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把告示拍下来送到余妃面前。

余妃看了看:“你们可是看清楚了,真的是赛神医的弟子冷漠尘?”

“娘娘千真万确。不止他一人,还有几个丫头陪着他呢?”

余妃问道:“他们朝什么地方去啦?”

“华山方向。”有人恭恭敬敬的回答着。

“好。本宫早就想收拾他们了。立刻给我备轿去华山。”余妃阴恻恻地说道。

华山上的草药果然很多。他们几人挖了半天,已经装满了一背蒌的草药。

柳儿问道:“冰块,还有挖多少呀?”

冷漠尘面无表情的说:“难得来一趟,不妨多挖一些回去,下次想再来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万一有人来了怎么办?”柳儿问道。

“你说的有人,这个有人是指余妃吗?没想到你也怕她呀!”

冷漠尘调侃的说道。

“我才不怕她!我只是担心你们脱不了身。”

徐素素说道:“我们好不容易来华山一趟,听说在山顶看日出是特别的壮观。不如我们明日再下山吧?”

柳儿说道:“这恐怕不妥吧。山下疫情那么严重,我们应该及时赶回去才是,而不应贪恋一时的美景,误了大事。若姐姐真想看日出,我们改日再来吧。”

众人觉得也有道理。

柳儿突然神情凝重起来:“恐怕我们是下不了山了,她已经来了。两位姐姐你们从这条道快走,草药就交给你们了,先送回去,这里由我来抵挡。”

大家都知道余妃得厉害,若是不走就只有死路一条。更别说送什么草药,拯救百姓了。

柳儿娇斥道:“难道你们都想在这里陪葬吗?我若是有个好歹,我是大云国的公主,必须为黎民百姓着想!所以,你们必须要带着草药离开这里,才不枉费我们辛辛苦苦的来一趟。”

柳儿一运功,将他们推出去老远。

她身影一晃,朝前面跑去。

一顶轿子由四个轻功极其好的人抬着,飞快地跃了过来。

柳儿继续挖着草药。

余妃从轿子里缓缓地走了出来,她四下看了看,只看到柳儿一人。

“就你一人在这里,其他人呢?”

柳儿站了起来,面不改色:“在你没上山之前,我已经送他们下山了!”

“是你。木莲花!”余妃说道。

“错,我不是什么木莲花。我叫柳炊烟,是大云国的公主。”

柳儿说道。

“大云国的公主?”余妃哈哈大笑,笑声在山谷中回荡着。

“那要本宫同意才行!”余妃冷冷地说道。

“何须你同意。你是逆贼,构陷忠臣,祸害黎百姓,人人得而诛之!”柳儿义愤填膺。

“这么说,你早就做好准备等着本宫来了。”

“对,我等这一天,已经等了好久了!杀父之仇不共戴天,余妃,今天我要你血债血还!”

余妃就像听了一个天大笑话:“小丫头,你乳臭未干,居然口出狂言!本宫对你有怜悯之心,本想饶你一命的,没想到你居然求死心切,那本宫就成全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