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吧!有什么遗言?我成全你!”余妃问道。

“如果我输了,请你放过那些黎民百姓!你可以有野心,攻城掠地,占领疆土。但不要再残害他们了!”

“没想到,你到死也只惦记着那些贱民!本宫不会答应你的!若是提别的要求,或许还可以考虑一下。”余妃冷森森地说道。

柳儿嗤之以鼻:“像你这样残酷冷血的人,我压根就没指望你会答应!”

众人狼狈地从地上爬起来,冷漠尘想跑向山顶,谁知狂风大作,无法前行。

他们知道,柳儿此时正在与余妃进行殊死决斗。无奈的是,谁也帮不上忙。

冷漠尘吩咐书童赶紧将草药送回去。

书童知道他挂念柳儿的安慰,也就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有些担心的说道:“公子务必小心。”

于是快马加鞭的回扬州城了。

冷漠尘心急如焚:“师姐这样下去不行!那丫头肯定会有危险,我们得想想办法才行。”

徐素素摇摇头:“我们连上山的路都前行不了,还想去帮忙,那简直是比登天还难。”

“难道我们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柳儿有危险而不顾吗?”龙牡丹忧心忡忡。

“除了担心,我们现在什么也做不了。不如我们就静下心来等待时机!”徐素素冷静地说道。

“柳炊烟,今天就让你尝尝本宫的厉害。”余妃说完,一阵狂笑。

她一双铁爪向柳儿抓去。柳儿站在原地没动,暗自运功。

余妃的铁爪快要挨近了柳儿时,突然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力量,把她给弹了回来。

余妃心中暗自惊叹,年纪轻轻居然有如此了得的功力。看来自己是小瞧了她。

余妃运足了功力,一时之间狂风大作。

道教教主问道:“是怎么回事儿?”

有弟子回答:“禀告教主,视奸妃在与人比武。”

“居然有人与她抗衡,此人并非凡人,带本教主去看看。”

他刚走出道观,一阵狂风刮来,把他硬生生的给逼回去了。

“不好!赶快让大家不要轻举妄动。”

柳儿知道余妃此次肯定是蓄积了力量,她也将全身功力提了起来。

有一层层金黄色的光圈,在柳儿的周围笼罩着,在不断的慢慢的扩散开来。

余妃急速的扑上前,照着柳儿的天顶盖拍了下来。

她满以为一招就可以将柳儿击毙。可事情出乎预料,她怎么也靠不近的来的身子,整个人悬在了半空中。

两人就这样僵持着,各自使出了浑身的解数。

冷漠尘一下子指了指天空:“师姐你们看。”

原来山顶出现了金色的光圈,伴随着狂风大作。

众人屏住了呼吸,都直直的看着山顶。

这等怪异现象,还从未见过,让人惊叹不已。

徐素素猜测着说道:“这金色光圈难道是柳儿运功时发出来的?”

“极有可能。”龙牡丹说道。

冷漠尘说道:“不是极有可能,应该就是她了,只有那丫头身上才会有这种魔力。如果这样的话,我们就可以放心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