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儿纠正道:“姐姐,此话差矣!天下可不是我一个人的!是黎民百姓的!”

柳儿看到有捏泥人的,停了下来。冰块的话在耳边回荡着:“好啊,无论多丑我都要,最好是一对,好事成双嘛。”

徐素素她们看见柳儿望着那泥人发呆,不禁问道:“妹妹可是触景生情了?”

柳儿立刻回过神来,有些羞涩:“才不是呢。”

春花打趣的笑着:“姑娘要不要去捏泥人玩一下?”

柳儿白了她一眼:“闭嘴!”

春花呵呵地笑了起来。

只有她们两人心知肚明。

突然有一个人跑了过来:“永安王!”

柳儿回头一看,是马庄主身边的管家。

管家气喘吁吁的站在柳儿面前,他将一封书信递给了柳儿。

“这是崔王爷命我快马加鞭送来的。”

柳儿急忙接过来打开一看。原来上面是崔元写给他的。

据说各个州郡蠢蠢欲动,想要联手来对付他们,崔元让她早做准备。

柳儿神色一凛:“我们得马上赶回去。”

徐素素她们吃了一惊:“莫非是出什么事情了?”

“紧急情报!”柳儿说道。

众人快步走出了花会展。迎面路过一个老乞丐,与柳儿擦身而过的时候,塞了一张纸条给柳儿。

柳儿回头一看,那个乞丐躲入了人群中不见踪影。

众人上了马车,柳儿吩咐车夫赶紧回王府。

柳儿打开字条一看,上面写了简简单单的几个字:“物尽其用。”

徐素素凑个头来看了一眼,好奇地问道:“谁给你的?”

柳儿沉思着,没有回答。

马车到了王府,众人下了马车。柳儿匆匆忙忙的走了进去。

王妃与白莲花他们品着茶。看到柳儿风风火火的样子,王妃就知道有事儿了。

“我儿不是去看花展了吗?怎么这么快就返回来了,莫非是有什么事情了?”

柳儿将崔元写给她的书信递给了王妃。王妃看了神色大变:“本宫担忧的事情要发生了!秋婵,速去把王总管叫来。”

不一会儿,王洪来到了大厅里。

“王妃有何吩咐?”

王妃神色严肃地说道:“王总管,眼下各州郡联手即将大兵进攻我们洛阳与扬州,你有何建议?”

“王妃娘娘,各州郡一直蠢蠢欲动,而没有采取行动是苦于没有借口。如今他们眼看着我们的势力日渐壮大,恐日后对他们构成危险,所以才决议联手对付我们。倘若王妃肯出面说服他们的话,有些郡王还是会让步的。”

喜鹊走了过来:“温先生的马车到了。”

王妃听了心里一喜:“快快去迎接。”

柳儿跑了出去:“学生见过先生。”

温先生将她扶了起来:“不用多礼啦!事情紧急,我们进里屋说话。”

王妃把刚才的事情又重新说了一遍。

温先生捋了捋胡须:“娘娘,依老夫所见,你要尽快的让永安王名正言顺起来,不然这一场大仗打起来,天下将会大乱,百姓会更加的苦不堪言。”

王妃思忖道:“先生的意思是说要名正言顺?”

“是的,娘娘!他们联手讨伐我们的借口,就是我们有野心,假如我们能够名正言顺了,就不会让别人有机可乘。”

“先生,我们怎么样才能名正言顺呢?”柳儿不解的问道。l0n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