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面来了几辆马车,经过柳儿身旁时,停了下来。

原来是徐素素她们到了。徐素素一掀帘子,从马车上跳了下来。

“姐姐!”柳儿欢喜地叫了一声。

龙牡丹也跳了下来。

“妹妹,你的脚程这么快?居然比我们先到一步!”龙牡丹难以置信地说道。

“我们可是一路疾走的!走,进城再说!”柳儿催促着。

冷漠尘骑着马上来了,揶揄着“哟,贵妃娘娘,您这金贵身子,别累坏了!要不,我把马给你骑吧?”

他没想到一句戏言,柳儿居然当真了。

“好啊,那你下来!冰块!”柳儿叫道。

冷漠尘一怔,心里暗自猜想,应该是柳儿真的走路走累了吧。他叹了一口气,跳下马来。柳儿一把从他手中拽过缰绳来,飞身上马。伸手拉了春花,对徐素素她们说道“妹妹有事,就先走了!王府见!”

说完,骑着马跑上前去。

那些守城都认识柳儿,急忙跟柳儿下跪,柳儿的马从他们头顶上跃了过去。那些人差点没有吓破胆。有人为了邀功,直接就去禀告皇上,说是皇贵妃娘娘回来了。

柳扬听了心中大喜。心想这丫头疯了一阵子,终于舍得回来了。

这追风速度之快,两人还没有什么感觉,一眨眼,就已经来到了王府大门口。

秋蝉与喜鹊听到了马的嘶叫声,急忙跑出来看。没想到,还真的是小公主回来了。柳儿与春花翻身下马来。

“两位姑姑,姑姑她可在府内?”柳儿着急地问道。

“小主子,您可算回来了!主子她日思夜想,念叨着你呢?”

柳儿将马儿扔给秋蝉她们,径自走了进去。

王妃与雪玉大师说着话呢。柳儿风风火火地走了进来。

崔元看到柳儿,上前数落着“你这丫头,你怎么能一声不吭地走了呢?你可知道,私自出宫,是犯了大罪?”

“对呀,连着元哥哥你一起砍头吧?”柳儿面无表情地说道。

“你这丫头,是不是玩疯了?说些疯言疯语的!”崔元嘀咕着,他快步走出了大院。

柳儿回头看了看他,忍不住有一丝笑意。

春花在一旁劝说“崔王爷毕竟是你的兄长,姑娘,你就不能对他好一点吗?”

“不能。他跟柳扬是一伙的!对他们的仁慈,就是对自己的残忍。”柳儿毫不留情地说着。

春花只得笑笑。

有丫鬟过来向柳儿行礼“贵妃娘娘金安!”

柳儿听了一皱眉“这是在王府,若是乱叫,小心家法伺候!”

那几个丫鬟赶紧求饶“小公主,我们错了!”

“嗯,知错能改,善莫大焉!起来吧!记住,可不能再犯错了!”柳儿叮嘱道。

她跑到王妃身旁,扑通一声跪了下去“额娘,额娘!柳儿终于有额娘了!”眼泪夺眶而出。

王妃一下子扶起她“孩子,这些年来,娘亲没有好好地照顾你!让你受苦了!”

柳儿摇了摇头,母女二人抱在一起,悲喜交加。

春花在一旁,也是泪眼涟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