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遥突然向柳儿挥了一掌,柳儿身子一斜,躲开了。

“你要干嘛呀?”柳儿问道。

萧遥噘噘嘴:“听说你的武艺高,人家就是想试试看!”

柳儿呵呵的笑。

春花突然跑了过来:“姑娘,有人要见你!”

“回头再找你!”柳儿扔下一句话,进了大厅。

居然是峨眉师太。

“师太,您找我?”柳儿问道。

“永安王!请永安王出面正义!”峨眉师太说道。

“师太有话请讲。”

“最近一段时间,余妃党羽猖狂之至,四处追杀武林人士。最近,已经先后有两三个门派遭到血洗,江湖人心惶惶。不能任由他们再这样下去!永安王,你必须出面解决。”

“依师太所见,我当如何出面解决呢?”

“永安王,你应该召集所有江湖的正派人士讨伐余妃,才是上策。”峨眉师太振振有词道。

“师太,你的心情我很理解。容我好好的想想。”柳儿说道。

“永安王,此事,你绝对不能再拖延了?不然会出大乱子。”

柳儿沉吟了一下:“师太,你的建议不是不可。但眼下形势不明,各州郡蠢蠢欲动,如果我把所有的精力用来去对付余妃了,那其他州郡王会趁机出兵,到时会伤害更多无辜的人。”

“那您也不能坐视不管啊?”峨眉师太语气有些强硬。

王妃缓缓地说道:“师太不用着急,炊烟她一定会想出好的办法来。”

柳儿眉头一蹙,计上心头。

“师太,你速回去等候消息。若是有余妃的消息,立刻派人通知我。”

“好,贫尼先告辞了。”峨眉师太有些悻悻而归。

送走了师太,王妃问道:“我儿可是有什么对策了?”

柳儿叫来了春花:“你速速去打听一下,刚才峨眉师太来说,是否确有此事,即刻来禀告于我。”

“莫非我儿怀疑师太说的话?”

柳儿平静的说道:“师太说话时神情有些闪烁,我怀疑师太在捏造。”

萧遥与徐素素他们有说有笑的。

柳儿走了过来。

徐素素问道:“师太来找妹妹做什么?”

“她要求我出面对付余妃!”

“有那奸妃的消息了吗?”龙牡丹插嘴问。

“有待确定。”

萧遥忧心忡忡地说道:“你上一次与她两败俱伤,而且你寻死过,若是再与她对峙,你岂不又要再次自杀一次?这个代价也太大了吧。”

柳儿听了萧遥的话,不仅哑然一笑:“那萧遥你有什么好的主意呀!”

“暂时还没有想到。虽然吧,你这个人不太招人喜欢,可我也不希望你去送死啊。”

柳儿格格地笑了起来:“萧遥,你也太逗了。”

春花走了过来。

“姑娘,我去了解过了。峨眉师太确实是在夸大其词。前几天有人去峨眉派滋事,但都被峨眉弟子给打伤了。根本就不存在血洗门派一说。这老师太也是……”

“师太其实她也是一番好意。不过她也提醒了我,如果真的遇到这种情形,我该怎么办?”

()