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对柳儿说道:“你还是中原人吗?整个中原人都知道,今天是白莲花的大限之期!”

“此话怎讲?”

有人给柳儿说了:“三年前,几大掌门联手活擒了白莲花,将她扣押在少林寺,目的是想引余妃前来。谁知三年过去了,余妃仍未现身。众掌门决议,将白莲花当众处死!以大快人心!”

柳儿听了大吃一惊:“什么?白莲花被活捉了?”

柳儿大惊,放下筷子,捧了小白,摸出一枝金叶子,当饭钱。匆匆忙忙地走了出去。

客栈门口停了一辆马车,王妃从马车上下来。身旁跟着几个侍卫。秋蝉与喜鹊急忙扶了她。

柳儿停下了脚步,他没有想会在这里意外地碰上额娘。

她猛然听到,有风声过来。有人持剑朝王妃刺来。

喜鹊挡在了王妃面前,与来人厮杀着。

有数只弓箭冲王妃射来,秋蝉与几个侍卫用剑护住王妃。秋蝉叫道:“主子快走!”

王妃一脸的从容。

柳儿身影一晃,将那些弓箭悉数震落在地,秋蝉抓了一人过来。

喜鹊怒喝道:“受何人指使?还不从实招来?”

王妃摆摆手:“算了,让他们走!”

那些人灰溜溜地走了。

喜鹊不满:“主子,难道你就任随着他这样对待你吗?好歹也得挫挫他的威风啊!”

“休得再提起!”王妃制止道。

王妃朝柳儿走了过来。

“多谢姑娘搭救之恩!请问,如何称呼?”

“是我,额娘。”柳儿激动地叫了一声。

王妃听见是柳儿的声音,急忙上前拉住柳儿:“我儿,真的是你吗?”

秋蝉与喜鹊欢喜的跑了过来。

柳儿用手捋了捋青丝,露出容颜来。

王妃上前紧紧的抱住了柳儿,使劲的捶打着柳儿:“这些年你上哪儿去了?你让额娘想的好苦啊!”

王妃的眼泪扑簌簌的往下掉,让柳儿心里有些难过。

秋蝉,喜鹊异口同声说道:“小主,你知道王妃自从你坠崖后,天天以泪洗面,郁郁寡欢。不过现在终算是团聚了。主子你应该开心才是。”

王妃擦了她的泪水,一下看到柳儿这身不伦不类的打扮:“我儿怎么成这副模样了?难道你真的宁愿沦落以乞讨为生,也不回王府吗?”

柳儿格格地笑了起来:“额娘,您说什么呢?我这不是才出来吗?”

王妃狐疑的看了看他:“才出来?打哪儿出来呀?”

柳儿想详细也解释,突然想起了她还要去少林松山寺,一下子心情急切起来。

“额娘,我要赶去少林寺,您这是要上哪儿?”

王妃一愣:“你去少林寺,莫非是要救那白莲花?”

“嗯,她就是我奶奶!”柳儿说道。

王妃有些惊异:“人命关天呐,我儿速去速回吧。”

柳儿转身要离去,秋蝉叫道:“小主您等一下,救了人之后,回河南洛阳永安王府去。”

“永安王府?额娘,您什么时候搬府邸了?”柳儿不解的看着王妃。

“一言难尽。你先救人要紧,有什么事以后再说。把白莲花送到王府来,本宫要好好的谢谢她!”王妃叮嘱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