狐狸许是跑累了,它站在一块石头,两只眼睛死死地盯着柳阳与崔元。

柳扬看见狐狸终于停下来了。他心里一喜,准备蓄势待发。

崔元说道:“小心点。”

柳扬说道:“看我的。”他说完,身体一纵,朝狐狸扑了过去。

狐狸嗖的一下,蹦起来老高,从他身上跳了过去。柳扬身子扑空,直直地朝悬崖下坠去。

“啊!”崔元大叫一声,飞过去想抓住柳扬,却没有抓住,险些也坠下去了。

柳扬是觉得自己的身子一直往下坠,他吓得魂飞魄散。努力地想抓住什么?

就在这千钧一发,有个人影跃了过来,拽住他的手,将他带上了悬崖。

柳扬脚一落地,跌坐在地上,惊出了一身冷汗,他嘴里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崔元欣喜的叫道:“柳儿,你怎么来啦?”

柳扬一看,原来救他的不是别人正是柳儿。

柳儿板着一张脸:“若是我在迟来一步,那有的人可能就命丧黄泉了。”

柳扬自知理亏:“算我欠你的好不好?”

“你欠我的可多了,恐怕这一辈子你都还不清呐。”柳儿提高声音。

柳扬扯了扯嘴唇:“那你说我要怎么做你才觉得满意?”

柳儿蹲下身子来,盯着他认真的问道:“真的?”

柳扬嗯了一声。

“好,那你就把那道圣旨收回去吧。”柳儿说道。

“圣旨?哪道圣旨?朕下的圣旨可多着呢。”柳扬闷声问道。

“就是那个,你封我为皇贵妃的那道圣旨啊。”

“你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离开我?”柳扬问。

“柳扬,我纠正你一下:不是我迫不及待的想离开你,而是压根我就没靠近过你。你听明白了吗?”

柳儿郑重其事的说。

“能成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皇贵妃,是许多女人这一辈子求都求不来的福分,享不尽的荣华与富贵。,你为何要去拒之于门外?”

“我不是那许多女人中的一个,我独行特例,行了吧?你今天就给句痛快话,答应还是不答应吧?”柳儿追问着。

柳扬在心里琢磨了一下:“你这个要求来的太突然,让我没有心理准备。这样吧,你就给我几天的时间,让我好好的考虑考虑。”

“不许反悔。”柳儿再次提醒着他。

“难道你没听说过君无戏言吗?所以我才需要时间考虑呀。考虑好了,当然也就不会反悔了。”

崔元这才想起来问柳儿:“难道你也是来参加狩猎的?”

“狩猎?我的元哥哥,出大事儿了,你们还在这里逍遥快活。视人命为儿戏呀!”柳儿无可奈何地摇摇头。

“你别在这里危言耸听了!能出什么大事儿?”崔元丝毫没把他的话放心里。

柳扬看着柳儿一脸严肃的神情,他这才从地上爬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泥土,问道:“快说啊,出什么大事儿了?”

“快闹瘟疫了。”柳儿轻飘飘的一句话,让两人吓了一大跳。

“怎么会这样?”两人异口同声的问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