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儿挣脱他的手:“你管我!”她追了出去。

冷云等人还未走远,柳儿呵斥道:“别走!”

冷云回过头:“小丫头,我不找你,你倒是找上门来送死,那我也就不管那小子了。”

他双手运足功力,朝柳儿拍来。

柳儿身形一晃,冲着冷云就是一掌。

冷云本想硬接柳儿一掌,突然惊觉对方的功力高深莫测。他想收回手时,已经晚了。

只听得啪的一声,两人掌相碰,冷云被震得气血往上涌,整个人已经飞出去老远,跌倒在地上,张嘴吐出鲜血来。

其他人见了,一齐冲柳儿过来。

柳儿身子一转,众人只觉得眼前一花,人到跟前,打了连环掌。

那几个人一阵惨叫,全部被打飞了。

冷云艰难地站起身来,拔出剑,冲柳儿刺来。

柳儿一扬手,将他再次给打了出去。冷云嘴里吐着鲜血,用手指了指柳儿。

冷漠尘出来一看,大吃一惊,

急忙跑了过去,看见他经脉震断,生命垂危。他倒出几粒丹药来,塞到他的嘴里。

柳儿不解地问道:“听说他作恶多端,死有余辜,冰块,你为何要救他?”

冷漠尘叹了一口气:“医者父母心!”

他吹了一下口哨,追风跑了过来。

冷漠尘对柳儿说道:“你们赶紧走吧,再不走来不及了!”

柳儿知道他是担心余妃来找她算帐的,其实她倒是很想看看余妃到底有多厉害?

柳儿将春花拉上马背:“冰块,那你呢?”

“不用管我,我自有办法!”

冷漠尘往马屁股上轻轻一拍,马儿飞奔了起来。

冷漠尘的书童跑了过来:“公子,我们快走吧!”

果然,有人去禀报了余妃,说有人差点杀死了冷云。

余妃大为震惊。因为冷云的功夫在当今江湖上也是数一数二的,怎么会被人给打成重伤了?

她匆匆赶了过去,除了这几个废物,哪里还有人?

冷云的经脉已经全断了,可见对方的功力是相当的深厚。

她让人把冷云抬了回去,虽然他武功尽失,但留着总还有点用处。

冷云被人打成重伤的消息,不胫而走,人们个个大快人心,拍手称快。

秋蝉赶紧把这个消息告诉了王妃。王妃知道肯定是柳儿所为,她听了喜忧参半。

喜的是终于惩治了奸人,鼓舞了人心;忧的是如果柳儿真的遇上了余妃,万一不敌,后果不堪设想!

她思来想去,最后叫了王洪,务必派人找到柳儿,要她及时回王府来。

春花有些隐隐不安:“姑娘,要不,我们回王府去吧?在这外面飘泊,若是遇到余妃,那可如何是好”

“花儿,你怕了吗?”

“不是我怕,我是担心姑娘的安危。要知道,那巫婆所到之处,血流成河,你又何必激怒她呢?”

“我不是要激怒她,我是想除掉她!”

“姑娘,你别异想天开,好不好?”

“那得有多危险啊?还有,您不为自己想,也得为王妃想吧,万一她知道您的身份,杀去王妃,那王妃可得遭殃了!”

“对哦,花儿,你这句话说对了,我们得好好地易容。”

“”再怎么易容,结果还不被那位公子瞧出来了吗?”

柳儿一愣,觉得春花说得有道理。难道自己的易容术有那么差劲吗?

她心里担忧,不知道那个冰块怎么样了?

春花提醒她:“姑娘,您现在是皇上御赐的皇贵妃,您的言行举止得注意,还有要与陌生男人保持距离,您这些都做到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