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人?你杀人不眨眼的时候,就没有想过这些人之中,有你的手足与子民?你的良心已经泯灭了!”

崔熊小心翼翼地说道:“你说,你要我怎么做,才肯放过我?”

柳炊烟对着四周的官兵喊道:“尔等听着!我是永安王柳炊烟!你们的宁王爷被我活擒了,若是想要活命的,都给我放下屠刀,回头是岸,我既往不咎!”

“永安王,千岁千岁,千千岁!”黑鸦鸦地跪倒了一大片的人。

柳儿让人将宁王爷五花大绑起来。

她来到了海棠面前,将海棠扶了起来:“海棠姐姐,对不起,我来迟了一步!”

柳儿有些内疚与难过。

海棠趴在柳儿肩膀上,哭成了泪人。

柳儿强忍着泪水,主持了大局,将柳扬下葬。

按理说,皇帝驾崩,是要那些嫔妃们陪葬的。柳儿往开一面,全部分发银两,遣送回家。不愿意回家的,可以留下来,由她统一安排。

柳夫人哭红了眼睛,可怜柳扬走了,没有留下一男半女的。

王妃没有想到柳儿单枪匹马居然搞定宁王爷的千军万马。

柳扬的事情告了一段落,王妃对柳儿说道:“你将如何安排海棠?”

柳儿沉吟了一下:“就让海棠姐姐跟着我吧!若是她以后遇到中意的人,可以让她下嫁!”

王妃心里一惊:“这恐怕有违常理吧?”

柳儿摇了摇头:“额娘,有些不合理的制度与规矩,应该废了!”

“小祖宗,这些规矩是老祖宗们留下来的,哪能说废就废了!你会让天下人贻笑大方的。”

柳儿态度坚决地说道:“就算是如此,我还是会废除的!”

王妃无可奈何地摇摇头,没有说话了。

柳儿留下了崔元,镇守扬州城。其余人等全部回了洛阳。临走时,柳儿嘱咐了崔元:“哥哥,务必小心谨慎,若有异常,即刻派人来通知我!”

崔元笑着连声说了好。

柳儿让齐震留下来,协助崔元。齐震答应了,心里有些失落。

柳儿连续孤身奋战两回,取得大捷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整个中原。百姓们兴奋不已,提起永安王就竖起了大拇指。

柳儿扩张了疆土,让人开垦种庄稼。百姓的日子开始慢慢地好了起来。

徐素素与龙牡丹在花园里荡着秋千。徐素素在叹着气。龙牡丹关心地问道:“好端端的,你叹什么气呀?”

“虽然说如今的日子过得比以前舒适了,但心里却是空落落的!”

龙牡丹打趣:“你是不是在想你的齐师弟了?”

徐素素不好意思地红了脸:“瞎说!说我,难道你敢说你没有在想漠尘师弟?”

龙牡丹愁怅无比:“不知道漠尘他现在怎么样了?”

“如果你想他,就去找他呗!”柳儿走了过来。两个人的对话传进了她的耳朵里。

龙牡丹一下子红了脸。徐素素急忙说道:“你怎么偷听人家说悄悄话?”

柳儿笑吟吟地说道:“我本来是找你们去看牡丹花展的!没想到,你们的悄悄话传到了我的耳朵里,想不听都不行!”l0n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