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夫人对柳儿有些歉意“让你受委屈了!”

柳儿摇了摇头。突然听到外面杀声震天。柳儿一惊“这是怎么一回事呀?”

柳夫人一掀帘子“前面是怎么回事?”

有个宫女急忙跑了过来“夫人不好了!扬州城失守了!听说,皇上上吊自尽了!”

“啊”柳夫人身子晃了两晃,一下子昏厥了过去。

徐素素她们也是大吃一惊。柳儿掐了柳夫人的人中,柳夫人醒了过来“扬儿啊,你怎么能弃了额娘而去啊!”

柳儿让徐素素她们好生看着夫人,她要出去看看。

柳夫人一把拉住了柳儿“炊烟,你要帮帮我,把扬儿给葬了,不要让他横尸荒野!”

柳儿心里一阵辛酸,没想到柳扬居然如此短命。她走到一处偏僻的地方。问了一个小贩“前面为何杀声震天,乌烟障气的?”

那个小贩躲在角落,身子琵琶发抖“姑,姑娘,你还是赶紧找个地方躲起来吧,小心被抓去!”

“你还没有告诉我,是怎么一回事啊?”

“宁王爷带人杀了过来。柳扬的兵马寡不敌众,城被攻破后,柳扬上吊了!现在,宁王爷匠手下大肆地杀人,放火!”

宁王爷是大王爷的长子,此人心狠毒辣,野心极强。在余妃掌权后,他带了一部分人马占地为营,自立为王,在夹缝中求生存,这两年,逐渐地壮大起来。

宁王爷命人把三宫六院的嫔妃们赶在一起,嫔妃们吓得面如士色,个个像筛糠一样。唯有海棠面不改色。

“来人,将她们一个个拉出去,全部砍头示众!”宁王爷残酷地下着命令。

很快,有刽子手过来,将她们全部拉上了刑场。顿时,哭喊声连天。宁王爷高坐在台上,哈哈大笑,心里涌起了一阵自豪感。

“你的皇帝已经死了,你们不是该殉葬吗?有什么好哭哭啼啼的?留着你们,也是浪费粮食。”

他手一扬,刽子手刀砍了下去,人头落地。有些吓得当场就晕了过去。

柳儿身形一晃,飞了过来,她站在了刑台上。柳儿手掌一挥,将那些刽子手给打飞了。

宁王爷一见,大吃一惊“你是何人?”

柳儿心里燃烧着熊熊的怒火“崔熊,你也够无耻的!居然残害自己的子民!”

宁王爷一听这清脆的声音,看到柳儿那再绝世无双的容颜,心神一凛“你是何人?”他心里涌起一种不祥的预感。

“柳炊烟!”柳儿吐出了三个字。

宁王爷吓得猛地站了起来“你,你就是柳炊烟?来人,谁若拿下她,赏黄金千两!”

柳儿冷哼一声“劝你束手就擒吧,不要让我动手!”

宁王爷冷笑“柳炊烟,你休想!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有许多人冲柳儿过来了。将柳儿团团地围了起来。

柳儿身形一晃,没有人影了。

宁王爷觉得自己脖子上冷冰冰的,柳儿将一把剑抵着他的脖颈。宁王爷顿时腿发抖“你,你不乱来!我们是一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