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儿跃到了铁架跟前,拔出腰间的宝剑来。只见寒光一闪,瞬间就挑断了锁在白莲花身上的铁链。

白莲花惊喜万分:“丫头你来了。”

那些和尚涌了过来。柳儿收起宝剑,对白莲花说道:“奶奶你退后。”

柳儿身子悬了起来,对着那些和尚就是啪啪几掌。没有谁看清楚她是怎么样出的招,那些和尚全部被打飞了。

和尚们摆起了罗汉阵。柳儿在他们中间穿梭着,她的身影越来越快,让人眼花缭乱。

罗汉阵共由一百零八个和尚组成,此时分作十二投,每投九八,一排排纵横预立,整齐之中,又觉得十分从容,此阵暗蕴一种极为强劲之力,犯者必死!天下任何高人,站在此阵之前,心理上先得输了一阵……

一旦发动後群攻之势连绵不绝,永无休止,这车轮群袭硬拼,纵然不被打死,时间一久,也要活活累死。

众僧伺声诵一声佛号,满院劲风排空激荡,僧衣乱飘,对手但觉眼前一花,跟着全身都感受到无数股无可形容的潜力压迫。

宛如蓦地投身在极大极急的漩涡中,身不由己地要旋转着沉浸下去,纵然有盖世之勇,也将落个筋疲力尽而束手被擒的下场。

徐素素与龙牡丹定睛一看,看不清柳儿的模样。

龙牡丹说道:“她的功夫怎么如此了得,怪异?”

那些和尚那也得满头大汗,却丝毫伤不了柳儿。

群雄屏住了呼吸,不禁暗自惊叹来人的盖世功夫。

古往今来,在罗汉阵中,任何一位高手都会败下阵来。

柳儿越战越勇,在众僧中周旋着,众人看得眼花缭乱。

白莲花知道她舍不得下毒手,明明有绝世宝剑不用。

柳儿知道此阵不凡,决定速战速决,她的身子一飞冲天,顷刻之间点了前两投和尚的穴道。

后面的和尚涌上来,柳儿使出连环掌,将那些和尚打飞了。

柳儿厉声喝道:“尔等若是再不住手,就休怪我下手无情了。”

这声音之洪亮,让那些内功修为极好的人都不禁心里一颤,那些和尚一下子停了下来,不敢再上前一步。

峨眉师太等人大惊,几个人围攻了过来。

柳儿身影一晃,跃到他们的背后。瞬间又飞了回来,让他们扑了一个空,几十个回合下来。那些人累的气喘吁吁。连柳儿的衣襟都没碰到。

柳儿气定神闲地住了手,所有的人看去,原来是个叫花子。

小白鼠从她的兜里爬到了肩膀上,冲柳儿唧唧地叫着。

“臭要饭的,报上名来。”峨眉师太问道。

“师太,我敬重您是前辈。可您做的事情我实在不敢苟同。你们为何要杀白莲花?”

峨眉师太冷哼一声:“丫头,你都不知道你要救的人是好是坏,为何要与我们几大门派作对?”

柳儿问道:“我这不是在请教师太您吗?我想知道白莲花她究竟犯了什么死罪,以至于让你们下如此毒手?”

峨眉师太如数家珍:“白莲花杀人放火,无数罪行还需要本师太一一列举吗?天下人皆知。”

“那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多年以前!”

“这就对了。我们不是说得饶人处且饶人嘛。浪子回头金不换。白莲花虽有错,但也是别人伤害她在先。

再说了,这十几年来,她已经洗心革面,改邪归正了。从未做过一件伤天害理的事情,难道我们就不应该给她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吗?”l0n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