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二说道:“公子有所不知。对面是南郡王的驻扎地。他们正在加紧操练兵马,要打仗了。”

“打仗?跟谁打仗啊?难道是跟那个余妃吗?”

“不是。要去讨伐永安王!”店小二悄悄的说道。

“讨伐,为什么要说是讨伐呢?”柳儿佯装不知。

“他们收了柳扬的兵马,据为己有。不是讨伐是什么?”

“他们都是一家人啊!那放眼天下,谁有资格来统管那些兵马呢?要是落在别有用心的人手里,那又得兴风作浪。”

店小二呵呵一笑:“公子说的未尝不是道理。”

“我想进去看一下。你有办法没有?”

“有。等一下正好要给他们送饭去。”

柳儿听了非常高兴,拍拍店小二的肩膀:“好,我定不亏待你!”

店小二让他们俩换了一身衣裳,与其他几个人推了马车,进城去了。

他们送了饭菜进去。那些士兵围了过来,争先恐后的来舀饭菜。

柳儿趁着送饭菜的时候到处去转悠,嘴里吆喝着:“吃饭了,吃饭了!”

南郡王他们几个人走了出来,他叫道:“什么人?站住!”

柳儿赶紧低着头跑了过来:“爷,我们送饭来了!”

“把头抬起来!”南郡王冷漠的说着。

柳儿略微地抬了一下头,又低下头来。

南郡王伸手想来捏柳儿的下巴,柳儿突然出手扣住了他的手腕。

南郡王还来不及反应,柳儿将一柄剑放在他的脖子上。

那些人将柳儿团团围住。南郡王问道:“你是何人?”

“柳炊烟!”

南郡王大惊:“你为何要偷袭我?”

“迫不得已。眼看着百姓过了几年安稳的日子,可你居然要背地里与他们一起兴风作浪发动战乱,将百姓们陷于水深火热之中。我若不将你擒了,又如何对得起天下的百姓?”

“好,说得好!其实本王也不想发动战乱。但他们一致把矛头指向你,你将如何化解这场战争?”

柳儿听了把剑收了起来。那些人想对柳儿动手,被南郡王拦住了。

“不得无礼。他是本王的朋友,你们去吃饭吧。”

那些人听了,只得走开了。

南郡王刘星抱拳拱手:“早就听闻,永安王智勇双全,胆识过人。没想到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啊!单凭这份气魄,本郡王交定了你这个朋友。”

他将柳儿请到了大帐内,让人备了酒菜招待柳儿。

“不知你接下来有何打算?”刘星问道。

“若是论实力,现在远远不及其他州郡,所以我就用了非常之手段。

你离我洛阳最近,开战,首先是你们动手。其余的,我要看他们其中实力最强的,要将他们制服,光劝说,是没有任何意义的。不知你有没有好的办法?”

刘星十分钦佩:“永安王果然足智多谋。”

“真当我是朋友吗?如果是朋友的话,直呼我的名字即可。”

“那当然好!你这计谋很不错,需要我做什么?炊烟,你但说无妨?”l0n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