姐姐不要这样,让炊烟很是惶恐!”

皇上龙心大悦,看来皇额娘说得没错,柳儿是不敢抗旨的。

有宫女过来,请柳儿去更衣。柳儿只得跟着前去了。

众人坐在一起,皇上让人倒了女儿红来。

“”今天朕开心,众爱卿可以随意尽兴!爱妃,与朕喝一杯!”柳扬为柳儿倒满一杯酒。

柳儿为难地开口:“”炊烟不胜酒力,望皇上见谅!”

柳扬的脸色难看起来:“不胜酒力?为胜酒力也得喝,就算是毒酒,你也必须把它喝了!“

安海棠悄悄地扯了扯她的衣襟,示意她喝酒。

柳儿只得硬着头皮,一饮而尽,结果呛得她眼泪都快流出来了。

柳扬一怔,看来柳儿真的是不会喝酒,心里有些后悔了。

柳儿喝下这一杯酒,觉得脸上发烫,头重脚轻,一头趴在桌上,晕了过去。

柳扬急忙抱起柳儿抱到寝宫,让人传太医。

太医为柳儿看了看:“回禀皇上,皇贵妃是不能喝酒的!娘娘无大碍,老夫为她熬药,待会儿为她服下,明日即可痊愈!“

“好!”柳扬一直守在柳儿身旁。

孙公公过来佳话:“皇上要照顾皇贵妃娘娘,各位主子请随意!皇上要奴才转告王妃,贵妃娘娘无大碍,请娘娘放心回王府!”

王妃坚持要带柳儿回王府。无论王妃如何要求,柳扬就是不松口。

事已至此,王妃也不便说什么了。一行人只得回王府了。

众妃对柳儿是羡慕不已,能得到皇上的宠爱,那是前世修来的福气。

一路上,王妃都没有说话。秋蝉与喜鹊知道,王妃其实心里是不悦的,所以,她们谁也不敢多说一句话。春花更是不敢多说一句。

到了王府,王妃径自回房间休息了。

春花悄悄地问道:“姑娘受封,那不是喜事吗?王妃娘娘她怎么看起来,有些不高兴?”

“不该你打听的,就别乱打听!小心惹怒主子!”

柳儿一大早醒了过来,看到柳扬坐在床塌前,一脸的憔悴。

“你,你一夜没有合眼?”

“嗯,你醒了就好,让人给你沐浴更衣!我上朝去了!”柳扬出去了。

崔王爷跟柳扬请了安。柳扬拍了拍他的肩膀:“我们是一家人,何需客气!”

崔元小心翼翼地问道:“她还好吧?”

“放心吧,她很温顺,一没哭,二没闹,三没有上吊!”

柳扬笑着说道,比他预想的情形好太多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