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儿经春花一提醒,惊得叫了一声“花儿,你提醒得太对了,万一有人告到王妃或者是柳扬那儿,我岂不是惨了!”

春花看到她追悔莫及的样子,赶紧安慰道“好了,姑娘,您意识到就好,下次您若是忘了,我会提醒你的!”

柳儿一撇嘴“不过也没有关系,我已经写了一封信跟那个柳扬,要他收回那道圣旨,不然,我跟他没完!”

“如果真有您想的那么简单,就好了。我看呀,那个柳扬对你是一往情深,你就算是想与他划清界线,也难了!”

“为何?”柳儿问道。

“姑娘您想呀,圣旨一下,哪有收回的道理。还有,就算是他收回那道旨意,全天下的人都知道了,以后还有人敢娶你吗

“没有人娶更好,我还不想嫁呢?”

柳儿有些气鼓鼓地,跟自己生起闷气来“难道我非嫁给柳扬不可?看到三宫六院的,我头疼!”

“姑娘,您莫非对那个冰块有感情了?”

柳儿纠正她“他是我的救命恩人,你不要瞎说!”

马儿突然嘶叫一声,朝前跑去。两人抬头一看,原来是冷漠尘站在不远处。

柳儿她们跳下马来。柳儿高兴地说道“冰块,看到你没事就好!”

冷漠尘笑道“我怎么可能有事呢,只是下次,你做事不要那么鲁莽!否则,只会让更多的人白白地枉送性命!”

“他是你什么人?你居然要救他!”

“医者父母心,不管他是谁,如何地作恶多端,我都要救他。”

冷漠尘避重就轻的说。

“你这是话有点道理?”

“你们这是要上哪儿?”

“想跟踪我呀,门都没有。春花,我们走!”

柳儿瞪了他一眼。

冷漠尘有些无可奈何,看着她们走远了。

书童说道“公子,看来你是没戏了!”

冷漠尘冷冷地看了他两眼“闭上你的乌鸦嘴。”

春花有些遗憾“姑娘,您怎么就那么傻?若是要了他的马,我们不用这么辛苦地翻山越岭的,该有多好!”

“不知是谁要我与他保持距离的,还不到一天,你都忘记了啊?”

春花苦着脸“好吧,算我错了,行吧?”

柳儿的脚步停了下来,示意春花不要说话。

“你就是天山派的雪玉?”

几个魔教的长老围一个道姑问道。

“不错,正是贫道!你们想杀贫道,就动手,无需啰嗦!”

“哈哈,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你这些年躲到哪儿去了?”

那几个长老面露杀机,朝道姑扑了过去。

柳儿身形一晃,挡在雪玉面前,闪电般地出拳。

那几个长老纷纷倒地而亡。

雪玉大惊,江湖上竟然有这等高手。

柳儿跪在地上“师祖,柳儿找您,找得好辛苦!”

雪玉大师问道“你是柳儿?”

柳儿抬起头来“师祖,我是柳儿!”

柳儿小时候的模样,依稀可辨

雪玉大师欣喜万分,急忙上前扶起柳儿,不禁老泪纵横。

“柳儿,师祖终于找到你了,不然,师祖我就算是死了,也不冥目啊!”

老道姑用衣袖擦了擦眼泪“走吧,离开这是非之地再说!”

于是,仨人匆匆离开了这里,找了个僻静的地方坐了下来。

老道姑看着柳儿,不禁欣慰起来“看来,这些年你过得很好,师祖心里略感宽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