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素素一听,脸上现出惊喜之神色来,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真的吗?师弟!那这样简直太好了。”

龙牡丹高兴的说道“那是不是意味着柳儿就能安全脱险了?”

只见山上的树杆应声而倒,乱石直飞。

众人一阵飞奔。

这种排山倒海之势,让人惧怕。

余妃与柳儿两人僵持了几个时辰,仍然没有分胜负。

众人本想奔到山顶的,可谁也无法前行半步,只得放弃。

余妃一下子退了回去,坐在地上打禅。

冷漠尘心里一喜“终于风平浪静,那我们可以上山了。”

三人直奔山顶而来。

可没过一会儿工夫,全被刮了下来。

“你们不可以上山,若是上山只能徒增我的困扰。放心,我一定会赢的余妃。”

柳儿清晰的话语,传到了三人的耳朵里。

三人面面相觑,他们的行踪柳儿居然都掌握得如此透。

冷漠尘说道“既然那丫头都这么讲了,我们就耐心的等着她吧?”

余妃再次飞了出去,柳儿身子凌空而起,让余妃扑了个空。

余妃回头双爪朝柳儿抓来,柳儿的身子直冲云霄。

余妃穷追不舍,两人在山间打斗的,轰隆隆的声音,响彻山谷,让人听到惊心动魄。

两人从白天打到天黑,在从天黑打到天亮,仍然没能分出个胜负来。

余妃是那种不达目的不罢休的人,她岂肯轻易的放过了柳儿。

于是两人大战了三天三夜。柳儿没有一丝疲倦,反而是越战越勇。

而余妃觉得这里自己体力有些不支了,她想着一定要速战速决才行。

她一边与柳儿打斗着,一边从兜里摸出一把银针来。

银针扑头盖脸的朝柳儿飞来。柳儿看见银光一闪,知道有暗器道到。

柳儿长袖一挥,将那些银针全部卷了起来,再打了出去。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身。余妃见状大惊失色,身子急忙飞窜出去。

一时之间不见了踪影。

柳儿跑到悬崖边,想追余妃去,一下觉得心中气血翻腾,张嘴吐出满口的鲜血来。

三人听见有人欢呼着“奸妃被打跑啦!奸妃被打跑了!”

三人听了一喜,急忙朝山顶跑去。

看见柳儿胸前一片殷红。冷漠尘跑到她跟前“你受伤了?让我看看。”

柳儿摆了摆手,声音有些羸弱“不用!冰块,你医不好的。”

冷漠尘说什么也不相信,他抓起了柳儿的手。

徐素素与龙牡丹都焦急万分。

冷漠尘一探柳儿的脉相大吃一惊“你,你这是筋脉尽断。”

他想跟柳儿运功,柳儿用手擦着嘴边的鲜血笑道“不用管我!让我自生自灭,你们回去吧。”

突然,她身上发出的金色光圈将三人给逼退了好几步。

柳儿站起来,她的身子一阵摇晃,掉下悬崖。

“柳儿,妹妹!”三人伸手想去抓住她,但都慢了一步。看着柳儿的身子急速的坠了下去,消失在了他们的眼前。

“柳儿她这是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冷漠尘喃喃自语道,心里很心痛的,无法呼吸。

而徐素素与龙牡丹跪倒在悬崖边,早已泣不成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