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先生看了王妃。

王妃冥思苦想道:“唯一办法就是本宫去一一说服他们。希望他们念在与王爷旧情的份上,能够及时收手。”

温先生叹气:“娘娘,估计收益不大。想当初余妃横行无忌的时候,他们都是当着缩头乌龟。如今余妃没有露面,他们却将矛头指向的自己人,所以这帮人不靠谱,要另想办法才行。”

“那先生有什么好办法吗?”

温先生回头看着柳儿:“那就要问永安王了。”

柳儿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先生,您是在叫我想办法吗?”

温先生点点头。

柳儿对王洪说道:“目前我们的兵力是多少?”

“全部加起来不足五万!各州郡若是联手,他们至少多出十倍以上的兵力!”

“看样子是不能硬打了,但是各个要道口部署下去以防万一,其他的我来想办法。”

王洪转身要走,被柳儿叫住了:“你把各州郡郡王的名单列给我,以及他们的实力!”

“好!”

柳儿让人拿来笔墨来,让王洪将各州郡的兵力布置画了出来。看着王洪胸有成竹的样子,柳儿深感佩服。

王洪将他的儿子留了下来:“永安王,你若是有什么军事上的事情,都可以问他,阿源对这些了如指掌。”

随即他嘱咐了王源几句,匆匆的走了。

柳儿看着这张兵力布署图,她脑子里突然灵光一现:“王源,你先下去休息吧,晚点我再找你。”

王源有些踌躇满志,本以为柳儿会找他商量或者问什么的,谁知柳儿轻飘飘来了一句这话。让他有些不知所措。

柳儿笑着说道:“你是不想休息吗?”

王源赶紧下去了。

王妃问道:“我儿可是想出什么好办法来了,需要额娘做什么?”

“额娘,您只要在府中,平平安安的就好了,其他的事情交给我来办。”

王妃叮嘱道:“我儿可要小心呐!”

“妹妹这次可不能少了我们俩,有什么需要我们两人做的,尽管吩咐就是了。”

“好吧。那你们去睡觉吧,子夜时分的时候来找我,有事情要与你们商量。”

徐素素与龙牡丹听说晚上要行动,兴奋不已,两人下去歇息了。

柳儿却没有闲着,她打扮成一个书生模样,手中拿了一把折扇,与春花出府去了。

两人快马加鞭,疾驰而去。

王妃吩咐人把温先生安顿下来。

像温先生这样的人才,王妃是极其的尊敬。

这次温先生能够闻讯前来,足以说明他胸怀大志。将来如果有他扶着柳儿,那肯定是事半功倍。

两人下马来,进了一家客栈。到了楼上,柳儿点了两碟小菜,慢悠悠的吃着。

他们坐在这个阁楼上面,可以远远地望见练兵场。

南郡王正在紧锣密鼓地练着兵,看样子是想出兵。

有小二端菜过来。柳儿给了他一锭银子。小二急忙收了起来,殷勤的问道:“公子,我能帮你们什么忙?”

“对面是干什么的呀?”柳儿装作好奇的问道。l0n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