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风一家人走的那一天,王妃纵是万分的不舍,也只能眼睁睁地让他们走,并亲自来为他们送行。

冷风倒是很豁达:“其实皇上不下这道旨意之前,我们就有想过要离开中原了。离开这是非之地也好啊!只可惜没有辅佐王妃统一大云国,心中实在有愧呀!

若是他日,能用得着的地方冷某的地方,王妃您尽管吩咐一声,即便是让冷某赴汤蹈火,也在所不惜。”

冷风素来侠肝义胆,他的一番豪言壮语,让王妃颇受感动。

“请冷兄放心,若有机会,我一定会将你们请回来的。”

冷夫人拉了王妃的手,想说什么,终究没有说出口。

王妃看着冷风一家人上了马车之,忍不住掉下了一行眼泪。

王妃让王洪带了人,一路暗中护送冷风他们。并嘱咐王洪要亲自看到冷风他们安全的出了中原,再回来。

徐素素与龙牡丹更是万分不舍。两只眼睛泪汪汪,而冷漠尘始终没有说话,冷着一张俊脸。

自从柳儿坠崖之后,他似乎变了一个人,寡言少语,也不搭理别人。

冷夫人这才知道,原来柳儿早已经深深的刻入了他的心里了。

原来自己一心想拆散他们的做法,是有些过头了。

如果让她重新选一次,她一定会全力的支持冷漠尘追求柳儿,好后悔曾经在柳儿面前毫不留情地说了一些不该说的话。

如今已是物是人非,再说什么,也都是那么的苍白无力。

冷夫人笑笑,对徐素素与龙牡丹丹说道:“其实我们一家人早就回到早就想回大漠去了。如今圣上也算是成全的我们吧。

如果你们忙完了,可以到大漠来玩,我们随时欢迎你们。”

两人哽咽的说不出话来了。看着马车渐行渐远。两人许久都没有说话了。

徐素素知道最伤心难过的应该是龙牡丹。她对师弟有意。可冷漠尘早就心属柳儿,对她的关心与热情无动于衷。

徐素素叹气道:“你怎么就不试着向他表白一下呢?师弟他素来性格内向,木讷,你不主动一些,他怎么知道你对他的心意呀?”

“主动有用吗?他若是对我有意,肯定就不会不理睬我!如今我只能把他默默的放在心里。”

“这也许就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吧。”徐素素叹着气。

她与龙牡丹是同病相怜。自从柳儿出现后,她发现自己深爱的师弟齐震也喜欢柳儿。从那一刹那起,她就封闭了自己的心。

齐震对她若即若离,也不似以前那么热情了,整天长呼短叹。

徐素素的心都逐渐凉透了!

所以说龙牡丹是什么心情,完全能够体会到。但她生性豁达,不可能去跟柳儿计较什么。她只有将自己对师弟的那份感情独自藏在心里。

徐夫人看在眼里,则急在心里。徐素素也老大不小了,早就该出阁了。

怎奈何过着漂泊的日子,暂寄居于王妃府,连个上门提亲的媒婆都没有,这可把徐夫人给急坏了。这样下去,恐耽误了徐素素的终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